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亲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我是一名教师,今年36岁。1998年4月我有幸得知法轮大法,开始学法修炼,至今已经12个年头了。虽然从未亲见师尊,只是有缘聆听师尊讲法;虽然自99年7.20后在中国大陆这种层层压力的环境中受到迫害,历经磨难,可是我知道在师尊的洪大慈悲下这些磨难与迫害什么都不算了。

感于师尊的厚德大恩,很久以来一直都想着把我和母亲的修炼故事写下来,希望有更多的和我一样曾经迷在困苦中的人们也能有缘得到大法,有缘早日得到幸福。

* 我的得法记

1998年的4月11日,同事借来一本《转法轮》在看,她想找个伴,就说:你不是有胃病吗?我们一起去炼功吧。凑巧在一旁的我很随口的说:把书借给我看看好吗?就这样,我捧起了《转法轮》,因为是借来的,为了不耽误同事归还,我争分夺秒的看,虽然当时看得不细致而且很多内容我都只是看了个一知半解甚至因为自身的偏见与观念,我对于这个一知半解也没有能够全部无障碍的接受。可是,仅仅这一看,我却知道了这是一本我苦苦寻觅的书,这是一本我苦苦等待的书。

翻开陈年的日记里我这样写着:“第一眼便觉得这是正法,是唯一可以拯救人类的东西,是值得去修炼的,至少值得花上几年试验它的作用与真实。” 《转法轮》书中说的确太好了,非常好,好象我一直期望的世界就是应该这样的。

师父的法理让我欣喜也给了我在这个混沌的世界里做个善良人的勇气与希望。可是书上讲的是真的吗?真的是真的吗?抱着花上几年时间去试验的心理我走进了法轮大法。

十天后师尊就让我感受到了奇迹。1998年的4月21日大约晚上9点左右,在我第一次到炼功点看过师尊的教功录像后回来,自己回忆着照着炼功,当我做到第二套法轮桩法时,刚抬起手臂做头前抱轮的动作的一瞬间,猛然感到大脑象被强大又祥和的光罩住了,整个脑袋似乎都有一股股的电流在向各个方向流动,整个头皮下都感觉麻飕飕的,格外舒服又格外的神奇。我不敢动,一直这样的做着头前抱轮的动作,举着胳膊,细细的体察这种奇特的体验。其实全身的经脉都在流动,包括胳膊上也是很强的电流感觉,只是脑袋上的格外突出。我就这样举着胳膊站在那里不敢动,唯恐一动就没有了这份奇特的感受,直到累得实在坚持不了了才松开。

这种奇迹一直持续到4月22日晚上我再次炼功,这次很明晰的感到通脉到了耳轮上,并在耳上一个穴位处停住,这个穴位立即疼起来,甚至感到耳朵疼得抖动。接着的整整一个星期里我都感到身体内脉的24小时强烈的流动。师尊说:“我们一上来就百脉全部打开,百脉同时运转”(《大圆满法》)。的确是这样,时时刻刻我都能感受到脉如热流通透全身。

后来随着修炼,天目也开了,先看到是黑白的再后来是彩色的。心性也随着学法不断的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不断的得到提高,身体上也越来越好了。以前每个月都要到医院输液,甚至还在上班过程中晕倒过,现在不仅连感冒都没有了,原来的老毛病都不翼而飞,尤其是上初中时从楼梯上摔下来后留下的脚伤,本来学法前已经疼得走路象个瘸子了的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好了,以前不敢沾地的脚再怎么摆弄都不痛了,正正常常的了,简直不可思议。

佛法无边。我知道我得到了人一生中能得到的最宝贵的东西——千年不遇万载难求的佛法!我知道从此我不会再害怕孤单,从此我不会再在人世沉沦,从此我有了坚守善良的勇气,从此我要做个好人,更好的好人,做个大法修炼弟子。

* 从苦难走向幸福 — 母亲的故事

一、辛酸的岁月

我母亲1948年出生,在襁褓中度过了一年多的书香人家日子,就成了地主家的“狗崽子”。

母亲大约2岁的时候,全家人去亲戚家贺喜,等到返回,自家的门却被封了,母亲哭着喊着拍打着自己的家门:我要进去,我要进去……她看到的却是大人们背过脸去默默的流泪。

母亲的记忆从此知道了什么叫扫地出门,原来竟然可以把人象垃圾一样的扫出那人自己的家。她看到外婆珍藏的嫁衣被同村的大婶穿上在扎草把,她眼巴巴的让外公取下了她脖子上那时候每个孩子都有的银项圈去交公,却还是不能避免外公不分日夜的担惊受怕被批斗。

她上学去,每天要背诵的却是打倒“地富反坏右”,四年级没有上完她哭着从学校回来,就选择了下地干活。她象男人一样挑担子,象男人一样大嗓门,走起路来风风火火,吃起饭来狼吞虎咽,干起活来干净利落。外婆裹成的三寸长的小脚在泥泞的农田里如风卷柳絮的难堪被母亲稚嫩却执拗的拼命劳动彻底的弥补了。

我1974年出生,是她的幺姑娘,冬天的清早她忙到手冰的时候我就是她的暖手壶,夜晚睡觉她那沟壑密布的手则是我最温馨的痒痒挠。记忆中只要她在山坡上吆喝我,我就踩着晒得滚烫的禾场或是戳脚的田埂东颠西跑的给她提水或是送饭。看她大口的把饭风卷残云,我总是天真的想妈妈吃的饭怎么就格外的好吃呢?

我长大了,她却不象别人家孩子的妈妈一样让我去放牛、扯猪草、做家务,我想要帮她做事,她也总是淡不搭理的说:你读书吧,这些事情有妈妈呢。

86年我上初中,正当中年的父亲意外的失明了,没有了工作,不仅家里可怜多年的那点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钱全部被医院掏空,父亲的失明也成了事实,全家的重担都落在了母亲的身上。母亲象当年扛着外公外婆一样又扛起了父亲和我们三个孩子,扛起了全家。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我们曾经常常恐慌的发现吃完了上顿,却不知道下顿该吃什么。我说:妈妈,我不读书了,我去做事挣钱吧!这一次她还是没有搭理我。

二、黑暗的陷阱

父亲的人生陷进了黑暗里,他不止一次想到了死,可是终归又放心不了儿女,于是他开始重新振作起来寻找生存的信念与支柱,他苦苦的想知道为什么他的一生会如此多悭。他是个格外聪明的人,开始钻研八卦、占卜、收集八字算命。他学练一种气功,结果招来了附体,很可怜的是当时我们没有修炼法轮大法,都对此很无知。父亲原本会针灸,但是后来他发现自己用针灸给人治病的效果可以手到病除。曾经有个偏瘫的人用板车拖来找他看病,结果回去的时候自己兴奋的拉着车走了。父亲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全家人也都傻傻的为他能够在晚年找到寄托而感到开心。后来我得法后才从师尊的《转法轮》中明白这其实是个可怕的陷阱,可是一切都知道的太迟了。

不该来的终于来了,家里开始出现灵异现象,父亲说他一次午休时小憩看到有一个陌生女人在家里走动,再看又没有了。才三岁的小侄儿说有个阿姨和父亲说话,母亲去看却什么都没有,侄儿却说她从窗户飞走了。来家做客的小表妹天黑时分躺在床上还没有入睡却听到床底传来女人的哭声,吓得魂都要飞了。深夜,父亲感到一只冰凉的手在摸他。半夜时分,母亲听到家里有很多人在说话,吓得用手掐我的肉,把我掐醒,待我从熟睡中醒来这些声音却一下子突然消失了。

1998年的四月初九的上午,父亲在给一个病人做穴位按摩的时候,突然倒下了。一向强壮的母亲也得了奇怪的病,白天只要头一发晕就可以从本来好好坐着的沙发或板凳上倒到地上趴着还觉得天旋地转,晚上一旦要入睡就感到床被摇动,猛然的全身战栗,从临睡中惊醒。就这样母亲原来又黑又亮的头发几乎全白了。

三、绝地中新生

父亲过世了,母亲被接来和我们住在一起。那时的我刚刚跟着同事们一起读《转法轮》,到炼功点炼功。因为知道炼功点上的同修都有身体健康的亲身体验,甚至很多同修是被医院拒绝收治后通过学法炼功从鬼门关起死回生的,我自己身体好转的神奇体验也很丰富,所以很希望母亲也能受益。母亲却执拗的说自己是乡下老太婆,不比城里拿着退休工资的老人,这样像城里人一样去锻炼招人笑话。还说她自己这辈子劳动的够辛苦的了,不需要像城里人没有活干去锻炼。

我从《转法轮》书上知道师父是不治病的,而且母亲一直都反对我炼功,所以也没有抱什么很明确的奢望师父能给母亲治病。但是每天都看着母亲这样的一直痛苦,心里又总是放心不下。刚好有天家里只剩母亲和我两人,吃过晚饭我就特意要她陪我到炼功点去,我在炼功点炼了两个小时,她在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两个小时,还时不时拿眼睛瞪我表示反对我炼功。回家的路上她还数落我:人老了,这样活动活动也好。你看你年纪轻轻的,跟着凑什么热闹?可是,奇迹发生了,自从那晚以后,母亲的病就不翼而飞了。

第二天中午,我上班完后从学校回家吃饭,象往常一样照例问候她:妈妈,你今天头晕好些没有?她边忙边说:哦?今天怎么还没晕呢?我高兴的说:一定是师父给您治好了!她不相信:怎么可能,看看下午会不会晕吧。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她说:真的没晕呢。我说:您不会再晕啦,师父已经给您彻底治好啦!她还是不相信呢,说:怎么可能啊,我又没有象你那样天天读书炼功呢?你看我吃了多少的药,吃了这么久了,总该有种药有作用呢?我说:那您想想为什么你吃了一年多的药都没有任何好转,反而越来越重,可偏偏是去炼功点后回来就什么病都没有了呢?母亲笑了,说:那就要谢谢你们李大师!

我们的师尊是多么的慈悲啊,哪怕这个人不是修炼的人,甚至哪怕这个人还在反对修炼,师尊都把洪大的慈悲赐予他。师尊说自己不治病,可是我母亲的病就这样神奇的好了。我想母亲一定是和大法有缘吧。

四、幸福在这里

后来,我明白没有什么样的孝心比给母亲读《转法轮》更好的了,母亲闲不住,我就在她干活的时候给她读《转法轮》,母女两人每天都其乐融融。再后来,我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母亲自己捧起了《转法轮》,她笑着说:真是没想到的,我小学四年级都没读完,一辈子干粗活的人老了老了还读起了书呢!

有一次我看到我给师尊供果盘的桌子上多出了个皮蛋,母亲说:是我供奉给师父的呢,师父先请了,我再吃。

还有一次,我和母亲一起学法,学到关于修炼一定要专一的时候,我担心母亲没文化不能明白,就和母亲说自己对法的理解。母亲却说:你才知道啊,我早就明白师父的这个法理了呢。你爸爸就是被假气功害了。以前就有人说他是给别人治好病自己替别人走了(死了)。现在,看师父的书,讲的好明白。

母亲一辈子勤俭,踏进修炼的第一关是去对钱的执著心。一天,她告诉我她梦见有个大卡车拉的都是成捆的钱,很多人都爬到车上去抢,用大麻袋去装,母亲也去拿了两捆。我说:师父要您去掉对钱的执著心呢。母亲又沮丧又不服气,就象个孩子似的求师父:师父,我好多了,人家都是用大麻袋装,我只要了两捆呢。(当然,母亲知道她以后一定要彻底去掉对钱的贪心。)

母亲也有悟性比我好的时候。有天她告诉我昨天晚上做梦,梦到我病了,已经昏迷过去,奄奄一息,于是母亲抱着我,到处去找师父:师父,师父,快请救救我的女儿!听了母亲的梦,我自己觉得好惭愧,为什么我碰到麻烦的时候总是忘记要找师父呢?

对呀,一定要找师父,一定要找我们至尊至善的师父,一定要找到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找到了师尊,我们才能找回纯真善良的自我,找到了师尊,我们才能找回人生的快乐与幸福。

幸福就在这里,希望你也快快找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