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要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我家族的亲人在一九四九年前后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有被邪党枪毙的,有在监狱被迫害致残的,有被逼疯的,有终生被胁迫而生活在巨大的恐惧与忧伤中的。所以,父亲对我的教育与邪党口径基本一致。这使我长久的活在一种无所适从的茫然之中:一边是家族的残酷现实,一边却是中共“莺歌燕舞”的说教。

一九九三年,有人借给我一本《法轮功》,里边讲的全是我从没听过的东西,我第一次知道宇宙中还有黑(业力)白(德)两种物质以及这两种物质之间可以相互转化的关系。我的心结被一下打开了。我兴奋的喊起来:划得来划得来!什么苦都没白吃!谁的苦都不会白吃!九四年我幸运的参加了师父在广州举办的第四期学习班。我在高德大法——法轮佛法中开始修炼了。之后,我遇到了许多“小事”,让我真切体会到:我有师父管了!

一、“脑子里的黑气没了”

九四年六月,我到一位朋友家玩,她母亲对我说:“田田,你要加紧炼功,你脑子里有黑气。”那时我正和一些气功朋友联系着,朋友的母亲也是练气功的,天目开着。七月底,我从师父面授班回来后不久,又遇到了这位老太太。她惊呼:“哎呀,你炼功炼的真好,你脑子里的黑气没有了!”

我去参加学习班是临时决定的,她并不知情。黑气不黑气,我不知道,我自己的身体怎样,我也不知道。所以,师父在学习班上给学员净化身体时,我自始至终都有点稀里糊涂的。师父让想一想自己的某一种病,然后听师父的指令跺左脚。我没想起什么病,就听师父喊口令了。我有点沮丧。这时,就听师父又说有人没想好,咱们再来一次跺右脚(大概意思)。我还是没想好。脚倒是跟着跺了两回,却一种病也没想起来。这回我不沮丧,我想,不要紧,师父会管我,一定的。师父真的管我了。

我后来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了:如果没修炼,我可能会患直肠癌,可能会患脑血栓,脉管炎,胃病等等,因为我曾经走路象要往土里钻,脚上总是莫名其妙的痒,胃里常感灼热等等。修炼以前,我没怎么注意自己的身体,只要它不影响我的正常生活,我就不会管它。浅浅看,我这人不娇气。其实不然,现代生活忙且乱,越往后越如此,人都无暇顾及身体了。加上各历史阶段的媒体舆论引导,让人崇拜英雄,追求享受,实现自我价值,张扬个性展示自我等等。不信神,不重德。

我就想,钱能买到的东西真是太有限了。凡是真修法轮大法的人,师父都给了我们一个健康的身体,这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所以,一些明白人看清这个事实后,在中共邪党和江××互相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下,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二、善待偏瘫的母亲

人都是想做好人的,没人想做坏人。无奈迷中很难分清善恶是非,加上邪党一贯宣扬的假理搞得人晕头转向的,想做好人都难。听了大法师父讲法后知道怎么去做了,可因为有业力缠绕,自己想达到某一高度还是不容易。

当时我母亲患病偏瘫,住在老年公寓。公寓经费不足,人手少,所以服务质量不高,我就天天得去照顾母亲。但我还在上班,只有下午抽点时间。母亲那时连吐痰的力气都没有,衣前胸常常沾着大片痰迹。我给她叠好一些卫生纸,教她用未瘫的左手把痰撮下来,她不听。时间一长,我烦了,老想冲她发脾气。但我知道我不能。别说我已经在学大法,就是一个常人,也不应该对养育自己的生病老母撒气。可我的理智与感情好象处于分裂状态:理智要对母亲好,情感要对母亲不好。我内心很难受,我实在想善待母亲。

突然,我的心里一空,一块黑黑的物质落下去了,瞬间我的脸上和心里都充满祥和。我温和的为母亲洗脸、洗脚、换衣服,没有半点怨气。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后,有人问我为什么坚持要炼法轮功,我回答,因为我想做个好人。又问,××党不也叫你做好人吗?我回答,那是假的,当你真要做好人的时候,它就要整你,现在不就是证明吗?而法轮大法却是要帮所有真正想做好人的人。

三、我就要法轮大法

如今世风日下灾难频发,金山、银山,我也不要,都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我就要法轮大法,只有他能把我带到幸福的彼岸。

目前社会上已经有许多现代神话在上演:河北省少年曲建国患绝症,大法弟子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他绝处逢生病体痊愈;湖南常德市一名五十八岁的农村妇女患肺癌,花钱两万多,住院二十天,病情一点没减轻,身体还越来越坏。就在这万分绝望的时候,一位大法弟子送给她一个MP3,播放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给她听,她听得很认真。听明白之后就开始学修大法。修炼十八天的时候,咳嗽彻底停了,如今她已恢复健康。这样的事情在全世界各地不知有多少。

四、告诉人们真相

邪党迫害法轮功彻底暴露了它凶狠残暴本性,对法轮功的迫害从绑架关押、酷刑摧残,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已到了天理不容的地步。零二年贵州平塘县天降巨石,上有六字:中国共产党亡。天要灭中共,曾对血旗举手宣誓“要把一切都献给它”的党,团,队员也要为其陪葬。为了救度可救的有缘之人,大法弟子传《九评共产党》,劝三退(退出党,团,队),想尽千方百计去救人。有挂横幅的,有贴真相传单的,有面对面告诉众生真相的,有把真相悄悄送到众生家门口的。

我有一次乘摩托到了一个偏远的地方,我把装着《九评》、真相资料及光碟的组合包一一放到众生家门口。最后只剩一个很轻的包。我一扔,只见它随着一股风又飞回来了。哎呀!我惊叫一声,想停车去捡。说时迟那时快,那包真相资料被一股力量又平平的送回去了。与此同时,我的耳边响起了一个慈悲的声音:“别着急,我会帮你。”

像我刚才讲的这种“现代神话”在大法弟子中数不胜数,很多都会使现代人觉得难以置信。但它却是千真万确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