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做好人为什么这样难?》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读了六月八日和九月十七日明慧网先后发表的一位陕西政法干部写的文章《西安科大前副校长杨恒青父子冤案》和《秉持正义 远离邪恶》及所附的西安科技大学杨恒青教授的“诉冤信” ——《做好人为什么这样难》,令人沉思良久, 感慨万端。

一、大法弟子不仅在做好人,还在救人

杨恒青先生是一位曾担任十一年大学校级领导的干部,在西安科大师生中有很高的威望。特别是修炼法轮功以后,他用“真、善、忍”法理教育着自己的家人。他的三个孩子在单位表现的都很出色也都在做好人,他的大儿子杨昭俊的事迹尤为感人。杨昭俊担任西科大机电厂厂长后,在父母的鼓励下他把朋友给他提供的、让他个人赚钱发财的热风炉技术贡献给厂里,为职工、为学校创造效益。杨昭俊为了将产品尽快推向市场,他组建公司、奔波在陕北高原为厂子创造了上千万元的销售收入,使厂子扭亏为盈,达到建厂以来效益最好的三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杨昭俊作为机电厂的承包经营人,在学校并不要求他上缴利润的情况下,他却把自己的经营盈余600多万元贡献给了学校,所以连续四年受到校方表彰。

大法弟子的好和善不只是表现在对自己和家人的严格要求,更重要的是把讲真相、救世人放在首位。因为人类大劫难将临,大法弟子有责任让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大法的美好,看到中共的邪恶,在这场正邪大战中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这就是杨先生为什么在2000年冒着风险要向省委写信“如实表达自己对大法的认识和对这场镇压的看法,诚恳希望中央尽快纠正这一错误”的原因;2002年他一家三人遭绑架,不言而喻也是因为讲法轮功真相遭到了迫害;在“诉冤信”中,杨先生毫不隐讳的讲明了自己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他说:“当我认识到了法轮大法神奇的健身功效、高尚的精神境界和超常的科学理念,明白了大法的洪传是在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时,我坚定了对‘真、善、忍’的信仰”;当遭非法逮捕时他写下了“我无罪,镇压法轮功的人才是真正的罪人”这掷地有声的字句;当谈到他被以“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非法判刑时,写道:“至今没有一个人能给我说清楚我们破坏了哪个法律的实施”?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违宪、违法的犯罪。他在信中以平和的语言和心态叙述着他一家遭受的迫害,表现了大法弟子的坦荡无私,目的是让各级领导和朋友们(也包括迫害过他们的人)不要轻信谎言,更不要对大法犯罪,应该了解真相、明辨是非,作出正确的选择。

二、“610”的邪恶与恐惧

杨先生在信中揭露了自2000年他给陕西省委写信后遭到与全国其他大法弟子一样所受的迫害:通报批判、非法拘禁、强迫洗脑、非法判刑。而他的家人受到的株连,尤其是他的大儿子杨昭俊所受的诬陷凸显了“610”的邪恶。

2002年,杨昭俊在父亲遭到批判的情况下被西安科大提拔为处级干部、当了厂长。2003年“610”要求学校撤销他的职务,学校却设法保全了他。由于他的努力和贡献,连续四年被学校评为优秀处级干部、受到表彰。可以想象,在西安科大,当人们议论杨昭俊的业绩时必然会把它和杨恒青修炼法轮功联系起来。所以,在“610”看来杨昭俊简直就是他们迫害法轮功的又一个障碍。妒嫉与恐惧,促使他们必除之而后快。“诉冤信”所披露的事实证明对杨昭俊被诬功为罪的构陷,实际上就是由“610”策划的一场阴谋。

2007年9月,杨昭俊刚被西安市检察院带走,陕西省教育纪工委就指示学校不得对案情自行调查要求与检察院密切配合;西安市检察院在案情尚未弄清的情况下,几天之内仓促立案、抓人;省教育纪工委的一位书记早早的就在许多学校和大会上大肆通报“杨昭俊私分公款、集体贪污”的案情,迫不及待的把杨昭俊炒作成贪污份子;虽然杨先生拿到了证明杨昭俊无罪的大量证据和四位知名刑法学专家认定杨昭俊等人无罪的法律意见,但检察官和法官们对这些却不屑一顾,强行对杨昭俊非法判刑10年;2009年6月杨昭俊向省高院提出申诉被无理驳回;今年7月杨先生准备到最高法院替儿申诉时,“610”直接派人出面阻拦。这些事实证明了杨昭俊实际上是“610”为了抹黑法轮功而制造和绑架的一名人质。

西安市检察院、西安市中级法院、陕西省高级法院为什么面对这样一桩明显的错案却敢于无视法律和事实,无视专家意见,无视中经前沿管理研究中心《领导参考》内参编辑部西北办事处的红头文件,无视最高法院和省人大对此案的督办意见而对杨昭俊枉法冤判呢?为什么那些检察官、法官敢用“杨昭俊他爸是炼法轮功的”去威胁律师和证人、威胁杨昭俊和杨恒青呢?因为他们清楚,在背后有一个凌驾于法律之上、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盖世太保”——幕后推手“610”。

然而令“610”意想不到的是,一位秉持正义的陕西政法干部在网上曝光了“610”对杨先生一家的迫害,令他们十分恐慌。所以他们一方面以炼法轮功的不能去北京为由阻挡杨先生替儿申诉,同时大造“一定要把杨昭俊的案子和杨恒青炼法轮功的事分开”的舆论,强要学校和杨先生承认杨昭俊没受株连。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白更加证明了“610”的心虚与拙劣。

在杨先生的信中还提到了一件事:因要赴京替儿申诉与“610”的来人进行理论后的第三天,7月10日上午他在家里突然接到一个女声录音电话:“我是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你有一张传票,这是最后一次通知你,你必须在今天下午4点到中级人民法院,否则将强制执行。”

当我看到这段叙述时立即联想到了因为揭露江泽民的“二假二奸”问题最近突然神秘失踪的湖南邵阳市的吕加平先生。他在8月8日也接到了与上述内容完全相同的录音电话,只是把西安市改成了邵阳市而已。这说明,这个诱骗电话是全国统一制作的“电话录音”稿,学员一旦轻信后前往法院,就会被秘密非法抓捕。这既躲开了群众的耳目,又达到了迫害的目的。这种把法轮功学员诱入陷阱以图继续迫害的邪恶伎俩,除了“610”安排和指挥,还会再有谁呢?

三、助纣为虐者当猛醒

杨先生在“诉冤信”的后边写道:“我只是因为坚持了自己的信仰却遭到迫害,而且被株连了家人。”所以,对杨先生的迫害、对杨昭俊的诬陷实质上是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迫害的策划主使者是“610”,但参与和帮着迫害的却涉及到许多人,包括户县的公、检、法,包括西安市检察院、西安市中级法院、陕西省高级法院、陕西教育系统的人以及“610”中的人。这些人都应读一读“诉冤信”,思考一下自己的行为。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和法轮功的反迫害这场正邪大战已历时十一年了,每个人都身在其中并摆放着自己的位置。历史正在展现着法轮大法弘传世界的时代潮流,也无情地证明着中共的解体指日可待。天网恢恢、善恶有报,当历史的大审判到来时,所有对法轮功犯罪的人都将受到正义的审判和惩罚!可能有人会说自己是受“610”指示、在服从着上级安排。但千万别忘记共产党历来是杀人灭口、杀卒保帅的流氓!相信人们一定知道那些曾是文革中的“支左模范”们被中共押到云南秘密处决的事实,也可能听说过江泽民曾提出用杀掉一批警察为条件以换取逃避法轮功在世界各国对他的起诉的消息吧!也一定知道许多行恶者遭恶报的事例吧!助纣为虐者历来是害人也害己!

在这里我向参与构陷杨昭俊的检察官、法官和某些官员进一言。面对那么多证明杨昭俊无罪的证据,面对那么多法学专家们的法律意见,你们置若罔闻。难道你们就不明白著名刑法学专家、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中国政法大学曲新久教授出具的《法律意见书》的结论吗?你们为了自己的私利、迎合了一些人的政治需要,对本案枉法冤判。你们以为有“610”的支撑、有恃无恐,但当本案平反昭雪时,第一个追究的就是你们,“610”绝不会替你们承担责任!

但愿那些至今还在助纣为虐的人能够很快的清醒,希望你们快快了解真相,读一读《九评共产党》,了解一下当前已有八千万人退出中共的“三退”大潮和“天灭中共”的历史趋势,走出谎言欺骗的泥潭,辨清是非、将功补过,勇敢的在网上声明退出中共,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做出正确的选择!我想这也是杨先生写这封信的最大愿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