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

眼见为实的我转变了观念

三十出头的我,常常被尿管结石的病痛折磨所揪心。看了几次专家门诊,均说:只有手术才能解除疼痛。当时家庭经济有限(丈夫一人上班,我生孩子后就没上班了,只拿生活费,还要养一个没有分文收入的公公)。况且当医生的哥哥说:开刀也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相反结石还容易长在刀口处,以后更糟。可不,我这么年轻要经历两次手术(生小孩剖腹产)岂不元气大伤,对小孩家庭都不利。如不到威胁生命之时,绝不手术。转念又想听人讲过气功能治病,只要能免去皮肉之苦何不尝试一下。虽然是想到了气功,可也没有马上去找或者要练某种功。

大约在一九九三年三月十二日,我去送孩子上幼儿园的途中看见七零一所门口贴了张气功咨询告示:法轮功是按宇宙演化原理修炼,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我们修炼……反正现在没事,送完孩子上幼儿园到里面去看看。

来到咨询地点七零一所礼堂门前,有大概二十几个人在询问及接受治疗,我一直在旁边观察着,等到师父本人到场时我才上前请求治疗。虽然师父亲自给我动手了,可当时我不仅半点悟性没有,还带着怀疑的想法。心想:就这样在我背上拍打三下(腰部有一种清凉感觉),划啦几下就不用去医院吃药打针病就好了?简直是天方夜谭,令人难以置信。

过了一会儿,一对中年模样的夫妇搀扶着一位老太太过来求师父给治治她不能行走的病。经由师父调理不到一会儿,老人就能独自走路了。在场所有人都见证了这一幕,并为老人前后判若两人行走自如鼓起了掌。对于我这个眼见为实的人来说思想开始发生了变化,因为这摆在眼前活生生的真人真事,不得不叫人信服,看来法轮功是能治病的。

人往往形成的观念是很难轻易改变的,即便我亲眼目睹师父治愈了老太太的病,我对法轮功还是将信将疑,在这种思想状态下,我参加了武汉第一期法轮功传功讲法班,十天班下来,对什么是法轮功还是没有一点概念。唯一感觉就是一身轻。但在这次班上发生了一些神奇的事,现在想来仍然是记忆犹新。

班上,一个二十几岁的母亲抱着一个一、二岁的娃娃来听课。一打听,原来这个小孩患有白血病,医生告知活不了多久。可怜天下父母心,医生已经下了结论,她是把自己小孩生命唯一希望寄托在法轮功身上,否则她不会坚持天天来(现在看来这位母亲的悟性比我高多了)。而后小孩到医院复查一切正常。医生都感到惊诧。学习班结束时,小孩父母送了一面锦旗给法轮功师父。这样神奇的事太多……

虽然自己参加了法轮功亲授班,也看到了发生在别人身上神奇事,可自己对法轮功还是模糊不清。而此时的我(从小到大所受的“眼见为实”的教育)对法轮还是没有多少心动。

可为什么老太太,小孩的病(都是医生治不好的)一瞬间好了呢?!这眼见为实摆在眼前的一个个神奇事又怎样解释呢?

带着很多疑问与不解,我买了一本《法轮功》想细细了解一下。

一看不打紧,我完全被书中阐述的法理与功法所折服,产生了共鸣。此刻有生以来最奇妙的事发生了。看着,看着我整个人转起来了(微微的转)。当时我的头脑十分清晰,这一下完全颠覆了我先前对法轮功愚昧无知的肤浅认识,于是我一气呵成看完了这本书。

当我看完书起身拿木叉收衣服时,奇妙的事情又发生了。发现鼻子上有一个大约二厘米的金黄色的圆圈在旋转。估计时间有一分钟左右,接连发生两个奇事令我很兴奋,最初看书觉得说的有点玄,但给我的感觉就是玄的。(先前我看任何书未曾有过的现象)这个”玄”的意思是说书中讲述的不是课堂上能学到的,但感同身受的发生在自己和别人身上的种种神奇是科学所解释不了的。此刻我感受到原来患的尿管结石的病好了。

看来此书非一般啊!

法轮功的著作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我被书里所阐述的法理所折服,并决定修炼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

别有洞天——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因为法轮功要求修炼人做好人,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也用大法来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

有一次,单位的职工交会费,最后汇总的时候还差一份。硬说我没交,我明明交了,而且当时有一个证人,可他却不出来帮我说话。当时我很生气,不一会儿想到《转法轮》里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很快,我的心态就平和了,不生气了。要是我没炼法轮功的话,肯定会大吵大嚷争个你死我活的,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还造成不好的影响。实际上在修炼过程中方方面面提高心性的事例很多。

另外从身体健康方面谈谈个人在法中的认识。为什么真正修炼大法的人身体都健康了,无论他们曾经罹患的是大病或小病、癌症或不治之症?我想,第一,我被大法中所讲的一切所震撼,因为书中讲的都是天机;第二,我相信大法中所讲的一切,因为讲的都是真理;第三,我尽量(严格)按大法中所讲的一切去做,因为我想当个智者。

《转法轮》书中告诉我们,“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当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受无神论影响的人可能会想:哪有前身后世啊?比如科学只告诉我们人都生活在无处不在的空气中,都知道它看不见摸不着,这些都是科学告诉我们的。那么科学没告诉我们的就不存在吗?看不见摸不着的不只是空气呀!科学本身也从没下过这样的结论。看不见摸不着又实实在在存在的何止是空气?再说人都有祖祖辈辈子子孙孙,往上三辈往下三辈很难见到。看不见摸不着他们,是否他们就不曾存在过呢?不能用自己的一个轮回经历来考量一切。古老的中国历史是上下五千年。都知道“善恶有报乃天理”。我炼法轮功后没去医院吃药打针,尿管结石的病好了,这用科学能够解释的通吗?那科学告诉我们的都是对的吗?通过修炼我明白了科学只是科学,它不是真理。所以不能以科学作为衡量事物的标准。本人从“文革”开始读书,在十年浩劫之中没学到什么文化,是法轮大法开启我的智慧,让我找到人生真谛,并审视从前的一切。我改变从前的思维习惯。

师父把人为何会生病的根本原因揭示出来了。说心里话,通过修大法使我做好人的同时,身体也健康了,何乐而不为呢!在矛盾面前,在困难面前,在利益面前都很坦然。身体也轻飘飘的,心里也非常祥和。只要是在修炼大法的都有同感。毫不夸张。

修炼大法这么多年自己及全家人身心受益匪浅。丈夫跟儿子也很少生病。特别是在我修炼前,丈夫有段时间一直被椎间盘突出病痛所缠绕,吃药打针,过不长时间又犯了,他很苦恼。一九九四年六月,我在郑州参加师父传功讲法班,有一天师父说给参加学习班的每个人祛一个病,自己没有病可以替亲友祛一个病,当时正值丈夫发病频繁。我就想了他的腰椎间盘突出病,不几天我回到家里他真的不痛了,十几年过去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复发,再次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真是体悟到师父讲得句句是真言:“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能修大法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可以说修大法的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信的话,你去看看大法的书,肯定会有收获的。说不定你也会成为一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呢!

俗世红流醒 方惊天地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一天,对于大法弟子来说非同寻常。下午一点钟左右,电视机播出“取缔法轮功”,接下来的日子连篇累牍的构陷、污蔑,铺天盖地般压下来,这些都没能改变我坚信法轮大法的心。因为我知道了法轮大法是正法,除了看到中央电视台里的自焚和杀人,在日常生活中,你看到哪个法轮功学员采取过暴力行动或者其他过激行为,危害社会危害他人了?

法轮功怎样只有我们炼法轮功的人心里最清楚,最应该有发言权。可当时只允许一个声音发出(那就是CCTV),这是众所周知的,很显然是不讲理的,打压法轮功肯定是错的,也是不得人心的,更是愚蠢的。

而这种无理的打压已经持续十一年了,还在继续着,可以说这是全中国人民的悲哀和灾难。也同时拷问着每一个人的良知。十一年了,中共不但打压不了法轮功,反而打压者把自己打下去了,因为打压已经失去民心,说心里话,这场打压更让我看清善与恶,我比以往更坚信大法。

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实实在在的在做好人,这是从上到下众所周知的。师父在《精進要旨二》〈理性〉中讲过:“因为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那么在这善与恶的交织中你怎样抉择,这会关系到你的未来。因为“善恶有报乃天理”。特别是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人,后果不堪设想。这就是为什么十一年来大法弟子不顾个人安危、家庭幸福、个人前途到北京去上访,坚持不懈向不明真相的人讲明法轮功真相的真正原因。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有史以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冤案之一。你们可以不相信因果报应,难道你们就不为你们的将来的前途着想吗?

鉴此,我想对能看到这份体会的人及住在同城区的善良朋友们提个醒:中国人讲天时地理人和,不同的天象会给人类社会带来不同的状态。现在不讲看不见摸不着的,只讲大家看得见的天灾人祸:汶川地震带来的余悸尚未消去,玉树地震又来了。再加上近些年全国此起彼伏的各种灾祸,那种不祥之感仿佛近在咫尺。中华文化又称神传文化,善恶有报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普世价值,我们祖先用这一普世价值衡量着一切,无论是当朝的皇上,还是布衣庶民,都用因果报应来算其得失。执政者腐败,对百姓暴政,丧失德行,都将食其恶果,遭受天谴,上天便降临灾祸以示警示和惩罚。悉数中共执政六十年的所作所为,搞运动屠杀无辜百姓无数,掠夺财产,破坏山河,摧毁中华五千年文明,用“无神论”泯灭人性和良知,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人士惨绝人寰的迫害,其累累罪业早已天怒人怨。

所以才有今天中国大陆天灾人祸层出不穷,才有七千万中华儿女声明退出中共。假如哪一天,朋友们得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后,请一定要好好珍惜,互相传看,告诉亲朋好友,记住常念“法轮大法好”,不要丢失浪费真相资料,相信就会有美好的未来。

由于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