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不坏的炼功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为了炼功,请回了用“四海一族”磁带录制的炼功带。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迫害很疯狂,每天早晨醒来没有了集体炼功的环境,我感觉心里很压抑。单位有人监视,家人也反对,很长时间没有用炼功带炼功,炼功的时候在心里一边数数一边炼。但是没有炼功的音乐,炼功时心里静不下来,总是数错,而且不能坚持。

中共颠倒黑白,污蔑法轮大法和师父,无数的大法书籍,炼功带,录像带被碾压,许多老同修、辅导员被迫放弃修炼了,也有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判刑。面对这样的环境,我忽然想起了师父的一段经文:“有人怕,怕什么?弟子们哪!你们不是听我讲过,一个人修成罗汉时,心里产生怕的念头而掉下来了吗?什么常人之心都得去呀!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的怎样一目了然。”(《精進要旨》〈大曝光〉)。我想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我就拿出大法书和炼功带,每天早晨就放炼功带,伴随着音乐炼功。天热了,门窗都开着照样听着音乐炼功,就是有人从窗口走过,也没有怕心。

后来到外面打工,都带着《转法轮》和炼功带。我给别人帮工,看到主人家里有录音机,我就想炼功,当录音机里的炼功音乐响起的时候,听到师父那熟悉的炼功口令,我好激动,无论弟子走到哪里,师父都在看护和鼓励着弟子。

由于长期没有集体学法和炼功的环境,炼功时心不静,干扰很大,总绞带,带子断了,又急又气。但是大法的东西不能象常人的东西那样对待,是修炼的法宝,不能随便扔了。我试着用透明胶把带子的断头接起来,用手把绞的不平的带子轻轻捋平,放出的音乐一点也没有影响,我赶紧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这十几年我的炼功带不知绞过多少次,有几次绞的很严重,断了几小节,断的部份我没有要,把两头接好,又象原来的一样,一点事也没有。

有一次出现更神奇的事:我的快三岁的小儿子很顽皮,有一次我不在家时,他把录音机当成玩具玩,把两盘炼功磁带放到水盆里玩。我回家后看到他在水盆里玩炼功带,赶紧把炼功带拿出来擦干,录音机里不仅有水,还有他吃的薯片。我用织毛衣的针把薯片挑出来,心里想:没事没事的,请师父帮帮我,录音机和炼功带不会有事的。两天后晚上回家,等录音机里的水干了,来试试录音机和磁带。谁知小儿子不知什么时间又把录音机和炼功带拿出来玩了,机盒打不开,炼功带也卡在里面,向右倒的键一下也蹦到地上,(这录音机才用了三年多,平时我很爱惜,只用来听讲法和炼功,现在这样了)。我怎么也打不开录音机,就用最小的螺丝刀,慢慢的撬机盒,炼功的带子也撬坏了,断了好几节,带子扭带,磁带里的小轮子也掉出来了,铜片也断了,修的过程中磁带掉到地上,右下角也掉了一块。我看着七零八碎的炼功带,心里想,不行,我得想办法修好,磁带的右下角用胶水一点点粘好,从别的磁带上取下铜片装到炼功带里,磁带里的小滑轮子不见了,心里一遍一遍的说:没事没事的。把修好的炼功带放進录音机里,心里求师父帮帮忙。奇迹又一次出现,录音机里又响起熟悉的炼功音乐。大法是超常的,神奇的,这不是普通的磁带!

有的同修的炼功带绞坏了,不能用了,准备扔掉。我知道后就不让同修扔掉,自己拿回去修好了又送给同修继续用。

这十几年来,这些神奇的事让我没有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无论我走到哪里总是把《转法轮》和炼功带带在身边,心里非常踏实。因为这是我修炼的法宝,是时刻让我按照法理做的保证。不被邪党的谎言迷惑,不被常人的现实利益污染,保持清醒的头脑,正念,正信,正悟,正行!谢谢伟大慈悲的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