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让我重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病魔缠身

由于自己从上学一直是老师心目中最好的学生,工作后一直是县、系统、单位的“先进生产者”,所以一直认为自己一贯正确、清高,我还是个性子急躁、认真、不让人说的人,丈夫在政府工作经常下乡,我一个人带三个孩子,还要上班,怕迟到经常不能吃饱饭就上班,由于妇产科工作性质特殊,不管严寒酷暑、风雪雨夜,有患者随叫随到,一次丈夫晚上回家,看见三个孩子东一个西一个的和衣而睡我还没回来,等我忙完回家做好饭,叫孩子吃饭也叫不醒了。正因为自己的付出才得到领导、同事、患者的好评。

因我超负荷的工作,四十岁刚出头就身患十几种疾病,如:高血压、冠心病、脑供血不足、十二指肠溃疡、神经衰弱、额窦炎、鼻窦炎、慢性鼻炎、鼻息肉、关节炎、双膝髁间骨质增生等等,身体抵抗力低下,二、三天感冒发烧一次,全身浮肿,上二楼都要歇气。为治病先后去了省医大一院、北京阜外医院、铁路医院、海军总医院,专家最后告之:回家用药维持,想治好不可能,病情不进展就不错了。外出治病钱花不少病没治好,也使我失去治疗和活下去的信心,在丈夫和同事的劝慰下,为了这个家,抱着活一天算一天的思想在挨日子。

得法重生

由于我性格正直,从不接受患者吃、请、送,自己也不吃、请、送,所以不少人说我好,劝我信佛、信基督教,由于受中共无神论的洗脑,我从不相信。我说:“我只信靠自己劳动,吃饱穿暖就行了”。九七年、九八年我地练气功的人不少,我从不过问也不动心,我这样的人是不容易轻易信仰什么的。

九八年来了一个乡村医生对我说:“有一种功叫法轮功治病效果好,我村不少气管炎、肺气肿、肺心病、高血压、冠心病的人,病都治好了,去煤矿装煤挣钱了。”我听后急切的让她教我,她说:“我也不会”。后经我夫妻多方寻觅,终在九九年一月份得法,由于我处书缺,十几个人只有三、四本书,学法少,只重视教功,我练一天后病情加重,失眠、头痛就不想去了,经丈夫劝说又去了炼功点,听同修说那是好事,借给我书看,师父说:“真正炼法轮大法的人,你能够把心放的下的时候,从现在开始都有反应。”(《转法轮》)以后每晚有时间就去炼功点,经过学法我懂了“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转法轮》)

明白法理了,做事处处考虑别人,别人说好说坏也不动心,心态平和。炼功近二十天,同事问我:“你这么长时间没感冒发烧了?你用丙种球蛋白了吗?”我说:“没有,我炼法轮功了!”我这才注意到自己全身浮肿消了,头不痛了,鼻子通气了,不用张嘴呼吸了,也能闻到味了,也能吃凉东西了,能用凉水洗头了,胃也不痛了,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同事亲眼目睹我的变化,有四、五个人也走入大法修炼了。

大法显神威

转眼九九年“七﹒二零”到了,天象塌了一样,电视、电台、报纸到处都是谎言,诬蔑诽谤,栽赃陷害,谎言掩盖了真相,乌云遮住了太阳,“七﹒二零”当晚我一边炼功一边哭,心想:这么好的高德大法不让炼,是不是中央领导脑袋有病?!提高身体素质,提高道德水准谁能说不好!真善忍不让学,学什么?我坚决要修到底!上班时同事讲电视歪曲大法的事,我就告诉他们不是那么回事,真实的是什么是什么。从此后我夫妻俩在家炼功,但录音机经常绞带。直到一次“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分管监视我的人让我写认识悔过,我不写,我给他讲了:我以前十几种疾病去北京看,专家都治不好,炼法轮功近二十天全好了,法轮功让人道德回升身体健康,讲真善忍多好哇!我悔过,我后悔炼的太晚了!想让我象以前那样痛苦的活着吗?不!我还要炼!死我也不怕。他看我态度坚决就走了,从此后再炼功录音机不绞带了。

一次去女儿家串门,吃鱼时不慎将鲤鱼腹部的大刺卡在咽喉处,上不去下不来,各种方法都用了也无济于事,女儿打车要去医院,情急之下我想:我是大法徒,我求师父救我。一念后马上鱼刺神秘消失了,以前女婿说:他见到就信,这就是师父让他亲眼见到,孩子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威。

一次晚上发真相资料下楼脚踩空,使我踝骨着地扭的踝关节咔嚓一声,我想“我在救人没事的,师父救我。我咬紧牙关把剩下的几份都发完了,到家一看,踝部肿的又紫又粗,第二天整个脚、踝、踝上三、四寸都青紫,每天我照样学法炼功,不能双盘就单盘,十几天后就行走如初了。留下骨突出、骨折后十几天就康复的奇迹,显出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二年单位领导被同事告了,纪检委来院调查,他们听说我与院长有矛盾找我谈,我说:“我以前是没有修炼,那时我们有矛盾,现在我炼法轮功了,法轮功教我们遇到矛盾向内找,过去就过去了,我不能落井下石。我们师父说:‘在世间这些利益面前不动心,在气恨面前还要微笑着对待着这一切,矛盾中还要找我们自己的原因,这是常人做不到的。’(《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不能只看院长的毛病,我也有毛病。”以后院长在会上多次讲法轮功好,某某跟人学法轮功变好了。这使他对大法有了正确认识。

谁炼功谁受益。我二周岁的外孙女,每个月生病四至五次,每次医生开药就是打点滴五天,孩子痛苦大人上火,孩子整天只是喝点奶粉,不吃饭,瘦的皮包骨还贫血,无奈,女儿把她送到我家,当天她就坐我怀里和我们一起学法,有时也跟我们一起炼功,不长时间病也好了,一年后她也与我们一样读《转法轮》每人一段,背《洪吟》她经常背〈威德〉,胆子也变大了,以前经常从梦中吓醒哭喊,以后都好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