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体学法中提高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二日】我们的集体学法小组是二零零六年组建起来的。开始组建时,我并不热心。四个人,就有两个同修不能读法。菊香(化名)小学没读两年,文化本来就不高,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所学的一点字都忘了,她不敢读。这么好的法,师父送到门上来了,不读多可惜。我们鼓励菊香:“读吧,慢慢读。不认识的字,我们告诉你。”她开始读了。大家耐心的听,读错了,同修给更正,有進步,就鼓励,有时她大声读,我就挨着她小声读。现在菊香完全能自己读法了,心性也在不断提高。

有一次,菊香贴不干胶时,被邪恶钻了空子,不小心从高处跌下来,额头上,眼下都受伤了,流了不少血。我们把学法点搬到她家里去。一天多次给她发正念,铲除邪恶。她没上一次药,没打一次针,伤口不久就愈合了。在师父的加持下,大家一起用正念解体了邪恶的阴谋迫害

李甲(化名)是九六年得法的。由于老伴、儿子都在外地打工,她就跟去,给家人做饭洗衣。直到前年要装修房子才回家。为了找回昔日的同修,大家劝她参加集体学法,迅速跟上正法進程。她参加集体学法不久的一天,李甲被摩的撞了。昏迷不醒时,被妹妹送到了医院。住院期间,她梦见自己掉進一个无底深渊,在这个深不见底的大黑洞里,她看到洞内洞外到处是龇牙咧嘴的恶魔。她多想有人把她从无底深渊中拉上来呀。

同修去看望她。启发她向内找,给她发正念。鼓励她不忘信师信法。她悟到了,对大家说:“梦中师父点化了我。邪恶见我开始精進,控制摩的司机讨命来了。师父还在管我,我再也不会离开同修,离开大法了。”她立即去办出院手续。医生,家人都极力反对。医生说,你的脑壳里面有淤血,过两天我们就给你开刀,这个时候出院,后果不可想象,我们负不了责任。”李甲坚定的说:“不要你们负责!我有师父管。”回家后,同修们都上门和她一起学法,给她发正念除魔。一个星期后她就恢复了健康。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组人数增加到十人以上。我们在“世界法轮大法日”那天,交流学习心得。通过交流我们确定:由一周六个下午学法,改为二、四、六三个下午集体学法,挤出更多的时间出去救人。

李甲担心自己不会讲真相,妨碍同修。每天回家后,在师父法像前合十求师父:“我不会讲真相,怎么办?我也要救人哪!师父,您帮帮弟子吧。”求过师父之后,就大量学法。读呀读。不久,她果然会讲真相了。师父见她有一颗救人的诚心,帮了她。现在,她和同修组成一个真相小组,奔波在城里、乡下、街面上,马路上……没有一点怕心,劝退的效果非常好。

马二姐虽然是个老学员。但是,老伴长期生病需要护理,儿媳上班,孙子需要照顾,还要给一大家人买菜、做饭、洗衣……自己长年腿痛的一跛一跛。但她知道大法好。坚持学法炼功,不吃一粒药,不打一次针。同修关心她,送她《导航》等师父的新经文,通过学习师父《北美巡回讲法》和《精進要旨二》中的经文后,她懂得了一个真修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的法理。参加集体学法后,她很重视学法。在点上,她认真的读,专心听,回去了,一有空就读。很快就跟上来了。开始,出去讲真相,她负责发正念。记“三退”名字。现在,她不仅在真相小组会讲真相,还能单独救人劝三退。为了多救人,她和同修一起城里、郊区、乡下,哪个角落都去,走几十里路腿不跛人不累。

陈大姐七十岁了。是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她五个儿子都在外地办厂,生意个个红火。她拒绝儿孙的再三挽留,毅然决定一个人留在家乡专心修炼法轮功。我们的集体学法小组就设置在陈大姐的家里。夏天,她给同修提供电风扇、凉茶;冬天给大家铺好坐垫,天暗了开电灯……大家常说:我们是修炼的,不是来享福的,陈姐,你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让我们太惭愧了。

陈大姐一字不识,也很快学会了讲真相。而且正念很强。一次,我们到火车站一带讲真相,走到铁桥桥头,碰到一个壮年男子,通过交流知道他是化肥厂的下岗职工,对共产党的腐败现象恨之入骨。所以,很快就被劝退了。还接受了真相小册子和真相信件。刚过铁桥,陈姐发现岗楼的警察抽出插在腰间的步话机正想打电话。陈姐发现了立刻轻轻说:“你的电话坏了,打不通。”电话果然没接通。他就派一个邪悟者到街上追我们。见到我们,他开门见山就问:“你有《明慧周报》吗?我想看。我也是炼法轮功的。”

“没有。”一个陌生人我不能随便相信他。

“你们资料点还有吗?”狐狸尾巴果然露出来了。

“我怎么会知道那个事?听别人说撕毁法轮功的资料要遭恶报,所以,别人给了我,我再传给别人。”他失望的回去了。

要不是陈姐及时发出那一念,我俩和我的资料点才避免了一场劫难。我们一直互相配合,协调一致。

一次讲真相时,来到一个菜场,忽然听到一声惊叫:“快呀!这里有个法轮功!”我回头一看,陈姐一声不吭的在发正念。原来,陈姐给几个摩的司机一人一个护身符。哪知他们竟如临大敌。我连忙回过头去装出批评摩的司机的口气说:“什么事?大惊小怪?给我看看。”从摩的司机手中接过护身符,一边看,一边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时命能保。”

接着,对司机说(也说给所有在场人听):“你们傻呀!这么个大男人没见过世面。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老人家修善,把你们当儿孙一样让你们平平安安,这是大好事呀!要不要?不要都给我。”站在我面前的年轻人听完,认真的看起传单来,其他两个也把里面的传单抽出来读,没有一个说不要的。

我和大姐配合默契,消除了一场场虚惊,解体了一次次的迫害。

在我们这个地区,我们的集体学法点开设的时间最长,参加的人数最多,到点上来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心性都在不断的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