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我成了最幸运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现在,走在街上,熟识我的人都说,你怎么总是乐呵呵的,越来越精神了。是啊,是法轮功使我脱离了难治的“月子病”,给了我三年多幸福的时光。后来因为被迫害,我离开了法轮功,陷入了癌症的死亡陷阱,再次炼起法轮功,没花一分钱医药物,活过来了,而且越来越健康,现在无病一身轻。我真想向每一位熟识的或陌生的人讲:是法轮功一次次的把我从苦海中解救出来,法轮功真是太好了,法轮功的师父太了不起了!

我是一个西医大夫,从医已有三十五个年头。年轻时,生性好强的我学习刻苦,工作勤勉,各种业务考核名列前茅,连年被评为“厂级先进工作者”“三八红旗手”,是领导、同事、患者公认的好医生。

自从那年在酷暑天生下儿子后,恶运开始了,九月一到,全身浮肿,每个关节冒冷风,才知道患了医院治不了的“产后风”。从此颈椎病、腰椎病、肩周炎、腱鞘炎……全身没有一块好地方。还有胃炎,慢性气管炎,饮食稍有生凉,胃病,便脓血。一咳大半年,尤其在夜间,睡着咳醒,休息不了,体重最轻的时候,只有七十六斤。用各种治疗方法,锻炼方法、气功、营养品都无济于事,真是“医不治已”。身体虚弱,完全不能胜任临床繁忙的工作,被迫转到医技部门。

丈夫身体不好,脾气大,我更是心烦气躁,夫妻吵架成家常便饭。几次写了离婚书,终因儿子太小没有离婚。儿子调皮,常被老师请家长,我去一次,回来打他一回,三个人整天横眉竖眼,鸡犬不宁。有时夜间咳醒,想想自己怎么过的这么苦,这么累,以泪洗面,到最后,眼泪都流干了,欲哭无泪。

九五年底,有一位同事介绍我炼法轮功,我不相信,因为从前曾练过两种气功,有的办初级班交多少钱,中级班多少钱,还卖各种气功产品,茶叶、腰带……我为此花了上千元钱,病也好不了,那真叫“气功商”啊!

一九九六年二月六日,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朋友拿来一本《法轮功修订本》看到师父的照片很眼熟,很亲切。书里讲的都是让人重道德,做好人的道理,真说到我的心坎里,我决定下班后到公园看看。黑暗中,我看到一片红光。好象空中的晚霞浑身一热,只见一位女士走近,柔声的说,我们是免费教功,让我教你吧。就这样我走进了法轮功,每天下了班,去公园炼一、二个小时,感觉很舒服,因病几年没织毛衣,现在可有精神了,每天织到夜里一、二点都不困。炼了一个多月,有一天惊喜的发现,全身病不翼而飞了,走路象在飞,上楼梯象有人推。那些天,我的眼泪都没干过,看师父的像哭,看书哭,炼功哭,有时坐在那儿,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珠子往下落,心里那种感恩,激动、喜悦,人间的语言无法表达。

我逢人就讲法轮功好,讲自己炼功后的奇迹。《转法轮》出版后,我给每位亲人,朋友、同学、邻居送或寄去,给患者免费赠送,告诉他们别愁苦,按着真善忍做个好人,炼法轮功一定能祛病,人们就这样口耳相传,心心相传,炼功者越来越多。公园炼功点因人太多,又分出了几个小的炼功点,我毛遂自荐当义务辅导员,自费买了两个收录机,炼功带。大家都是受益者,只要炼功点上缺点什么,不用说,就有人买来添上。我早上三、四点就到了炼功点,可有人比我还早到,大伙炼功身心健康,热情高涨。我们彼此大多不认识,愿来就来,愿学就学,没有花名册,也不问人家姓甚名谁,人人都从自我做起,那种善的力量是巨大的。四五十人,炼功时,动作整齐,安静祥和,只听到悠扬的炼功音乐,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好了。炼完功,场地干净,所以无论在哪里炼功,人家都欢迎,就这样,我们一直坚持到九九年。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单位宣布“中央关于党员不能练法轮功的决定”。晚上大家自愿聚集到炼功点,集体炼功后我们许多人连夜赶往省政府为法轮功和平上访。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那近三年半的日子,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内心充满阳光幸福、喜悦,精力充沛。在工作中,我把患者当亲人,因为我也生过病,深知有病的痛苦、花钱、遭罪,一家人不得安生。在药物治疗中,我向他们讲师父讲的人生的理,他们都爱听,“这是谁讲的,怎么讲的这么好啊。”他们都是愁眉不展的来,高高兴兴的走,有一些人也看了书,炼了功,很多人一直都很相信法轮功好。

我是一个小科室的主任,每年也有十几万的药品采购,按照当时的回扣,也有几万块钱,但我从来没有拿过一分钱。我坦诚的对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处处按真善忍做,你们不用给我回扣,我把药品价格降下来,共同造福患者多好。调研仪器厂家请吃喝,请旅游,给礼品,我什么都不要,天下没有掉馅饼的,绝不能拿公款中饱私囊,谁的仪器好,就买谁的。单位给科主任150%的奖金,我也没拿过一次,工作都是大家干的,有的领导会把钱打到我的存折里,说是因为科室经济效益在全院排名第四,特殊奖励,我把钱取出来,分给科里每个同事,自己的一份,分别给相关的兄弟科室送去,并写信向他们致意,钱虽然不多,但是他们看到了我的诚意,都愿意与我们合作。科里的同事都很满意,工作也不用我操心,各尽其职。有人奇怪,“你家是不是很有钱?”我说,我家里没有钱,丈夫下岗,每月七八百块钱,儿子读高中,读大学都要钱,可我现在身体好了,精神愉快,这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啊!

在家里,我心甘情愿的承担了大部份家务,丈夫也不发脾气了,我也不和他吵了,整天乐滋滋的,自从学了《转法轮》,师父讲“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我再也没对孩子发火,无论孩子做了什么错误,都能心平气和的与他换位思考,慢慢的孩子也学会站在对方的角度上思考问题,成了老师、同学们都喜欢的“阳光男孩”,一家人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九九年七二零后,一时间天塌下来一样,来自社会、家庭、亲朋好友的压力接踵而来,真象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来了,好人瞬间变成坏人,让你交书的、签字、写保证电台、电视台采访的,走了一拨又一拨,就是让你说法轮功不好,师父不好,这怎么可能呢?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人的良知怎能泯灭。接下来,我受到当地警察二次绑架,勒索五千元,抄家,把家人叫去训话。更有一次被强制洗脑40天,家人不知道我的下落,也无从联系,家人都快急疯了,寝食难安。在这些日子里,我执着于亲情,不想让家人痛苦,对邪恶妥协,从此离开了大法。没多久后得了癌症,六个月的化疗癌症虽然转移了,但我遭受的痛苦一直没有停止。家人也没得到好,为了给我治病,家里不停的花钱,还担心受怕,那日子更加难过。

在我生不如死的煎熬时,是同修一次次的向我呼喊:快回来吧!那个声音一直回荡在我的脑海里,印在我的心里。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回来了,一个垂死挣扎的人又回到了大法中。我读着师父的书,痛哭流涕,是我不争气,在大法和师父受到迫害时离开了,现在病重了,又回来了,我真的一直都不敢看师父的照片。师父慈悲,又一次挽救了我,很快奇迹发生了,灌了铅似的腿有劲了,黄肿的脸有了光泽,双手伸出来有了血色,肝不疼了,淋巴结也消了。大法真神奇呀,现在我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整天精力充沛。学法、炼功、上班、家务外,我就是向人们介绍法轮功的美好,给他们电子书《转法轮》,很多人都受益了;癌症转移的,医院说只能活三个月,现在都快三年了,人很精神;有良性瘤的消退了;家庭不和的,现在好了……他们的精神面貌也很好,一扫阴霾,红光满面。

要说的话还有很多很多,对师父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为自己庆幸,庆幸自己修炼了大法,走上返本归真的路,成了世上最幸运的人!

我会珍惜师父为我所做的一切,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美好,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好”,让人们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