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谢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我出生湖南,自幼随父母迁居北京。“文革”后期,伴着邪党“忠字舞”的旋律,带着豪言壮语,我离开北京奔赴三线。谁知北京的户口很快被人顶替,再回北京已毫无希望。饱尝被欺骗的屈辱,面对黄土山沟,我度过了艰难的十四个年头。在一次次的痛苦折磨中,最后总算在江南落了户。

一、好奇的童年

我的姥姥和母亲都信佛,姥姥常常在半夜里敲木鱼念经,那时我才两三岁。姥姥的天目是开的,有些小功能,会驱鬼招魂。有次姥姥告诉我:窗外趴着好多鬼魂在听她念经。姥姥与母亲时常告诫我们:人不能做坏事,天上有眼看着呢!姥姥也常常给我讲些神奇的故事,我总好奇的问这问那。有时,我会把我的奇想与小狗倾诉;有时我会凝视着满天星斗遐想:我是谁?从哪儿来?我会老吗?我会死吗?有时我会莫名的流泪,觉的那么孤独无望,冥冥之中总有一种期待,到底期盼什么?我不知道。

二、苦难与拼搏中清醒

父亲因所谓的历史问题“文革”受冲击,天天挨斗,逼迫他交代那些“莫须有”的罪行。一天半夜醒来,我见母亲挽着父亲的胳臂哭成一团,父亲承受不住要去自尽,母亲哭着求他:看在这五个孩子的面上,你不能走啊!父亲被戴上“反革命”帽子后,我在“狗崽子”的骂声中成长。历经多次政治运动的我,亲眼见到自己崇拜的小学班主任被打成右派,初中生物老师被造反派活活打死。在那种欺骗、为私、你死我活算计人的环境污染下,我学会了保护自己,为了名利去争去斗,稍受挫折就整夜不眠,活的好苦好累。有一年过节,单位每人发一箱酒,我与一位领导有点小矛盾,竟当着他的面把酒全摔碎了。修炼大法后,每想到此事,羞愧难当。有一天终于找到机会向那位领导赔礼道歉,后来他对别人说:“这个功(法轮功)好不好,看看她的变化就会知道。”

一退休,当三十年争权夺利的日子结束时,我心里空荡荡的,感到被社会遗弃了。压抑、失落、孤寂死死缠着我,身体一下垮了,连公交车都上不去。我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心律不齐,过敏性皮肤病等,腰痛的下不了床,心里烦躁的整天就想哭。可我不死心,还想打工挣钱,结果事事不顺,出尽了洋相。

其实那时我已看过大法书,受业力阻碍,懵懵懂懂,似修非修。儿子对我说:“妈,您年龄大了,记性不好,别干了。”当我的工作被儿媳顶替时,我伤心流泪,一下又觉的无比失落。

那天我随手翻开大法书,师父的法像微笑着慈善看着我,我突然想通了:还是找个炼功点好好学法炼功吧。这念一出,家里坏了多年的录放机上的彩灯全亮了,整个屋里一片红光,我愣住了。那是师父在鼓励我呀,欣喜的热泪流了下来。

三、得法的喜悦

我终于正式走入了修炼行列。接连几天学法,一阵阵热流从头通到脚,觉的全身上下有法轮在转。多年的关节炎不翼而飞,其它的病也无踪影了,身体舒服轻松,红光满面,神奇和惊喜把我带入了玄妙的世界。

走入了修炼后,我事事按“真善忍”归正自己,修心向善,待人平和、宽容、真诚,不再为得失计较,每天都是乐呵呵的,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大法法理使我的人生观和宇宙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返回自己先天纯真善良的本性,当时心里的充实,真是无以言表。我和同修们天天学法炼功,切磋交流,时时沐浴在师尊慈悲呵护的法光中。

盘腿是我修炼的第一个难关,开始散盘也坐不住,单盘腿翘的老高,两腿又疼又麻还闹心,我在心里求师父帮帮我,这时耳边清清楚楚响起师父的声音:“这忙是不能帮的。”太神奇了,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啊!师父的法理立刻打入脑中:“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洪吟》〈法轮大法〉)。很快我象换了一个人,我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快乐的人。一天单位领导来看我说:“你变化好大啊,比退休前精神多了。”我说:“十几年前我连公交车都上不去了,十几年后的今天,我走路轻的就象飘着一样。”

得到了这么伟大的佛法,我要让更多的有缘人受益。九九年三月,我们洪法小分队到市郊几个县镇,帮那里建功点。白天教功、看讲法录像,晚上与新学员切磋交流。有人当即感到小腹部位法轮在转;一对姐妹打坐时,姐姐看到一个鲜艳的法轮在妹妹身边转,心想:法轮怎么不到我这儿来呢?刚一想,法轮就转到她身边来了,姐妹俩喜极而泣。有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看到师父法像时,高兴的喊:“法王!法王!”同修们都被感动的流泪了。

四、最幸福的时刻

九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在新加坡国际法会上,我幸运的见到了慈悲的师父。当师父的身影出现在会场门口时,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师父高大伟岸,面容慈祥可亲,微笑着向我们走来。顿时百感交集,我闭着眼双手合十,任凭泪水尽情流淌。师父经过我面前时,拍了拍我的肩膀,大步向讲台走去,我与同修相拥而泣。

下午交流切磋,师父到各组看望大家,解答问题。有位小弟子拉着师父的手,请师父到自己的小组去,师父笑眯眯的跟去了。师父是那样的平易近人,洒脱超凡的言谈举止,牢牢铭刻在我的心中,令我永世难忘。

八月二十三日晚,会务组宣布师父要和大家合影,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拍摄时,我蹲在师父前面,回头一眼不眨的看着师父,就象走失了多年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妈妈。与师父告别时,我们一步三回头,师父再三嘱咐我们:“回去要多看书,多看书。”直至今天,慈悲的话音仍时时回荡在耳边,学法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五、一人炼功亲人受益

一次,我儿子和同事开车到外地出差,与一辆货车相撞,车前侧都撞瘪了,车灯玻璃撒了一地,可人一点没伤着。在场的人吓呆了,竟然没伤着人,连交警都觉的神奇。儿子用手机拍下撞坏的汽车给我看,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他们。他们身上带着护身符,车上也挂着护身符,心里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当然会保护他们。

我妹妹五岁的孙子瘦小单薄,在幼儿园被人撞倒。后脑壳磕在水泥地上,昏迷不醒,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医生说即使做开颅手术,也不一定能醒来,就是醒过来,也会残废。可手术一周后奇迹发生了,孩子恢复的非常快,不仅没影响智力,至今还弹的一手好钢琴。我知道这是明真相得到的福份。

同修的儿子是长途大货车司机,不久前的一天晚上,在送货的路上出了车祸。当时货物装满了车厢,以90码的车速驾上了高速公路,途中突见前面一根很大的方形钢筋水泥横梁躺在路中央,刹车已来不及了,只听一声巨响,车向前滑行了70米后停住了。同修的儿子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只见轮胎爆裂,轮胎钢圈严重变形,可车厢的货好好的一点都没撒落。再看自己,不仅没受伤,连皮都没破。交警来了,觉的不可思议,这样的车祸都是车毁人亡,怎么都好好的?那是因为他父母都是大法弟子,他也受益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