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扎实实修自己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最近学了师父的《曼哈顿讲法》,我对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又有了新的认识。回顾自己十四年来的修炼历程,有很多时候遇到事情还做不好,是因为自己法没学好,没有认识到师父说不脱离世俗的这种修炼形式背后引申的内涵,致使自己走了极端。

二零零一年我到北京证实法回来后,中共人员挑拨单位领导和我丈夫逼我在工作、家庭和大法之间做出选择。我选择了大法,由于法理不清,却也被迫放弃了工作与家庭。这种顾此失彼的思维方式是党文化造成的,变相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也是对众生的不负责任。结果单位将我开除,我流离失所了一年。

二零零二年我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劳教迫害了三年。通过不断学法内修,我认识到是我自己的路没走正,这块儿必须要归正。要想从新走正修炼这条路是很难的,如果没有师尊的加持,没有大法的威力,同修的配合仅靠自己是走不过来的。

下面我把自己这几年来如何平衡好家庭关系、工作关系与同修配合的一点心得借法会投稿之际写出来,让同修借鉴指出不足。

一、挽救破碎的家庭,解体旧势力的安排

我和丈夫九四年结婚,九五年丈夫就有了外遇。我为了摆脱个人烦恼,寻找人生的意义,九五年夏天,我在姐姐那里得到了大法。可是走入修炼的目地不纯,和丈夫拧着劲,感觉很累很累。

二零零四年从劳教所出狱后,丈夫的外遇仍然继续,我装作不知道。有一天我听人说是那个女的把我送進劳教所的,心一下受不了了,心性没守住。在电话里斥责他俩不要脸,结果丈夫把我暴打了一顿,边打边说:“你的心性呢,你的心性去哪了?”把我整个脸都打变形了,眼睛看不清并把我反锁在家中,怕被人看见。两天后外甥来串门儿,進不来屋,回去和姐姐一说,姐姐姐夫把派出所的人也找来了,要告丈夫家庭暴力。丈夫埋怨姐姐是她让我炼的功,姐姐说是丈夫对我不好有外遇逼的,整个家里乱成一团。我安慰姐姐说事情都过去了,别再追究了。姐姐摸着我的头就哭,说以后丈夫对我啥样都不管了,我娘家和丈夫结了深深的结。那时我还没认识到是旧势力设的圈套。

我的这件事被附近的同修知道了,有同修说不行离了算了,免得受干扰和迫害,有的说炼功人不能离,当然同修是善意的。我不能逃避矛盾,经过剜心透骨的割舍,清理自己,理性上渐渐成熟,我不能再象以前那样偏激做事,大法是圆容的,我应该全面看问题。修炼人遇事替别人着想,如果我总想着自己受到了伤害,我就无法理解作为常人的丈夫。在我不在家这三年中他一人带孩子的辛酸,我的未来是美好的,而他对大法弟子造下的业又怎么还?我要挽救他,我坚信大法能改变他。从个人修炼的角度来看“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是师父法中要求的,是修炼必须做到的,这里面可能还有提高我的心性和转化我的业力的因素。从正法修炼救度众生这方面考虑,是因为他不明真相才会被旧势力操控利用。

通过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我的思想境界也有所提升。后来那女的又来家里闹,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向丈夫要精神损失费,如果不给就留下来不走。看着丈夫那种无奈的表情,我没有责怪他,一方面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一方面给他们讲真相,我发正念的时候感觉那个女人背后的烂鬼解体了,她也诚恳的向我道歉说不应该当第三者,破坏别人的家庭,然后安静的走了。

对于丈夫我尽量不去指责他,不去揭他的短。记的有几次我话中带刺,结果触发他负面的因素,使他魔性大发,对我一阵谩骂。我找到是自己的心不对,对他有怨恨之心,从法中我们知道宽容才能救得了人。我不断放大自己心的容量。丈夫也不象以前那样干扰我修炼了,并且经常往家捡一些真相资料看。他想多了解真相,我就给他放“天音”“神韵”光盘看。零九年元旦前夕,丈夫对我说:咱家买个车吧。我拉着你们下去发资料,我熟地形,还警觉,给你们看着动静。恰好零九年神韵晚会光盘刚刚下来,协调人在一起切磋,大家都觉的同修家要是有面包车该多好啊,用着方便,比打常人车安全。我说自己的丈夫是常人,想做点好事,给不给他机会。同修说:太好了,他能有此心,太珍贵了,说不定这是他史前的愿望。丈夫开车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我的家乡,乡亲们都在忙着过年,同修分成四伙,挨家挨户卖对联,劝三退。亲属们大多都知道以前丈夫反对我炼法轮功,现在如此支持我救人,赞叹道:法轮大法就是好!通过丈夫的转变,哥哥姐姐们对丈夫的误会也消除了,旧势力黑手烂鬼妄想通过家庭魔难达到毁灭众生的目地,被彻底解体。

二、否定旧势力经济上的迫害 转变为私为我的观念

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丈夫在家呆着没干活心烦,加上有点轻微的糖尿病高血压,就更上火了。一天我上班回家,他和婆婆正商量着要和我办假离婚,这样就可以办理病退,得到困难补助。我没身份证办理不了手续(“七·二零”之后被派出所抢去),婆婆也支持儿子这么做。我悟到这又是邪恶的干扰,和A同修切磋此事,同修正念坚定的说:“身份证必须办成,婚不能离,一切都是假相。”其实零七年时我也办过,户籍员说户口已被注销,由当地公安局开介绍信,去曾经被劳教的地方开证明,我去了,他们问我是否“转化”,还炼不炼了,我没配合邪恶,结果没办成。同修说这次她進去找,我在外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邪恶不配考验。有同修的配合师父的加持,最后我的户口落上了。在照身份证照片时,有个民警过来说,要把我的手印取下来,我质问他:“我犯什么法了,你凭什么要我的指纹?!”民警灰溜溜的走了。

身份证办成后,对家人改变很大,丈夫认为炼法轮功什么都得失去的心态,一下子转变过来了。再没提办假离婚的事儿,而且对大法也有了正念,把A同修请到家中,商量着下一步应该把下岗买断钱也要回来。丈夫说要不送点礼吧,我说不能这么做,路要走正。通过学法,我和同修悟到否定旧势力经济上的干扰和迫害是应该的,但不是第一位的,讲真相救众生才是最重要的。我写了个申请书,写了被迫害过程,有同修配合去找了厂长,经贸局、劳动局、信访办等相关部门,我和同修配合,一个发正念,一个讲:因为炼法轮功做好人,被拘留劳教过,厂长就给开除了,为厂工作十多年,买断钱分文不给,家中生活困难,孩子上学老人有病。大多数人都同情的说:这钱应该给,但我们做不了主,你往上找。也有忙于工作我们不方便讲的,我俩就把名字记下来,然后给他们邮真相信。

就这样坚持做了半年多,终于有经贸局信访办出面把我的情况汇报到区长那里,区长同意给解决,说再等等,看原工厂有没有落下的,一起报上来批。这使我想到还有一个同修和我是一个单位的,也被开除了,现在还在狱中遭受迫害。当时我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看到弟子的心,不忍心再看弟子身处魔难,不落下一个弟子,我激动的流下了眼泪,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经历了很多魔难,我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我性格内向,不擅言谈,遇事好走极端,师父就给我身边安排了A同修。她外向坦荡善谈,我俩互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小整体,配合起来默契,这也许是史前不同时期结的缘,发的愿吧!

这几年我一直都在做服务员工作,工资很低,时间充足,不耽误三件事,可家人总不满意,我也没有真正站在丈夫的角度想,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心想只要自己看淡,不执著钱财,我又没用你养活,敷衍一下就行了。可是家庭魔难总是不断,后来通过学法向内找,我认识到了不在事情表面,是我考虑问题的基点总是放在为私为我的角度。如何从自我到为他的生命,这就是修炼提升的过程,我一定要真正改变自己,遇事替他人着想,找一份什么工作能够对救度众生有利,又能有足够的收入,维持家庭生活呢?看到身边有不少同修干刷涂料的活儿,我想试试,这活儿技术强,又脏又累,这倒没事,关键是得有同修教,不想给同修添麻烦,可同修心性境界很高,都主动教我,而且同修无私的把自己的钱,拿出来分,对半分成,怎么也推辞不了。在这过程中,我也不断严格要求自己心性,在很短时间内,掌握基本要领。现在我经常和同修B一起出去干活,她也是新学的,但我俩都能顺利完成。这活虽然很辛苦,但能接触更多的人,讲真相救众生。

家人再也不说我自私,我终于放下了高傲的架子,干着在常人来看最平常的活。正如师父在讲法中说:“不管怎么样吧,作为修炼的人,你们既然知道自己现在在社会中所做的这一切,甚至于包括你的个人生活,都在修炼范围之内,那大家就更应该严肃的对待你们身边所发生的一切,更严肃的对待你们这种没有形式的这种形式的修炼。”(《曼哈顿讲法》)

以上是我在工作和家庭这方面的一点心得体会,不正之处请师尊开示,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