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神功──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当今人类危机四伏,世风日下。法轮功象一股清泉从遥远的天际悄然而来,流淌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公园里、大街上,到处悬挂着法轮功免费教功的条幅,伴随着优美清纯的音乐,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了修炼“真善忍”的行列……没有国度,没有阶层,没有贵贱之分,法轮功从中国走向世界。

一九九六年八月九日,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在极乐寺门前的小摊上请回了《转法轮》这本书。我清楚地记的那天晚上,丈夫值班,我却一夜未眠,通读了这部宝书,当时只觉的好,因为书上写着“真善忍”,让吃亏,不占便宜,在当今的社会,有些人恨不得把别人兜里的钱都弄到自己这来,谁还想吃亏啊!这法轮功师父讲的太好了,就凭这一点我也得学。第二天早上,我找到法轮功炼功点,辅导员告诉我八月十一日在一同修家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

当时我心里还有个结,因为《转法轮》书上写着法轮功不治病,可自己却一身的病。当时我有两样病最重:脑血管偏头痛和溃疡性结肠炎。平时头痛的各种滋味别提多难受了,单位开个会就能昏死过去,胃肠病就更重了,八十年代我每月花四、五百元吃汤药,单位还送我去疗养,什么招都想了,就是不见效果。

我到同修家那里一看,这些法轮功同修们都挺好的,我想:别想那么多了,学吧。九点钟放录像,十点钟我就有反应了,头逐渐越来越疼,还一遍一遍的上厕所,怕影响别人,只能在客厅站着,李洪志师父讲的什么也没听进去,光在那折腾了。好不容易听完了,回家一头扎在床上起不来了。同修却说:“你缘份大,李洪志师父给你清理身体啦,你坚持来啊。”

一星期过去了,奇迹发生了,我的腹部不胀了,胃也不难受了,还能顺利解手了,而且还很正常,纠缠了我二十年的病一扫而光。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我家人口少,生活条件也不错,九十年代就住上了九十来平米的大房子,可就让我这一身的病折腾的一家三口都没有笑的模样。这回可好了,修炼法轮功这么几天病就好了。但我心里还不踏实:得病如山倒,去病如抽丝,吃药打针还得有个过程呢,这么几天真能好利索了?先吃个香瓜试试。以前我花三千多元吃中药,稍有好转吃个香瓜就彻底完了。所以这回心里也没底,先吃半个吧,过一会没啥事,又把那半个吃了,还没事,看来是真好了,那就吃吧,一天我吃了十个瓜,竟什么事也没有。至此,我才真的相信我的病的确好了!法轮功真神奇啊!过去不是新鲜的东西我不敢吃,好东西吃完还坏肚子呢,现在大米粥酸了、馒头坏了,吃了都没问题。去年大姑姐住院我去护理,正值夏季,买来的干豆腐丝一会功夫就粘了,我没浪费,也吃了,同室的人吓得说:“干豆腐丝坏了可不能吃啊!”我笑着说没事,他们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后,都说:怪不得这么打压人家还炼法轮功呢!法轮功真神呢!

我已过花甲之年,冬季里有时候忙了就用冷水洗头,然后就出去,也不感冒,头也不疼。而在我年轻时,夏天热,为解凉用凉水洗过一次头,谁知痛得象万支钢针似的扎在头上,站在太阳下晒都不敢离开。

修炼“真善忍”后我的这些病就彻底好了。现在我虽然是花甲之年,但从未觉的自己老了,这一百多斤就象没长在自己身上,两条腿轻松自如,全身哪也不难受,真正体会到没病的幸福和喜悦。法轮功真是神功啊!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邪党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也曾被劫持到看守所、劳教所。二零零零年,在狱中我遇到许多神奇事。一位叫杨世荣的农妇,她原来身前身后两个大罗锅,修炼法轮功后两个罗锅都消失了。我问她见过李洪志师父吗?她说没有。她还没见过师父的面罗锅就没了!连她当地的乡镇头头都说:“你还不上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去!”

还有一位年轻漂亮的法轮功学员,看她的样子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修炼法轮功前是个大小便全无知觉的高位截瘫的患者。

还有一个监狱里的牢头,她跟我讲她是个诈骗犯,自己给自己量刑七年。我给她讲了法轮大法的神圣与美好的真相,她让我把李洪志师父写的《洪吟》给她抄一份,从这以后整天偷着背念,行为上也按着“真善忍”去做。结果得了善报。有一天警察喊她签字放她回家,她惊讶地眼睛瞪得老大。她说:法轮大法太好了。

隔壁监室的一妇女是搞财务的,因经济问题被老板一纸诉状告上法庭。她明白了法轮大法真相后奇迹发生了,老板撤诉了,并把她接回公司。

这些事象故事一样在犯人中间流传着。李洪志师父说过:“不计一切众生过往之过,只见众生在正法中对大法的态度。”(《向世间转轮》)我深深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

在我修炼的十三年里,这样神奇的故事太多了,用尽人类的语言也不足以表达我们法轮功弟子对李洪志师父的崇敬和感恩之心。

希望众生能记住法轮大法的美好,在这新旧宇宙交替的时刻擦亮双眼,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脱离它,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