从重瘫卧床到健步如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甲同修是位年近七十岁的老年大法弟子,一直修的很精進。零七年末,笔者就听到了甲同修严重摔伤重瘫在床的消息,深感痛惜与惦记。当时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去探望她。

前些天某日走路时,迎面走来一人,从个头、身形及健步如飞的姿态,那么熟悉,近了,真的是甲同修!白净细腻的脸上透着笑容,还是那么幽雅怡静和祥和。经过一场魔难,不但没撂倒她,反而使她更刚毅也更年轻了。她向我讲述了当时的情况:

我女儿患有严重的精神病已有十多年病史了,经过多次住院不见好转。那些天严重了,连续五天不吃饭,瘦得皮包骨。我这当母亲的不忍心看着她这样饿死,强迫喂她饭。哪曾想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早就对我虎视眈眈要下毒手,这下子抓住了我执著亲情的把柄,瞅准机会钻了空子,操控疯女儿冷不防将我用力推倒,重重摔倒在地上。同时,腰被什么东西碰撞之后又硌了一下,躺在地上再也不能动弹。家人费力把我弄到床上,我丝毫不能动了,不能坐起,不能翻身,丧失了一切自理能力。

家人把我弄到医院拍片,说是脊椎骨受损错位。有一端骨节受挫后已碎了,呈严重损伤状。而且由于错位压迫周围神经,整个腰部疼痛酸麻,两下肢不听使唤。医生说这种情况一时好不了,年岁又大,只能是躺在床上静养。维持十年、二十年也是这种情况。我意识到,医生的断言正是旧势力对我的安排。

重瘫卧床,一直就得这样?就得服从旧势力的安排顺着它安排的路走?不行!师父要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即使历史上真的曾有过与旧势力在这方面的签约那也不行,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我就是按照师父说的做,就听师父的安排。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在这正法时期的最后时候,抢人。救人的紧要关头,旧势力借机撂倒我达到迫害我、毁灭众生和破坏大法的罪恶目的。我绝不承认这种安排。即使我有业力也不认可这种安排,师父要我们在做好三件事中,在救人、抢人中不断归正自己消除业力。

现在旧势力下毒手,给我造成“劫难”,我该怎么办?师父的法理映入脑中。师父说;“正法是绝对严肃的,开始修炼时应该做的师父都已经给你们做了,现在就得靠你正念闯关了。你正念足了师父就能帮你。你正念不足、达不到标准,师父一动就牵扯那么大的事情。所以一旦大法弟子你修炼的路安排好了,基本上是谁也不能轻易动的,无论是好的坏的都对你无能为力。谁想给你点特殊好处都加不進来,谁想给你点特殊的不是属于你修炼过程中原有的东西,谁想额外的迫害你,都做不到。除非你自己做不好带来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师父的法理使我心里亮堂了,不灰心不气馁,下决心正念闯关,不负师父厚望。

我躺在床上开始了大量时间的学法、听法、炼功,发正念清理空间场。炼功时主要是靠意念支配另外空间的身体完成每一个动作。同修知道后与我切磋,帮我在法上认识,我正念更强、信心更足了,闯过难关的决心更大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师父看我这颗坚定的心、强大的正念,就管我。

那些天里每天总感觉师父不停的给我灌顶,清理身体,从头到脚总是被罩在一个巨大的能量场里边。还明显感觉腰部创伤外围伴有法轮不停的旋转,伤部的深层,似乎又有一只大手正在疗伤;有推拿感、扶揉感、按摩感等。总之麻酥酥、热呼呼很舒服,试着抬抬腿,伸伸腰,不那么疼了,敢动弹了。逐渐的,能翻身,能坐起,能下地,能迈步走动了。痛感由明显减轻到消失,身体的康复一天比一天進展快。

我知道,在另外空间,师父帮我修复了脊椎骨损伤的部份,并使错位的骨节上下对正、复原,使其周围受损的神经又恢复了正常的功能。这非人力所为的一切,现代医学(科技)望而生畏无可奈何的事情,只有我们伟大的师父能做,能开创出大法在人间的奇迹!

接着,我又能活动自如,也能做家务了。七十多天以后,我终于能上下楼行走,又投入讲真相、劝三退的助师正法当中来了。

在此万分感谢恩师为恢复我的身体耗尽无数心血,用回天之力,给了我新的生命。我的修炼路是师父安排的,在这正法最后的最后,再讲真相劝三退兑现史前大愿中不断归正自己,走正走好每一步,不辜负师父对我的圣恩和厚望。

再次谢谢伟大的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