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十年讲真相过程中,我没过一个年一个节,没过一个生日。家中亲人也学我一切从简,还挺高兴。我的三百六十五天就是讲真相,越是休假日越忙,因为各处都有人,求之不得。有时讲的忘了回家,有时讲的双方都有共鸣,从白天讲到掌灯时分。有的人问题提的很高,我把所提的问题当作验证我学法的程度而一一予以解答,对方满意而归。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女弟子,今年六十三岁。在师尊的导航下开始做“三件事”。记的第一次和人讲真相时,心里七上八下,只讲了十分钟就结束了,因毫无经验,一下子不知该如何收尾,就跟对方说:“我讲完了,下面该怎么办?”对方乐不可支的说:“那就再见吧。”我也笑了说:“对,再见吧。”现在回想起来还想笑。从此,我踏上了面对面讲真相的十年风雨历程。

初始,我的先生由于害怕遭恶党迫害而极力反对我修大法,并多次动粗,对于我天天外出讲真相就更不能接受了。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既把他看作是我的先生,但更是我讲真相的众生。我细心的、耐心的开解他,用“真、善、忍”善待他,用大法智慧面对他,并更加天天早起炼好功,读好书。家务事样样做好,中午饭烧好,把他的皮鞋擦得光光亮,一切收拾妥当,我就出门了,并坚定的告诉他:“我要出去讲真相!”他从此不再阻拦我。

我讲真相,不分熟人陌生人,也不看地位高低。通过讲真相实践过程中,我发现用“第一人称”效果最好,给对方的可信度高,对方很快就能接受。同时按照师尊在讲法中提到的几点讲真相:利用世间的法律;讲法轮大法如何好,修炼的受益情况和调理疾病情况;讲被迫害情况等。这样效果快又好,尤其是先讲宪法和法律:宪法第三十六~四十一条明确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等等,使对方立即明白了我们并不违法,是共产邪党在违法等话,如此一下子就加快了讲真相的时间,对方会如梦初醒的说:“噢,原来你们不犯法?!”下面的话就好讲多了。

在这些年中,我去过北京、区“人大”、党委、监察局、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寄真相信、挨家挨户发《九评》、小册子、面对面发神韵光盘,买上点心水果登门讲真相,走路中、上车、去公园、超市、书店、光碟店、各种商店、打的、买菜等,讲遍各个角落。有时来不及和对方多说,就记着师尊那句话:“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我立即发正念给对方,让有缘人得知真相。

有时下大雨,路上无行人,我就钻進一辆“的士”跟对方讲真相。我请他不用开车,并付足车资。这样对方乐得不开车又听真相,还不影响收入。因时间、条件、环境很有利,我讲的也更详细,对方聚精会神的听,效果非常好。分手时,对方连连致谢并表示不要车钱了。我说:“不行,我师父让我们要时时处处为别人考虑,你们开车赚钱也很不容易,你要真谢我,就收下这个生活费。”对方不住口的说:“法轮功好!法轮功好!你们师父是好人,是好人!”

有时去“律师事务所”讲真相,但对方要求先付咨询费才肯谈,我就按规定付上50~100元钱再讲,几个讲下来这个开支就不得了。但我想到邪党曾通知全国法律界不准介入法轮功的诉讼活动后,没有一个律师敢于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讲一句公道话,而他(她)们能站出来讲话也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我就要用神念破除人间这个恶念、去鼓励他(她)们认知法轮大法和有所作为。事实证明效果奇佳,他们虽在当时的大气候下不敢出面,但也鼓励我坚强的修下去。当然现在不同了,很多正义律师都敢于堂堂正正的为大法修炼者進行辩护了。

讲真相时心一定要在法上,要正,坦坦荡荡。遇到数次恶人逼迫,正念坦然化解,正念闯过惊险。仅举一例:一次乘车,我专找双人座好讲真相。可这次同座是一个便衣武警,我开始不知道。待我开讲一段后,他说:“你不要讲了,我是武警战士。”我说:“武警战士也需要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啊。”我继续讲下去,他突然变了脸,拿出手机开始拨打110。我当时第一个念头是“快下车”(因车还在等人,没有开),但即刻想到“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怎么能如此心虚呢!”我旋即飞速想到“发正念”,我反而紧紧贴在他身边一门心思发正念:“你的手机打不出去。”奇迹发生了,他的手机死机了,无论怎么摁也没反应。他反复的拍、抖,嘴里还叨咕着:“怎么回事,咦?!”我不停的发着正念直至车到目地地。至此,他和他的手机还在“发昏”呢。此时说什么呢,唯有谢恩师!

有同修讲我有文化,讲真相脑子反应快,嘴巴会讲也能说。我说:“错,你们用了人念,我以往在单位是受气包,只会掉眼泪,忍气吞声。学大法后,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而我的心又时时都在法上,师尊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没有杂念,心中只有三件事,一天不出去讲真相就难受,总有种紧迫感、责任感、怜悯感,可怜天下众生。而有的同修文化成度高,也能说会道,可他不出去讲又有什么用?有的同修在四处无人的旷野里和常人拔草药聊了个把小时却没想到讲真相,而讲起他的小孩子多么多么可爱能讲大半天。我这么说,不是为了自夸或者批评别人,我的一切都是师尊一路导航、指引并造就,没有师尊没有我!我是急师尊之所急,有部份同修至今还处在上述之状态而不自知。

学法、炼功,我是一直按照师尊的要求和明慧网的通知而做的。如果当天有其他大法事急需做而不能如常進行,那第二天一定要补上。我的体悟是:法学的好,遇事反应快,做什么事都顺利。就是偶尔做错什么了,也能及时在法中得以纠正!

发正念,我是最早期到各个同修处提示和示范师尊的发正念手势,并告知大家发正念的重要性和内涵意义。我不是负责人,但我记住师尊讲的大家都是修炼人,也都是负责人。为大法负责,为自己负责,为同修负责,为社会负责等话,自觉做到象金刚一样对待每一个整点发正念。有时因客观原因不能达到整点发正念,我也是按照师尊讲的事后赶快补上。师尊的法,师尊的话句句字字是真言哪!

这么多年了,做了很多,经历了很多,也摔过跟头,几天几夜也写不完,还要继续平稳的做到结束,真修上去,暂写到此吧,只觉时间不够用。最后,我更要做到师尊的《再精進》不离心,时时修自己,再精進、再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