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根本上改变 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很多年了,我一直试图找出为什么我们的项目不能更成功。长久以来我把精力集中在根据表面上别人会怎么看来规划和完成项目。事情在我的眼里必须是完美的。

我会和项目里的其他同修一起交流试图说服他们按我的方法去做,因为我觉得基于我的生活经历,我知道的最好,而且事情在表层的方面还是挺重要的。

我想让事情照我的方式做。我会重写别人已经写好的声明,因为我觉得我的写法更能打动人心。我会在游行中从新调整一条横幅或舞蹈团队的位置,因为我觉得我的方式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师父教导我们要把自己的主意放下来圆容整体,我听到了师父的话,但并没有完全悟到师父为什么要讲这个法理。

神韵演出期间,我的这个执著和对法的理解不足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甚至使我开始对师父产生怀疑。

我们都知道神韵是师父的项目,演出的每个细节都是师父亲自指导的。但是我还是对歌词中的法轮功内容有很大的怕心,担心观众会认为法轮功提及的太多了。

我对其他同修提出这个看法,和他们交流如果歌词能够修改一下可能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我开始给神韵办公室写电子邮件表达我的担心。当我没收到任何回复时,因为我觉的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而且很紧急,我就想更努力的把自己的担心让师父知道,我觉得自己是在为保护演出负责任。我开始因为觉得我发给电子邮件的那些人对这事不够重视而且对法不负责任而生气。

有一天我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说道:“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

这对我是个棒喝。我是在试图改变师父所创作的来适合自己基于人的理解和怕心对于事情应该是怎样的人的想法。我现在更清楚的意识到神韵是师父创造出来救人的,是基于师父的要求和法的标准。是我自己和我的理解不符合要求,而那就是我为什么会有怕心。

这个问题又令我意识到一个更大的问题,我根本不知道师父讲的“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圆容师父所说的,我记不起来师父针对这个过程的讲法。

后来我读了《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师父说:“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师父还说:“每个人在修炼中、在提高中、在认识中,对正法中的事情做的好与坏与自己的修炼有着直接关系”(《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这下我明白了“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是什么意思,如果我们想要圆容我们的项目,我们就必须明白个人修炼的重要性。我们项目的成功与否是自己修炼不足造成的,那是这场迫害为什么还没有结束的真正原因。

我知道自己的缺点和执著能影响某些事情的成功,但是我从来没有更深的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师父还讲道:“越强调自己、带有自己的时候,就越没有威德,所以做的事就不容易成功、不容易做好。因为大法的事就应该是最神圣的,所以越不带自己的观念、不带有自己的因素,做起来就越好、越容易成功。”(《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这直接点到了我面临的问题:

当师父告诉我配合好时,当师父告诉我更好接受批评时,当师父告诉我向内找时,我没有在个人魔难中抓住机会尽力的这样去做。所以我没有根除自己的执著,所以当我做事的时候这些执著和因素掺杂在其中,致使我的正念变弱。

没有其它原因更能解释我们的失败了。

在多伦多,我们得到了整个城市的人们的赞美,说我们的神韵的市场营销做的很强大,到处能看到关于我们的演出的信息。但是,我们没能把票全卖完。

回头看看我做过的曾是那么激动人心的项目,在大家眼里是个很大的成功,但是后来才明白,表面的成功是很短暂和容易被忘掉的,也不会被继续重复。

我才明白,这么多年来我因为自己修炼的不够而被封闭着。在推广神韵时,我的愚蠢的人的担心持续干扰着我。对那些我认为没有把我的想法恰当的传给师父的同修,我心存愤怒。在每周学法时,看到同修们在背后互相指责时,我心存愤怒。在其他人看到这样的环境,却因为面子问题不敢提出来帮助改善时,我很沮丧。

虽然我的愤怒和失望表面上看起来是我关注修炼环境,但这并不是我对环境负责的标志。相反,这是我自己深处的执著,被旧势力有针对性的干扰,来進一步干扰已经很糟糕的状况。旧势力不敢干预正法,但是,它们敢干扰有执著的修炼人。然后,它们利用这些执著让修炼人自己毁掉项目。

旧势力十分狡猾。我已经意识到,它们直接针对我们每个人的执著,施展相应的手段。

有人执著欲望,就会让他到处看到这些东西来让他掉下来;有人执著生气,就会碰到让他生气的人;有人执著虚荣,就到处会看到事情告诉他他是最好的;有人执著嫉妒,就会被别人嫉妒,因为根儿在他身上;有人执著竞争,如果事情不按他的方式做,他就会争斗。

这些情况都是旧势力特别为我们制造的,因为产生这些东西的根儿在我们身上,而且埋的如此之深,甚至我们都没有意识到它们的存在。

这些执著关连到我们所做的每件事中,如果我们的状态差一点儿,我们的项目就会受到影响。这种现象甚至体现到了人类表面这一层:

例如,我最近与我的父亲有一个很大的摩擦。我的父亲是一个常人,他很执著人类执著的所有的东西,并且被这些执著左右着,很不理性的看待我的一些事情。但是,我没有遵循师父的如何对待父母的教导,而是决定直接严肃的指出他做的所有的不好的事情。我觉得我正在试图负责任的让他看到缺点,这样他才会知错而改。然而,这不仅仅使得事情变得更糟,他几个月没有和我说话。

这种状况日日夜夜在我的大脑里翻腾,它消耗着我的精力,分散着我做证实大法的重要事情的注意力。

然后我意识到,上个星期我试图改变我的父亲是错误的,它根源于我执著于竞争 ,执著于人的骄傲和在人间的舒适。于是,我回去和我的父亲和好。

当我和他和好后,压力完全消失了,我又可以集中精力更有力量的做大法的事情了。

我个人修炼的不足,虽然和别的事完全不相关,但却影响到我的修炼道路上的所有的事和大法项目。这又是一个例子。

在师父所有的讲法中,从来没有告诉我们如何做神韵的营销,如何召开新闻发布会,如何举办一个最好的游行,或如何经营我们的公司。师父只告诉我们如何提高层次,如何修炼,这样我们才能象正神一样去思考。

《转法轮》和经文中,师父不断的纠正我们,帮助我们突破人的思维。但是,我一直没有试着去做好。我仍然没有在每次机会来时接受批评,我仍然在矛盾来时有时候象个常人。更糟糕的是,我甚至仍然不知道这些就是我的正念弱、项目不能更成功的原因。

当我往更深处挖根时,我看到,当面对这些执著时我无法精進的直接原因是,我没有完全相信师父这些年来的教导,所以我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来改变我的观念,和我人的执著战斗。我想当然的去对待师父的慈悲和警告。

更严肃的说,我仍然没有百分之百的相信师父。我可以说我全相信,但是当这样的问题出现时,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还是没有听从师父的教导。我没有在做事情时按照师父的教导而精進实修,我怎么能说我是百分之百的相信师父呢?

在现实中,如果师父就站在我身边,告诉我往北走我就往北走,告诉我往西走我就往西走。为什么在每天的修炼中,照师父的话做就这么难呢?这又一次显示出我对师父信的成度。

有时我觉得我象个和尚,念着经,把钱投入井里,然后在庙外象常人一样争争斗斗。佛陀看着他很讨厌,但和尚还觉得自己是一个好弟子。

师父正在等待着我们从根本上改变,但是我们还在浪费时间,因为我们还没有完全信他,没有相信他说的未来要发生的,和现在的人世是多么的短暂。

我相信,我们的一切未来的成功是基于我们百分之百的相信师父,不是在悟到法理后一个小时就忘了,而是从根本上理解到,个人修炼是如何直接关系到我们的正念和我们的所有项目的成功。

我最近还悟到,我们真正为未来留下的,为未来众生学习我们而留下来的,不是那转瞬即逝的我们日常完成的项目,而是这个时候我们能修炼出来的正念。

关于神韵,无论是在新的票价上,在海报的设计上,还是在节目中的大法内容上,我必须记住不改变师父要的,而是贡献我最好的主意和办法,来圆容和完成师父说的,这是一个宇宙生命能有的最好的正念。

我理解,我能这样做到多少,就可以衡量我对师父信了多少。

我非常高兴,师父把神韵赐予这个世界。我觉得师父无限的慈悲不仅仅在救度世人,还给所有的同修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使我们更加圆满功成。

(二零一零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