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家庭就是一个小社会,自从修炼那天开始我就在师父的不断点悟下,跌跌撞撞的从这里修炼过来的,其中的酸甜苦辣今天回头看来都是一朵朵平淡素雅的小花,沁着芳香绽放在我修炼的路上,随便擷取几朵与同修共享。

一、冲破家庭阻力

我是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一开始就在家庭中出现了阻力。丈夫莫名其妙的反对,不仅在我学法炼功时吵闹干扰,同时家里的活也都撒手不管。我当时学校教学任务很重,上班时间也控制的很紧,女儿正在上初中,儿子在上幼儿班。管教孩子及全部家务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但我谨记师父的法,时时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努力把一切事安排的井井有条,让丈夫想找茬都找不到。并且学法炼功从不间断,我暗暗告诫自己,炼功虽苦,但一天都不停,一旦停一天,就怕还有第二天、第三天。所以,直到迫害前,我只有一天没炼功。有一天晨炼,我起来晚了,(我悟到)师父法身把我从熟睡中叫醒,从那以后,我知道师父时时就陪伴在我身边,我更加精進了,并严格的修炼自己的心性。

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原本就反对我修炼的丈夫这下可找到阻止的理由来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被破坏了,家里的环境再失去,那我还怎么修炼呀?几次半夜里悄悄的起来炼静功,都被丈夫连踹带骂给阻止了。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内心非常痛苦,后来终于有一天,我横下了一条心,任他怎么打骂就是不停。他几次把我按在炕上揍,但我一声不吭,只要他放开,我就接着炼,最后他打骂累了,同时也看到再也挡不住我了,半夜里拍着炕,嚎啕大哭起来,说这家完了,没法过了,明天就去离婚。他爱咋闹咋闹,我就是一声不吱,最后他闹够了,自己躺下了。那晚炼完功睡觉,我梦见一位满面笑容的菩萨,旁边坐着一个小孩儿。醒来后我知道这是鼓励我,冲过了一大关,提高了一个层次。

二、放下记恨心

二零零一年去北京证实法,一个月后从看守所出来,我与婆婆之间就开始了长达六年、马拉松式的心性摩擦。婆婆是一个不识几个字的农村妇女,也是当地有名的厉害主儿。订婚时,就因为她,我和丈夫的婚姻险些搁浅,也许因为这点,婚后我俩一直谨慎的相处,关系也一直还可以,从来不曾红过脸。可自从我去北京后,婆婆便一反常态,还没等我从北京回来,便召开家庭会议,让丈夫与我离婚。当时公公和大姑姐都未表态,丈夫也不同意便作罢。但婆婆不甘心,天天在丈夫面前唠叨,后来,丈夫有一个星期不回家。这些都是我从邻居那里听到的。从此之后,我与婆婆之间有了隔阂。我也知道从法理上讲,我不但不能恨她,反而应该感谢她,可就是心里做不到。我平时就是一个嫉恶如仇,爱打抱不平的人,知道婆婆这样待我,就是冲我这颗心来的,可每当我这颗心要放下时,就会有人对我说:你婆婆又跟谁骂你了,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我的心就又被触动了。有时婆婆也当着别人的面、又是用嘴撇我,有时用眼白瞪我。我一次次下决心去掉这颗怨恨之心,可就是反反复复始终去不了。直到零七年,儿子说梦见奶奶说我得癌死了,我这才猛醒,既然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舍不去的心呢?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流着泪向师父发誓,请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要是弟子还过不去这一关,那么就不配再做您的弟子了。当我这颗心放下后,婆婆也好了,“法轮大法好”护身符也戴上了。

这两年,丈夫和大姑姐夫合伙做买卖,经营种子和化肥。本来以前我家种子和别人合伙经营的好好的,肥也由公公自己卖,可姐夫嫌给别人打工挣的少,非要和我们合伙,自己又一分钱没有。丈夫不同意,在我和公公的劝说下,才答应下了,这样一来,姐夫只出一个人,一切资金、房屋、车都由我们一方出。丈夫负责购货,姐夫和公公在家卖,利润、种子两家平分,化肥归我们自己。这对姐夫来说显然是占了很大的便宜,哪找这样合伙做生意的。零八年卖化肥是百年不遇的好机会,按最低价也能净挣三十万。可销完粗略一算账,竟然有十多万元对不上。我和丈夫虽有所怀疑,但不敢相信姐夫会这么做,何况自己平时也没记帐,无从查起。九零年销售一开始,我就天天详细的记录种子、化肥的销量和资金收入。一天,我无意中把上报来的数字和发货单一核对,发现姐夫竟把五千九百元的化肥款划到种子里去了,第二天又划了三千多元,两天就划了近一万元。这下我才知道头一年的十万元化肥钱哪去了,当公公和丈夫知道此事后,气的几乎一夜没睡。公公次日就要找大姑姐,被我和丈夫劝阻了。丈夫不让声张,怕影响经营,说等经营完了再一块算。我呢,虽然没当面去责问,可心里存下了,整天不给他好脸色看,一说话就抢白他,他自己可能也察觉到了,往后再没出现划账现象。

有一天,公公酒喝多了,可能到姐夫他们那屋把这些都说了。但不知姐夫他们两口子怎么说的,都晚上十点钟了,婆婆和公公先后回屋问我:去年×××借二千元钱还没还。我也不知道自己咋的了,一下子就猜到他们背地里把那十万块钱推到我头上来了,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头也没抬回了公公一句:“不记得了,连借没借都没印象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公公说我一天啥用也没有,爹长娘短的就骂上了。我当晚强压下没跟他吵。可过后越想越委屈,一连几天眼泪总是不断。学法也不入心,跟同修姐姐说,她说:你可以去跟他讲理,但你不要执著。后来又跟另一同修说了此事,她只跟我说了两句话:“他为什么要那样对你?”我说:“我也不知道呀!”她说:“你就应该扩大容量了,该提高层次了,”只这两句,我的心一下子就敞亮了,堵在心里几天的东西一下子就没了,回家学法,似乎所有的怨恨全都消失了。

又过了几天,我想把那天的事跟公公说一说。也许我那颗心去的不够,也许说话不恰当,谁知刚一提茬,公公就炸了。说钱让我拿去给大法用了,还指灯发誓那天他没骂我,说就是骂了你能咋的?还让我给你跪下呀!说着说着就顺手抄起一个棒子朝我揍来。多亏婆婆在一边极力阻拦,丈夫把我强拉出去,不然不知道要出现什么后果。当时也把我搞蒙了。我从没见公公这个样子。因为他本身也是教师,还曾当过村小学校长。说话做事怎么会这么没素质。过后我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有一颗得理不让人的心。那几天公公在行动上已经流露出歉意了,出于对长辈自尊心的考虑,我就不该再提这事了。所以公公才有那失去理智的行为。事情发生第二天,公公就带着婆婆离开,回自己家去了。我心里很是过不去,暗下决心,把这一切心都放下,无条件地向内找。

可也不知是我这一举动让丈夫生气,还是因为公公婆婆离开,他怨恨我,那天就借一件小事在院子里当着那么多人开口骂我个没完,我当时也很生气,顶了他几句就回屋去了。晚上我刚一提白天的事,他就骂起师父和大法来了。这一下子,我的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再也压不住了。这么多年他三番两次的遇车祸都安然无恙,我一身病都好了,儿子心脏病也不治自愈了。大法和师父给了这一家这么大的福份,他还这样骂。我早就警告过他,不准再骂大法和师父。可今天他又骂上了,我一气之下也开口骂他(这是我成人之后第一次骂人)越骂越起劲,越骂越来气,想到我曾对他那么信任,他却做出了对不住我的事,当时要不是考虑到怕影响大法,真的就跟他离婚了。现在旧怨新恨一起涌来。我决意要跟他离婚,这下他却像被吓住一样,从这屋躲到那屋。这时儿子下晚课回来了,劝我说:妈,你怎么还骂上人了,十年那么多苦你都熬过来了,今天怎么反倒这样了?话一说完,我就想起了这一系列的事发生前儿子跟我说过的一个梦。梦中,儿子放学回来,听说我死了,起初不信,可怎么叫我都不睁眼睛,儿子大哭。说那时多希望我一下子睁开眼睛,或说出一句话呀!不一会,她大姨来了,儿子说:我妈死了,她大姨说:那有病咋不事先吃药呢?又过了一会,一位同修来给我送师父的经文。儿子又说:我妈死了。可那位同修笑笑说:学大法怎么能死呢!

或许这都是为去我种种人心有意安排的,怕我过不去,提前借儿子的梦点悟我。可我不悟,直到这一切都发生过后才明白,也许是我悟到了,也做到了,人心真的放下了,第二天早晨炼静功,一下就定住了。这是我修炼十一年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尝到了定住的滋味。打坐一小时,那真象一瞬间一样,哪都不疼,哪都动不了,连眼睛想睁都睁不开,真是舒服极了。

想想这一路修来不知师父为我付出了多少,操了多少心。每一次遇到关难,几乎都是靠着师父的帮助才勉强过去,真是愧对了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知道,修炼一天不圆满,就会有人心存在。今后,我会认真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扎扎实实的修炼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让师父为我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担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