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很长时间没有写交流文章了,忽然觉得体悟的东西少了,细想想,并非如此,是自己放松了自己,懒惰了,才少了在法中的体悟和思考。多了许多的私心杂念、多事心、做事心,以至于昨天被情的因素所困扰,心里翻江倒海。

丈夫出差一周,回来后我不经意的询问出差的情况,结果他前言不搭后语,闪烁其词。他从来没有这样,他的反常让我的疑心和好奇心一下子反映出来了,自己没有及时控制住,运用了侧面的方式了解、分析,结果证实了丈夫说了谎话,走的时间、地点都不对。一时间,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被欺骗、被伤害的心绪,好象他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越问他越是不说,还耍态度,结果自己伤心难过的不能自拔,气得够呛,正念也没了,完全被思想业力所带动,表现的很常人,很无助。心中暗想:一定要弄个明白。

妹妹知道了,要来看我,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主意识这么不强,容易被常人的思想加强。于是我回绝了妹妹,找来了同修,同修在法理上和我切磋了对这件事的看法,虽然我当时的情绪还是很激动,但渐渐的对情的执著被抑制住了,尤其是同修说了:假设他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也要对他好,对他善,让他的心回来。不是为了回来对你好,而是让他不造业。是啊,我们是修炼的人,在难中同修的基点落在为他上,这句话深深的打在我的心上。正如同修说:在事件本身也许他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不能说,把他当一个朋友、一个同学发生的事去对待,不要想他是你的丈夫,你就能处理好,一定要把握好这次机会,不要陷在情中。

同修走后,我的心平静了许多,我加强了自己的正念,首先抑制自己的思想业力,看明慧文章,背《精進要旨》,最后看了师父在“澳洲的讲法录像”,师父的话语象清泉滋润着我的心田,又象重锤在敲着自己的执著:……师父心急呀……不争气……恨铁不成钢……就那点事还放不下吗?(不是连续的原话)是啊,我是来过常人的安乐生活的吗,我求相亲相爱、一团和气吗?我那情又怎么修去呢?难道这不是自己该扩大心的容量、提高的一次机会吗?修炼的人是能够“容一切难容之事”的,许多同修也交流过类似的经历,到了我这怎么就变得这么难以承受呢?我哪象个真修弟子呀!我努力让自己静下来。象同修说的那样:把问题设想到最坏,也不过如此。我给师父上炷香,心中对师父说:我要做好!

晚上丈夫回来解释说:是因为有一些相关部门的原因需要保密,不能说,等过一段时间会把一切完完全全告诉你。又说了我对待事情不理智等,还反复说:你是在乎我呢还是在乎你自己的自尊呢?他的解释有些牵强,但我还是告诉他:以后说话不想说的可以告诉我不能说,但绝不可用撒谎的方式去说话。

今天我终于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了,跳出来看这件事:邪恶就是制造这个情的陷阱让我往下跳:自己对待情的方面修的太薄弱,以至于没识破它,被它强烈的操控了一天,险些上当。

邪恶之所以能制造并利用这件事,是因为我有许多执著心该挖、该去了。我向内审视自己:强烈的疑心。遇事常常用人的“聪明”去想象、判断、分析,这颗心越是不去,这个假相越表演,你越是去联想,越加强它。从此我要时时处处灭掉它,不能在让它溜过去;维护自我的心、自私心。我之所以表现的这么强烈,是因为我怕被丈夫欺骗、不重视、不在乎,怕被伤害,处处想到的都是自己,想想丈夫的反复询问,我知道我动心的原因大部份成份是在乎我自己的自尊,自私心表现的一览无遗;常人的要强心。自己平时总是追求完美,要强,表现的很自我、自信,强势,丈夫多次说过我的强势,自己没承认过,觉得自己自立还不对吗,做事有主见不对吗,其实这种内心的不服不正是强势的最明显的表现吗?从此我必须要听取别人的意见和批评,哪怕是冤枉了自己,也要先记住想想自己,不证实自己,不反驳,不往外推。

还有没修去的情、欲、色心。今天我又想起来师父讲的“相由心生”的理,我能想到丈夫是不是背叛了我正因为我心中有这个东西,才会产生这样的联系,是因为自己不纯净。“正人先正己”,我要去掉这个肮脏的东西。因为执著于情就特别容易被带动修不出真正的善和慈悲。虽然还不能一下子去掉,但要严格,看的淡之又淡才行。

妹妹来电话问我想怎么办,我平静的告诉她,我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做了,善意的理解他,相信他,从此更要多关心他,做好我自己,即使他做错了,相信也会变好的。

是啊,有了魔难及时的抑制自己的魔性,在法中向内找,让自己的心静下来,一切都会过去的,人类社会的一切何尝不是一个个的假相。

前后两天,我的心境判若两人,这一刻我甚至都在想:昨天我怎么能那么伤心,自己都难以理解。我知道了,昨天我整个人都在浓浓的人中、情中,而今天,我又在师父和同修的召唤下回到了修炼人的状态中,去掉了许多执著,一身轻松了。真是人神一念之差。是啊,把心放下,该提高了,让自己的心静下来。看看窗外,仍然天高云淡,一切如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