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不动摇 助师正法重任肩上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九五年,我有缘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就被“真、善、忍”的法理深深的吸引,从内心感觉“大法真好”。

在常人中我可以算是个精明的“女强人”,做事雷厉风行,也取得了令同事羡慕的业绩。我修炼的初衷不是为了祛病,但在修炼大法后,身体各种疾病全都烟消云散了,我在常人中养成的很不好的脾气、争斗心等许多不好的思想都去掉了,特别是学大法使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变化,单位里和我关系不好的人都说我炼了法轮功后脱胎换骨了,对我刮目相看。家里人自然也受益匪浅。

九九年“七•二零”后的一天,我和其他同修在早上集体炼完功后就启程去北京护法,为大法讨个公道。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平安返回。

九九年十月份,我和其他同修一起第二次進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被不法之徒绑架。五天后又被本地不法之徒非法关押拘留所四十多天。不法人员还勒索了我三千多元钱。二零零零年七月五日,我和其他同修第三次去证实大法,因为邪恶封锁,我们中途由车转船,经过许多转折最后到了洛阳。当时师父发表了经文《走向圆满》,我看后悟到应该去找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走出来证实法。我去了兰州。在火车上被查身份证的恶警绑架了,后被本地邪恶劫持,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又被非法勒索了三千元钱。

二零零二年,本地同修集体学法时,遭恶人告密又遭到邪恶非法关押半年、敲诈了一千元血汗钱。被邪恶非法关押在本地看守所后,我坚持和同修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发正念,“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不管环境再险恶,我都坚持与警察面对面讲真相,靠着师父和大法给予我的智慧,讲的恶警哑口无言,他们也就想不起该怎么迫害我了。我把师父的法装到脑子里,遇到任何情况师父的法都会自动显现在我的眼前。当邪恶看守所的上级多次来检查时,我都会大声的喊冤:“我们大法是被冤枉的!法轮大法万古奇冤: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好人!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没有违反国家哪一条哪一款……”恶警非法提审我四次,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没有任何怕心,坚持正念给他们讲真相,最后他们表态:再也不提审我了,最后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没有向邪恶作任何妥协,正念闯出了魔窟。

关键时候能够正念正行,完全来自于多年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我在个人修炼时期学法经常是一学就是两、三讲《转法轮》,同时坚持学经文。发正念一天我最多发过二十二次,不管严寒酷暑都坚持参加集体学法。

我坚持讲真相,在讲真相之前都发正念。有一次坐汽车進城,在汽车上和人讲真相,开始只有九个人,后来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满车是人。听到我讲真相,由于受中共邪党的蛊惑开始时有的人对大法真相有所怀疑,通过我善意的解释,告诉他们大法能给人带来福份,最后他们都相信了。

有一次在火车上讲真相,我给旁边的人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及如何被迫害,当时就有明白真相的人激动的喊:“法轮大法好!”

师父在法中讲了“三退”的重要性后,我就开始劝世人“三退”。先为自己的亲朋好友办“三退”,然后帮有缘接触的人退出邪党,针对不同人的执着用不同的话题给他们讲。比如与农民讲真相可多讲一些神佛,因果报应之类的话题;与有地位的人讲真相,可以讲一些政治运动与共产邪党的起源与人生平安之类的话题;与学生可以讲平安与人生前途之类的话题;和病人讲真相可以讲一些大法祛病健身的事实与退邪党保命之类的话题等,效果一般都比较好。

明慧网开始向全球大法弟子发出发正念铲除邪恶的时候,我在发正念时,天目看见另外空间里的邪恶铺天盖地的蜂拥而来,我默念起师父教诲的正法口诀,邪恶马上就解体了。有的邪恶向我求饶,叫我别念正法口诀了,说它的头痛死了;还有的邪恶跪在我面前求饶,变化成我亲人的形像,我毫不动心,继续发正念,它们马上解体了。有时候发正念听到“砰”的一声,只见从手掌中发出导弹原子弹一样的功能去除恶。发正念入静时自己元神象树叶一样在空中轻轻飘,有时飞到了半空中,最多一天发过二十二次正念。开始发正念时,发完了正念自己也感到精疲力尽,全身疼痛,在另外空间发正念就是一场正邪大战。从师父的讲法和实践中我体验到发正念极其重要。

在过心性关时,有时过的剜心透骨,儿子媳妇的家庭矛盾;孙子、女儿和女婿、财产,等等,等等,真是有让人操不完的心。师父说:“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转法轮》)我在家庭矛盾、利益面前,坚持做到不动心,最后矛盾迎刃而解。有一次,我被同修冤枉,给我造谣,不明真相的同修纷纷都用奇异的眼光看我。我就向内找,多学法,我把师父的法记在心里,不去计较别人,后来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和同修珍玉组织过同修开法会,感情很深厚,珍玉不幸在旧势力的迫害下以病业状态走了,在珍玉刚去世时一些同修希望能把她唤回来,我在发正念时看到珍玉来到了我跟前,讲了几句感谢的话才依依不舍的走了,我的泪水不住的流了下来,千万年为法共历艰险的同修之义涌上了心头,失去一个大法弟子我感到无比的痛心与酸楚。

我现在就象四海为家一样,经常四处去给同修送资料,联系证实法的协调之事,既然是为法而来,就应该无怨无悔的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