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脱胎换骨 信师信法突破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

一、百病缠身 生不如死 幸修大法 脱胎换骨

修炼前,我百病缠身:高血压、慢性咽炎、扁桃体炎、痔疮、脚气、甲亢、肩周炎、妇科病、强直性脊柱炎……整日里头晕眼花、浑身无力、疼痛难忍;我被疾病折磨得翻不了身、下不了地、干不了活、上不了班;躺在床上,以泪洗面,胡思乱想,生不如死。各种科学的治疗方法和手段都用遍了:中药、西药、针灸、按摩、治疗仪、烤神灯、拔火罐、洗热水浴……都无济于事。花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又债台高筑,跑遍了全国各大医院也无能为力。特别是强直性脊柱炎更是国际上都治不了的“死不了的活癌症”,属于终身性疾病。医生告诉我一定要加强体育锻练,不然的话,我的所有能活动的大关节都会长死,就会成了一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植物人。

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震惊得我目瞪口呆。我真是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想到了自杀,但又舍不下年幼的女儿和年迈的父母,以及和我同甘共苦的丈夫。没办法为了活命,我尝试了各种锻练方法:散步、跑步、倒着走、呼啦圈、五十四节健身操、跳元级舞、打太极拳……还是不起作用。为了活命,我又练了很多种假气功、伪气功,还找过跳大神的、附体之类的看过,仍然没有效果。我彻底绝望了。

我哭,哭我命运的坎坷;我怨,怨老天爷对我的不公;我恨,恨病魔的无情;我叹,叹我女儿的可怜……我没有了生命的支柱,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我不清楚我的生命还有多久,我不知道我生命的航船会驶向何方?我彻底绝望了。

那是一九九五年的四月,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法轮大法洪传到我县。我抱着试试看、得病乱求医的思想开始看书学法。没有想到大法真是太美好了,他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他使我清楚了我得病的根本原因,他打开了我封闭已久的心灵之门,他指明了我将来的生命航程。我如饥似渴的用了三天时间读完了《转法轮》,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不再怨天尤人,我不再痛苦不堪。看完书,我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扔掉了几年来积攒的和刚刚买来的所有药物,下定决心好好修炼。学法时间不长,师父让我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了法轮,黑白的、彩色的,正转、反转,快转、慢转,真是殊胜美好、玄妙无比,更增加了学法炼功、信师信法的决心。

学法炼功两个星期,我就行动自如、健步如飞了;两个月后,我身上所有的疾病都不知不觉的消失了,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直到今天,十四年多了,我从未吃过一粒药,没有打过一次针,更不用说和医生打交道了。十四年啊,我身轻如燕,感受着大法给我带来的幸福、快乐和美妙;十四年啊,我沐浴在伟大师尊的关怀、呵护、慈悲、祥和的佛恩浩荡里。我真正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切实体会到了活着的快乐。是恩师将我从地狱里捞起,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千言万语诉不尽我对师尊的感念,万语千言道不完我对师父的感恩。

二、时时事事不忘证实大法

得法后的身心变化,让我激动不已,高兴万分,我把大法的美好告诉给和我接触的所有人:亲戚、朋友、同学、同事、老师、学生。我利用假期和休息日到农村洪法传功。相继我的很多亲人、朋友走入了大法修炼。

工作中,我将大法的美好告诉给我的学生,用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学生。孩子们变得和善了,打架骂人的现象在一天天减少,班级的各项工作都顺顺当当。我带的班级多次被评为校级、县级、市级先進班集体,我也先后多次被评为校级、县级、市级模范班主任。很多家长走校长的后门,要把孩子放到我的班里,他们说这样他们放心。

一九九九年那个红色恐怖的年月,邪恶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利用各种媒体对大法造谣、污蔑、栽赃、构陷。面对如此猖狂的打压,我感到难以理解,我徘徊、彷徨、迷惘、痛苦、我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会遭到如此残酷的镇压呢?

这一年的九月我从初中学校调到高中学校,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面对很多陌生的同事,我选择了沉默,用我的实际行动来证明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助人为乐。我默默的帮助办公室所有值日的同事打水、扫地,赢得了他们的信任。办公室后面的走廊,很长时间没有人打扫,灰土很厚,我把它打扫了,并且用水清洗得干干净净。有同事私下议论,现在还有人学习雷锋做好事啊,我就有机会告诉他们是我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

和我对面的一位同事,比我小十几岁,三天两头的感冒。一感冒就得打针输液,吃药都不管事,那也得半个月二十天才能好。她见我不感冒就问我是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我说就是。可是她不相信,她说我就不信传染不上你。我刚刚倒一杯水,没等我喝她就端过去喝了,给我再倒一杯,她想把她的感冒也传染给我。我就想你那点东西还不够法轮那一转呢。就这样办公室的同事们一个挨一个的感冒,只有我没有感冒。那个同事终于服气了:我真佩服你们法轮功了。这样和我一个办公室的同事都明白了真相,有几个还和我借《转法轮》看,就包括那个学校派来监视我的教研组长也看了两遍。

有一段时间,和我坐对面的那个女同事,为了锻练身体天天拉着我和她打羽毛球。有一次课外活动,她打了一会就打不动了,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正好校长过来了,她就叫校长和我打。校长比我小五、六岁,而且还说在大学是羽毛球冠军。校长和我打了二十分钟就累得不行了,说年龄不饶人啊体力不行了。就让办公室主任和我打,结果一会就体力不支了。而我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累。校长说你的体力和耐力太好了,我说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他急忙说对别人千万不要这样说啊,我笑了他也笑了。后来我听说同事们有人说我身体好是因为打羽毛球的缘故,我从此再也不打羽毛球了。

学校教学楼竣工剪彩,让我在大会上演讲、朗诵诗歌,不巧我嗓子哑了。校长着急了怕耽误事情,把他治嗓子的一瓶没有开口的药送到我办公室,让我用。我说不用药就能好,耽误不了。他不相信,硬把药留下走了。第二天嗓子不治而好了,我把药原封未动的还给校长,校长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各个单位都给办理医疗卡,我不办。我说我都十几年没有吃过药了,我也不和医院打交道了,我要它没有用。这样学校同事和财政局的人都知道我因为修炼大法没有病不办医疗卡的事情,再一次证实了大法的美好。

三、信师信法,突破病业关

人生生世世轮回造业,都有很多的病业。修炼后只要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那是一九九七年,我刚刚修炼了两年。突然有一次来例假,流血不止,大概流了五十多天,光卫生纸就用了十四卷。我没有害怕,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清理身体。从那以后,困扰了我十几年的痛经彻底好了,以后再来例假都没有感觉,很舒服。我知道是我伟大的师尊帮助我消掉了折磨了我十几年的妇科病业。

还有一次,早晨醒来,感觉到满肚子都疼,好象五脏六腑都坏了似的。用手摸一摸,满肚子都硬的象石头一样,好象长满了东西,而且特别疼,似乎稍微动一动都疼,就连呼吸都疼。我坚信这不是病,是师父在帮助我消业。我坚持上班,就连我母亲和丈夫都没让他们知道,我自己默默的忍受,还是咬牙坚持学法炼功,一个星期疼痛消失,肚子也软了。

最近几年,连续出现过几次咳嗽吐血,我瞒过了母亲和丈夫,坚信大法坚信师父,“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顺利的闯过来了。

最严重的一次是在二零零二年,那时自己对走出来讲真相的法理不很清晰,而且还有抵触。觉的弟子走出来这不明摆着被人家抓吗?可是不走出来,又觉的师父把自己这么大的病业都消掉了,不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实在是对不起师父,又担心师父不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那时心态特别不稳,胡思乱想,最后决定星期日必须出去讲真相。

结果星期日早晨醒来才发现,自己下巴底下一个一个的筋疙瘩肿起来了,疼痛难忍。开始自己还挺高兴:看来师父保护我,不让我出去。结果是疼痛加剧,而且所有的疙瘩越长越大,最后连成一个整体,就连脖子都肿了,又红又硬,疼痛剧烈,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只能喝一点小米汤。家里人都害怕了,要我去医院治疗,我说没事让他们放心。晚上疼的睡不着,我就学法,不疼了我就睡觉,一会又疼醒来,我再接着学法。白天坚持上班,单位同事看到我这样,也很着急,他们都劝我赶快去医院输液。我告诉他们没事,我只要学法炼功一切都能过去,他们半信半疑。

就这样一直疼了四十多天,最后出了脓,又过了十几天完全好了,只在下巴底下留下了一点点疤痕。现在想想这次完全是旧的势力在干扰破坏,因为我决定出去讲真相,它们害怕了所以就采取这种方式来干扰。只可惜那个时候还是把它当作病业关过了。后来我和很多医生说起,他们说我这种情况至少是淋巴结核或者就是淋巴癌,按照常规不用药物是根本不可能康复的。我就借此和他们讲真相,使他们看到了大法的超常。

四、去掉怕心,发资料、传《九评》、劝三退、救世人

自己刚刚开始发资料,都是选在晚上。那时怕心很重。走路双腿都颤抖,心好象都跳到了嗓子眼了,手也哆嗦不停。即使这样自己决定要去掉它,反复发正念,求师尊加持,怕心一天天减少,再后来就不怕了。想到人们看到真相资料时的震惊,想到他们明白真相后的喜悦,自己内心感到无比的自豪。

我首先从我的亲戚朋友开始,让他们看《九评共产党》,帮助他们全部做了三退。

我和甲同修出去送《九评》,大街上、公路旁、县城内外、建筑工地、单元楼、居民住宅区、菜地里、庄稼地、市场内外、大大小小的门市部、汽车站,只要是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我们面对面送出几千本《九评》和几千张真相光碟。

我和乙同修回到农村家乡,挨家挨户的送《九评》劝三退,除了去外地打工的只要是在家的都帮助他们做了三退。后来又利用办喜事的机会把从外地打工回来坐席的乡亲也做了三退。我又和同修一起把我老家所在乡的二十多个行政村,都挨家挨户的面对面的送了资料,做了三退。后来又到别的乡的村子发《九评》劝三退。经我们发资料劝三退的村子有上百个,被我们劝退的人每天最少十几个最多达到五十多个,这几年经我劝退的人大概有几千个。我们的足迹遍及县城和乡村,平原和山区。看着乡亲们明白真相后的喜悦,听着他们高兴的言谈话语,我们为了他们能够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感到由衷的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