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见证的法轮功的美好与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四日,那是我大半个人生最幸福的一天,也是我摆脱病魔、开始了悟人生真谛的一天。那一天我开始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的行列。尽管在中共十几年的疯狂迫害下,我多次被绑架,关进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被迫害的不仅失去了副处级官职、工作,甚至被迫害致残,我毅然坚信法轮大法的信仰,永不放弃,也从来没有一丝悔意。

迫害开始后,因为我当时是辅导站站长,单位的管理层,市委、市公安局的头目就把我当成重点,采用各种诱惑、恐吓等手段企图迫使我放弃信仰,都失败了。

有一天部里来了一调研组,组长是一个级别很高的退休干部,他找我谈话说:你是理科毕业,又有文科文凭,还多次进(邪)党校学习,在单位又是副局级的预备职,是一个很有思想、很有组织、语言表达能力强的人,是怎么从一个无神论者成为有神论者的呢?你就如实说,我相信一定有你认为的道理的。

于是,我向他讲述了我所见证的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见证法轮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谁修炼谁受益

我原来真的是只信无神论,其它什么都不信,我修炼大法后,我解开了所有人生中不解的问题,有一段时间我经常流泪,我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无知,被共产党欺骗了这么多年,它说没有神,我就相信了。那时我母亲信佛,我曾经要把她供奉的佛像卖掉。

修炼法轮功前,我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输血又输上了乙肝,贫血又造成了心动过速,有时还偷停,几大医院都说我的病已没有治疗价值。在单位一方面是我没有权势的社会关系,提升到副处都是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上来的,每天面对的都是繁重的工作,在别人的眼里,我是他们羡慕的有能力、有水平、有前程的人;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身体状况,难以面对自己的前途。单位的医院单独为我设了一张床位,随时卧床治疗。为了增强免疫力,光注射一个疗程的干扰素就得五千多元,尽管当时是公费医疗,单位领导也很为难,再加上妻子、父母都有病。有时想起来都很绝望。

九四年九月,我的一个同行学气功能看病,促使我也想学功给妻子和家人治病,就在此时同事给了我一本小册子,是介绍法轮功的,就这样我开始走上了法轮功修炼之路。在当时的炼功点上只炼了两周,妻子就发现我不吃药了,问我“这几天怎么没看见你吃药”,我也很震惊,是啊,我不难受了,这功太神奇了!从那时起不到一个月,我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接下来我妻子、父母亲、妹妹全家都开始修炼了,妻子的子宫瘤,母亲的肺心病、风湿痛、头痛、腹痛,父亲的动脉硬化,痛风等,妹妹全家的乙型肝炎都不治而痊愈。

我告诉该调研员,如果这些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我也会怀疑这是否是真的;如果就我一个人受益,我也会想,是否是医院的诊断有误。可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的。

由于我在法轮功修炼中看到了希望,当时我除了干好自己的工作外,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修炼上,当时的辅导站站长、副站长都是亲自参加过师父传授班的,在市气功研究会审批下来的本市法轮大法辅导站负责人当中,只有我一个人是没有参加过师父传授班的。正是这个角色,使我在洪法教功、为学员的服务过程中进一步见证了更多的大法给修炼者带来的神奇变化。我们的炼功点上有位王教授,我们都叫她王姨,九二年患上了甲状腺恶性肿瘤,并且扩散到淋巴。在北京协和医院做了根治性手术,九三年六月又发现右颈部有鸡蛋大肿块,后又说不出话来,第三次去北京协和医院确诊为癌病突发,压迫喉返神经所致。决定开胸探查,进行淋巴进一步清扫。由于第一次术后的痛苦,又想到癌症有几个好的,因此她自己坚持保守治疗。服了大量的中药,什么抗癌王、中华八零八和熊胆粉等,后来学了法轮大法,并参加了李老师在广州的传授班,癌细胞彻底没有了。象王姨这样的例子在我们的炼功点上也不是一例两例,可以说太多了。

说到这时,调研员问我:听说你们老师还把罗锅拍直了,这是真的吗?我告诉他,其实这都不用我师父拍,一想让它直就一定会直,我师父拍一下是给不信的人看的。佛法无边是常人不能理解的。在我们炼功点上,一天早上我与一位同修教十几位新学员炼功动作,当教到第二套贯通两极法时,手上下贯通胳膊必须伸直,我发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娘闭着眼睛,右手向上冲到面部就放下来了,我走到她跟前向上提她这只右手,她“哎呀”地惊叫了一声,把当时学功的十几个人都吓了一跳,她睁开眼睛看着我痛苦的说:“大娘我这只胳膊旧生了(土语,没法治的意思),几十年我都是用左手干活,连梳头都得用左手,是不是我这样不能学呀?”我赶忙说:“大娘实在对不起,我还以为您不会呢,我是不是把您的胳膊弄坏了?”她说:“没事。”我说:“您可以学,能做到什么程度您就尽力吧,您心里知道应该怎么做就行了。”接下来我们继续教功,但教到第二遍时,就听到她喊:“哎呀呀!哎呀呀!是谁把我的胳膊给抻直了!”当我们再看时,这位老大娘的胳膊已经能正常的炼功了。当时在场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很激动。

还有一位也是年岁大的阿姨,她的一只眼睛已经失明了四十多年,经医学鉴定眼底已经干瘪了,由于这只眼睛的影响,另一只眼睛视力也急剧下降。学法轮功后,两只眼睛都能看到东西了,在心得交流会上,她是流着眼泪讲完自己的体会的。在每次召开的学员学法修炼的心得交流会上,很多人听着一个个激动人心的事例,几乎都是从开始流着泪到最后。

法轮大法改变了人为私为我的心,使社会道德回升

我告诉该调研员,在当今的社会上,随着改革开放,发展商品经济,特别是“容许一部份人富起来,谁发财谁光荣的”思想影响下。人都开始往钱眼里钻了,我没学法之前,还觉得自己比别人好,起码我没有去勒卡我的职工,学大法之后,我才认识到,随着整个社会风气不正,我也开始跟着往下滑了,只是没有比别人滑得那么远。我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处处为别人着想。越来越觉得我的世界观发生变化了,为别人做好事成了我的乐趣。有时候单位发奖金专门发给各处的领导,我也能想到工作是大家做的,就把一部份或全部分给下属;单位盖了处级楼,专门分给各处室的领导,我也能想到还有很多比我困难的老同事,虽然我居住在漏雨的顶楼,我还是无条件的把人人都羡慕的处级楼让给了他人。

说到这,该调研员说:“共产(邪)党员不也应该先他后己吗?”我说:“那只是说说,没谁愿意做这样的傻子,在我们单位,处级干部三四十人,也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做了,我们都是(邪)党员,我和他们的区别就是:我是大法弟子,而他们不是。如果我不学大法,我也做不到。”

在我的老家,所有学大法的都有不同程度的思想境界的提高,我的一个表弟,原来是村里有名的赌鬼,妻子多次提出离婚,就在家庭即将破裂的关键时刻,他们全家得法了,表弟赌博的恶习改掉了,家庭从此和睦了。表弟还把分地时多占的土地给退回去了。大概是九七年冬天那里下了一场多年未见的大雪。整个公路都堵死了,正赶上送公粮,村书记在广播喇叭里喊:共产(邪)党员、共青团员都出来去清雪啦!喊了一上午没有一个人出来,后来几个大法弟子一商量,大家都愿意主动去清扫积雪。三四里的路段都是上到七十多岁的老人,下到十几岁的儿童的大法弟子清扫出来的,书记又在广播里说:“什么共产(邪)党员,真不如炼法轮功的人,将来我有钱我给他们建一个炼功场。”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他们村的辅导员也被抓进了看守所,这个村联名写信要求释放。

我们炼功点上的一位姓任的小伙子,原来什么坏事都干,学法炼功的前一天还在偷东西。学法后,他把以前偷拿别人的物品,用自己挣的钱买新的送还给人家。在送还人家东西时他都给人家留下一封信,告诉人家:以前我无知,现在我学大法了,我要做一个好人了,送还偷拿你家的东西,请您原谅。象这样的事例也是多得数不胜数。

我们洪法曾到过一个村镇,有一个年仅七旬的老太太,都说她心眼好,应该让她学功,可她怎么也不学,她说:“我从小就叼烟袋,一直到现在,听说炼功不让抽烟,我可以饭不吃,水不喝,烟不能不抽。后来大家都说,你先看一看录像再说,开始还真是,她一边看录像还一边念叨着,这老师讲得真好。听一会就想去抽烟,可是到她再抽烟时,抽一口吐一口,她高喊着:这太神奇了,我怎么不能抽烟了,从此她戒掉了几十年的烟瘾。

那天我们谈了差不多一上午的时间,最后他握着我的手说:“你好好的坚持修下去吧,我祝你早日功成圆满。”

面对中共邪党疯狂的迫害、打压,为什么那么多修炼者放下生死的坚持着,邪恶的中共迫害大法十几年,为什么没有把大法弟子吓住,其中有很多原因,但是所有修炼者都是受益者,也大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神奇是很主要的。我多么希望我的同胞,能从邪党的谎言中走出来,最起码你要知道真、善、忍和假、恶、暴哪个是好的。一个最爱说假话的人也不希望别人欺骗他;一个最恶的人也希望别人善待他;一个最不能忍耐的人也希望别人对他忍耐。大法弟子把神的旨意在转达给世人,希望你们在大难到来之前给自己与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