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报大法之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

苦难中挣扎

九六年底,我慕名来到一家妇科医院做手术,手术在医护人员谈笑声中进行,由于半麻,我能从一只不亮的无影灯罩上看到医生谈笑的脸,他们那种满不在乎的谈笑使我伤痛心更痛,痛上加痛。好不容易熬到瘤子取了,伤口缝合了,我松了口气。突然有人说少一块纱布,我在无比痛苦中长叹一声。手术室内急促的脚步声、电话叫人声使我感到灾难又降临了!

我十岁之前生一身疮,三、四月发病时常常涂一身淤泥,是不穿衣服的,站在太阳下浑身发抖;十六岁时,我敬重的父亲被癌症折磨两年多,骨瘦如柴,用尽家里的积蓄,落得个人财两空好不凄惨;哥哥三十四岁时又得同样的癌症,历经两年多的病痛折磨,最终妻离子散撒手人间。而我三十九岁时被权威医院告知肾病综合症、肺结核等多种疾病;又被妇科专家告知患有多发性子宫瘤很危险,急需手术切除以防癌变后患,不得已又来冒险取瘤,心想挨一刀可少一样病,谁知又遇上了中共党文化教育下草菅人命的白衣狼。

半小时后先走的人到齐了,我的肚皮再次被拉开了,听说纱布见血会变小变红、和脏腑颜色差不多,所以找纱布比手术时间更漫长更痛苦。我丈夫从早上八点等到午后近三点都吓呆了,不知如何是好,自己连饭都不知道吃点。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缝针时又把膀胱和子宫缝在一起,大约五六天时,别人都准备拆线回家,我却因肠线脱落、膀胱的洞眼漏尿感染,肚子里痛的死去活来,脸变的青紫,时不时尿液象失禁了似的流出。输尿管插了二十五天之久,那种插了拔、拔了插的折磨,尿袋里漂浮的全是脓和血。白天晚上睡不下吃不下还恶心,双肾痛的要死,已控制好转的肺结核也开始发烧隐隐作痛,头昏脑胀。脖子发硬引申到椎骨也发硬,眼睛凹陷疼痛。大量药物也无济于事,生命在绝望中煎熬着。

医院三天两头催款,丈夫又急又气又恨,又不敢得罪医生,住院三十五天时,丈夫硬逼我出院等死,说再这样熬下去他会被折磨死的。可我不想死,我有未成年的孩子,还有年迈的母亲。我曾梦想去西藏求法,去深山老林拜高功师父,这早已成为泡影。可我还在盼出奇迹,哪怕是一丝希望我也盼。

听法三日病痛消

九七年九月十二日,我有幸遇到高德大法——法轮大法。引荐我的人不敢告诉我,怕我死在炼功场给大法抹黑。但她实在看我太可怜才告诉我的。这些人好热情,好象都不怕我那脱相的样子,耐心热情的教我炼功,还指给我看新来的学员小唐,说才来一个多月,她身上的病全好了。我满怀希望看着小唐微笑的脸,白里透红很精神,一看就是有文化有教养的大家闺秀,人虽话不多,但很温和,让我在羡慕之余还有几分敬畏,心想我什么时候才会象她那样幸运。

炼完功后,大家热心的指点我请一套《转法轮》、《转法轮(卷二)》、《精進要旨》三合一精装本,成本价十八元。我虽然很穷,但处于对他们的敬重,我还是买了。我心想看样子他们不嫌我病重怕传染赶我走的,我要听他们的话,和他们在一起。我有幸和好多人一起看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但我竟睡着了,一连几次,每次醒来都觉的脸发烧,感到无地自容,我咋这样丢人现眼,可是挺不了一会又低头睡过去了。就这样三天后,我身上的痛全消失了,成天手背肿的象面包,今天也消了,啊,太神奇了!多年来靠利尿药维持的苦难日子结束了。

我的两个孩子走入炼功,我的无神论的丈夫领来五六个同事让我教功,我家地上床上都站着人学功。我这个谁见谁吓的跑的人,竟被人羡慕、被人尊敬,没有文化却领着一帮子有文化的人为他们教功服务。我心里美滋滋的,身心舒服极了,我真的活的太有意义了。

我在心里千遍万遍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好!”我情不自禁的逢人便讲大法好,我骑车走路生风,不断背诵师父的《论语》,炼功抓的很紧,身上到处冒热气,头发也觉的被热气冲的竖起来了。为了听师父话做个好人,狂风暴雨来时本是去给女儿送伞,结果改道去给一个邻居送雨衣,狂风暴雨中伞打不住,在满小腿水流中行走很困难,泡在暴雨中却一点不觉冷,反而象是泡在温暖的洗澡水中,雨后天晴,身上的湿衣很快被满身的热气烘干。

迫害中证实大法好,劝三退救度世人忙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恶党铺天盖地的栽赃陷害,新闻诬陷我的恩师和大法,我的心如刀绞,为了不听这些栽赃谎言,将自己关在房子里学法。失去往日的同修,心里象滴血一样难受,这么好的大法千载难遇、万载难逢,我受了那么多磨难才得法一年多就被恶人构陷。丈夫从小让中共搞运动整怕了,因公公是国民党党员,他吓的功也不炼了,天天担心恶党整我会株连他。为了不让我出去洪法冒险,就千方百计让我听谎言新闻,我坚决不听,告诉他这是诬陷,他偏要我听,我就关门用棉花堵耳朵。他气的由开始推门到踢门,后来又抢我的大法经书,我为保护经书,任其脚踢拳打。逼的没办法我只好打开窗户,告诉他你要再逼我,我就要从三楼跳下去,他被吓住了,从此不再抢书了。其实师父讲过自杀也算杀生的法,我才不死呢,师父救我是让我修炼返本归真,我只听师父的话,决不给大法抹黑。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证实师父与大法的清白,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趁丈夫上班、睡觉时,我就抓紧时间复写真相传单,到各邮局去发,少至三封,多至六封,有一次被丈夫发现了。中共当局不敢直接找我,经常吓唬我那胆小的丈夫,使他不得安生。他气的急了盯我、瞪我,还不时的打人。恶党要他二十四小时盯着我,我就找理由和他分道走,这样我洪法就方便多了。我不管熟人生人逢人便讲大法好、大法蒙受奇冤,使很多人知道大法真相。

《九评》发表后,师父让我们大法弟子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救世人,我就从早期洪法这些人着手,每天能退三、四人。后来利用买菜、买东西劝退了好多人,没有一个人构陷过我,而且还保护我。他们说这里有个大善人,大家都知道,也有些人一直在找我,但他们没有恶意。我说这个大善人也需要大家为她的安全着想,不要到处找,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一个比一个好。

作为大法弟子,我要时时处处替别人着想,世人是重利,大法弟子不求名、不求利,把名利让给世人,世人就看这个觉的你好。举个例子,有一次买韭菜,小伙子说全拿走一元一斤,我说人家都是两元一斤,你给我这么便宜,我走了你和老婆吵架不好,就两元一斤吧。这时俩口子都感动的说现在还有这样的好人,我借机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明白真相后,他们给全家都做了三退。

常常是这样,真相讲了、三退做了,而且他们还把这些小事当作佳话、故事,一传十、十传百的讲。其实我和常人比只多付出一元钱,但它的真正意义在于四个生命得救了,当然要始终如一的做好讲真相、救度世人,大法弟子背后付出的是放下一切执着乃至生命。这个菜市场我可以随便花真相币,讲真相很容易退,我想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因素被解体了,恶不起来了。我住处附近有三个菜市基本上都没有邪恶敢捣乱,这里的公安我觉的见我很尴尬,不好意思。我最近有意和盯我的公安搭话,由于师父给我语言智慧,和他们交谈虽然没有直接讲真相,但还是觉的他们被大法弟子善的话语感动了,我也是有意让他们不要对救人的大法弟子犯罪,为日后三退铺路。

在讲真相救人中,佛教徒、基督徒、伊斯兰的人三退也很多,有时一天讲退一、两个,多时三、四个,这些人比那些没宗教信仰的人劝三退难很多,但只要碰上,我就会对他们说:法轮功是来救人的,真善忍是做好人的标准,灾难淘汰坏人,与好人无关。只要是真诚善良忍让,国家之间就不会用枪杆子说话,你忍一点,我让一点,谈判解决多好。国家不大打仗了,老百姓不用流血牺牲了。红旗红领巾是鲜血染成的,有什么崇拜的,崇拜杀人打仗流血牺牲的人一定不是好人。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如果家人都同化真善忍,离婚率一定降低,用拳头说话,其结果是家人如仇人,孩子缺爹少娘,很难教育。所以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明白法轮功真相,抹去兽印,就可在灾难来时保平安。不但不影响你的信仰,只会在你的信仰上添层次。这样一般人都会退出。现在我每天大约能劝退十到二十人,经我劝退的世人已有一万五千多人。

找回昔日同修两人,最近又碰上两位,我告诉昔日同修,不要再迷失了,师父一直等待,时刻在呼唤,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就是在等你们一起回家。分别时昔日同修感动的和我抱在一起泪水直流。

有一次打坐时师父用半边天空的玫瑰花鼓励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十三年的正法路,一点一滴都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细微点悟下,因“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有救人的心,师父就安排有缘人让我讲真相,才使我救人如鱼得水。中共恶党要人陪它下地狱,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让人有美好的未来,听师父话多救人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把法轮大法的福音传遍中华大地,传遍千家万户,使更多的世人在大劫难来时免于被淘汰的危险。

感谢师父,感谢海内外大法弟子的无私奉献。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