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修炼弟子要守住对师父的信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劳教近一年,二零零八年夏天又被绑架,被非法劳教近两年,当时我的小孩还不到一周。由于学法少,由于执著,两次都被邪恶“转化”而邪悟了,但还认为自己是法轮功弟子。最后出狱时,劳教所要每人都在一张表上签名,我看有损法轮大法的东西,就不签。他们让我回家了。

回家后我就多学法,并参加当地的背法小组。由于加强了学法,我明白自己以前多次面对邪恶都没有守住正念而走向邪悟,根本原因就是缺少对师父的“信”。

突然有一天,恶警又来了。由于我从魔窟里出来时没有签字,邪恶死不甘心,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我又被绑架進了邪恶的洗脑班。这次我没有慌,没有乱,很是冷静。师父的法打入了我的脑中:“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想:我只要信师信法。朝闻道,夕可死。

在邪恶的洗脑班里,“六一零”头子第一个上阵,还自报家门说其就是某“首恶”,接下来就是一个个犹大粉墨登场,胡言乱语。我知道我有争斗心,我就把心放平和,我告诉他们说:“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信。明慧网说的,完全是真的。”在这期间,看到有些同修被邪恶转化了。我问自己:“你能行吗?”这时突然窗户上一张报纸上面的四个大字“坚如磐石”映入我的眼帘,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流下了眼泪。我坚定地对自己说:“我行,只要我信师信法,我就行!”

我本来还想和犹大们“理论”一番,后一想:“算了,让他们想转化我的念头破灭吧!我是助师正法、带着救度众生的使命来的,一切有师父安排,邪恶不配左右我。我不能被邪恶困在魔窟里,我要出去证实法。”再见到犹大们,我带着善念,平和地对他们说:“我坚修大法的心,永远不会动。”他们无话可说了。

该说的话已经说完,我就感觉有点“疲劳”,就躺在床上。他们问:是不是不舒服?我说是。于是我被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想必是很危险,他们没告诉我,就叫家人来接我。進洗脑班的第八天,我回家了。回家的路上,我看到路边的电线杆上,到处都是同修们揭露邪恶迫害、营救我的粘贴。在魔窟里我已经感受到了同修们的正念,是同修们帮助我脱离了魔窟。

回想这次面对邪恶,我除了信师信法,其它我什么也没做,一切都那么平平淡淡。我没有绝食,因为我没有执著什么,我觉的绝不绝食已无所谓;我没有“英雄气概”,然而在如此平淡中,以前没有做好的我,这次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经过多少次的魔难,在生生死死中,在不断的摔倒与再爬起中,我切身感悟到:一个修炼的人,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对师父“信”。在武打中,双方都想找到对方的“死穴”,因为“死穴”是人最致命的地方,一旦被人打中,就会一命呜呼或是一败涂地。我们修炼人,也有“死穴”,那就是对师父的“不信”。

我们大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邪恶的洗脑班?就是因为,有同修身上还存有“死穴”,因为在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看的很清楚,它们就会孤注一掷,妄图毁掉这些同修,所以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局部地区邪恶的表现还如此的猖獗。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坚定的信师信法,有相生相克的理在,邪恶还去转化谁呢?,邪恶的“洗脑班”就会自行消亡。

修炼十几年了,我今天才知道:一个修炼的人,什么都可以不要,生命都可以放下,只要对师父的“信”。对师父的信,不只是表现在嘴上,身体力行才是真正的信。作为修炼的人,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师父讲的是宇宙的大法,讲的是宇宙的真理。那我们就去证实法,我们就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这才是对师父的信,这才配是师父的弟子,这才配是大法弟子,这才配是真正的修炼人。

我还知道:其实邪恶什么也不是,只要我们心中有师有法,坚定的信师信法,邪恶就会自灭。师父告诉我们:“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以上是自己所悟,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