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就能走过家庭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一个多子女家庭,脾气特别不好,特别是在家里,没耐性,有时谁惹着我、气着我,就忍不住和他干,在修炼前,还好骂人,有几次还对妻子动过手。九七年初入大法,修炼走过弯路,退休在家已十来年,我的家庭关始终过的较为艰难,总是一波三折。环境的好坏代表着个人的修炼状态,同时又直接影响着做好“三件事”。

修炼初期,孩子都在外地上班、上学,妻子就成了我修炼的“绊脚石”。我一炼功,她总是挑毛病,总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给你来一通。刚开始也有时气不过,后来想想修炼人不能跟常人一样,当然,当时还不懂得向内找。有时她说的话还真很刺激心性,那我就想我得忍着点,我说这功法特别好,教人做好人,去病健身有奇效,你不要老跟我过不去。但效果不大。没办法,她白天不让我炼,我晚上炼,晚上不让炼,等她睡了我再炼。寝室或客厅不让炼,放电视干扰,那我就到厨房炼。心想你不让炼,我也得炼,我得按着法的要求做,因为我想从人中拔出来。最让她不能容忍的是我参加小组集体学法,她千般阻挠,万般干涉,骂骂咧咧,说:“那么大个领导(某事业单位一把手),一个男子汉,动不动就和一帮家庭妇女在一起(小组就我一个男的),太没自尊了等等。”

因为我走入大法时目地很纯正,就是要找一块无私无我的净土,修得正果,这也是我多年坚持追求的。再加上学法炼功,知道不能为之所动,必须走出去,按师父要求做才符合炼功人标准,你再不高兴,我也得去学法,这样渐渐她也收敛了一些。这以后在我的努力下我家成立了一个十来个人的学法、炼功小组,她基本上不再多管了,一些邻居也参加了学法炼功,不久市里的法会上我还交流了自己学法炼功的体会,后来,我还成了我们那片的大法负责人。

可是好景不长,风云突变,还没等邪党开始全国性的迫害法轮功,本地邪党组织就抢先一步首先对我進行所谓的谈话,群体围攻,开批判会,写检查,打黑报告等一系列迫害手段,当时我根本就没配合邪恶,没动摇。等到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本地邪党组织好象得到了尚方宝剑,动用公安局進行非法搜家,扣押了身份证,黑白监视我的行踪,单位还有监控人,有一次非法搜家,我妻子受到了惊吓,得了病。就这样持续了三年多。

这时有两个孩子要提干,邪党来人来函搞调查,法轮功就是调查的重点。就这样这些邪恶的事情出现后,我妻子可得着理了,说你要早听我的多好,就没有这些是非了,你家出身不好,受了三辈子气,刚摘掉地富帽子没几天,气还没喘匀,这下你炼功,儿孙们又要跟你遭罪。所以自从迫害开始,她就把我看的死死的,就连给同修打个电话,她也要给挂断。由于在恶劣的环境的压力下,学法不深,怕字当头,执着心重,特别是为情所累,怕给子孙后代带来灾难,心想,为了自己的得道给家人造成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未免有点自私了吧(其实是一种邪悟、是情、是借口),不炼就不炼吧。忘记了师尊《为谁而修》、《大曝光》等经文中的超前警示,在不坚持炼功的情况下,心性自然就降了下来,这样在邪党公安又一次非法抄家中,向邪恶妥协了,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摔了跟斗,有了污点,愧对师尊。

离开大法后,身心逐渐有了疾病,心情抑郁,后来多种疾病缠身,走向了寻医问药之路。可是经济上倾其所有,用尽了各种办法病是一点也没好,而且越治越多。

在我绝望的时候,在一个新的居住环境下,我几乎每天都能捡到大法真相,看过两次后,我猛然想到同修在干什么?我在干什么?我不是在为维护自己那点私利、私情而苟且偷生吗?我这不是出卖了神佛吗?是变节、是犯罪、是犯了天法,真是无地自容,痛苦万分,追悔莫及,每天在痛苦中煎熬着。由于离开大法时间太长了,书也没了(让亲属给藏了起来),动作有些也搞不清楚了,想从新修炼,没有法,怎么办,我只好每天多捡点大法真相资料,重新发放,多数放到有人用的报箱里,来洗刷自己的污点。当然这些家人是不知道的。此时是零四年,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多。

是师尊看到了我还有一颗从修大法的心,给了我机缘,使我又神奇般的在新的居住环境下从新请回了《转法轮》等大法书,联系上了同修,解决了我修炼路上急需解决的难题。我是手捧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泪水涟涟的从新走回修炼的路上。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还认我这个弟子,我还有什么理由不赶快爬起来去做“三件事”,还在那后悔呢?这回我暗下决心,紧随师父,坚修到底,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决不反悔。

此时我与儿子、媳妇住在一起,做“三件事”开始我是背着他们,我把真相资料放在一个保密的地方,一点点找机会往外发。利用出去办事、买东西的机会讲真相,劝“三退”,但学法炼功就不能背着,不长时间家人就知道了。妻子非常生气,说日子过得好好的刚没人管了,你又整这个事,让儿子厂子里的人知道了,影响儿子的工作看你怎么办。后来儿子也知道了,他把我的书和资料摔在地上,要把我赶出这个家,他感觉压力大极了,这也是中共邪党迫害中国人太厉害、太长久的缘故。他把此事向不在身边的兄弟姐妹作了通报,让他们一同来想办法阻止我。看到他发这么大的脾气,还是第一次,不免心里有些紧张,转念一想,不管他怎样对我,我也决不停止修炼的脚步。当时由于刚走出来,在修炼的路上已经落后了,光凭这一回我要坚修大法到底的决心和勇劲对待他们,带着与他们理论个高低,心想跟邪党组织没地方说理,跟你们我这个当家长的还弄不出个酸甜,怕你们不成。明显的争斗心,我说:“为了你们我丢不下那个情,不炼了,结果怎样,弄的浑身是病,看了几年病,花了几万元也没看好,这几年看病你们谁管我了,我有病那么重,你们谁都不害怕,我炼功炼好了,你们却害怕了。我过去不爱干家务活,现在修好了,家务活也能干了,你们却在我头上动土。动不动就和我过不去,功我是炼定了,你们爱咋咋地!大法书就是我的命,谁再动我就跟他没完!”他们越是反对,我就越学越炼。由于开始没有处理好这个矛盾,带着满身的情跟他们争斗,所以矛盾就加深了,平时再跟他们说大法的事,他们就听都不听,还顶撞我,有时吃饭时想跟他们解释解释,他们摔下筷子就走。激发矛盾的事发生了不少,有时忍不住,生气,还要跟他们理论,放不下家长的作风,完全不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总是想家里的事好办,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完全把他们当成了亲人这么一个角度,一思一念都没在法上。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们对我学法炼功这么不理解,表面是他们受邪党毒害深,怕受到迫害,利益受损失,進一步原因在我这儿,我不同样对名、利、情没放下,怕影响儿子的前途吗?怕他们不理解吗?出了问题没有善心,不能容忍,和他们争争斗斗,争人的理对与错,这和宇宙特性是拧劲的,和师父给我们下的机制也是拧劲的,修炼之所以走弯路就是关键的时候不能放下切身的利益为我为私,儿女情,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進行了无情的迫害,险些失去生命,这一次回到修炼中,为什么还抓住人的东西不放,这能不受到干扰吗?这些东西不去,能提高层次吗?修炼就得在这矛盾的碰撞中得到提高,你好我好那不能修炼。心性不提高等于没修。要想让师父还认我这个从新回来的弟子,我必须按师父的要求,心正、念正过好家庭关,做好“三件事”,排除所有干扰,当然光凭勇劲,心急也是不行,还得一件事一件事的做,做对了,做好了,做正了才是对旧势力最好的否定。

首先我要去掉我所有不好的毛病,“怀大志而拘小节”,树立大法弟子的光辉形像,不给大法抹黑,改变我在他们中的不良影响。于是我在努力做好“三件事”的前提下,努力改变家长作风,改变好训斥人,指责人、命令人的口气,争取多干家务活,无论到哪个子女家都要如此,能多干点活就多干点活,这几年我的衣服都是自己洗,能多洗一次碗,多做一次饭,就尽量多做。我决心不再跟他们争斗了。自从观念逐渐转变以后,环境也变得较为宽松了。学法炼功他们就再也没干扰过。但他们不让我跟同修联系,对讲真相劝“三退”和发真相资料非常害怕。开始我是背着他们做,后来由于放松了警惕,他们发现了我的资料,把资料弄没了,并跟我大吵大闹,象天塌了一样。当时我也不甘示弱,不冷静,非要他们把资料还给我,怕他们毁坏资料对他们不好,以后遭报,还是把亲情放在了第一位。没有把资料真正作为自己救人的法器,把自己当作大法的一个粒子。心里只有坚定的一念。我救人的资料谁也不准动,谁也动不了。当时没有做到心正,正念足。只是怕他们如何如何,跟他们说,你们把资料分发在别人能捡到的地方可以,要损毁了,对你们不好,要遭报的。当然效果也是不明显。

后来通过深入的学法,坚持发正念,逐步的学会了向内找。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做“三件事”经常受到家人的干扰,是我的哪颗心造成的呢?静下心来细细向内找,发现自己内心处还存在着:“邪党这么迫害法轮功,我这么到处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是存在不安全因素,真要出点事,把妻子身体進一步吓坏。孩子工作都挺好,都有前途,让我给影响了怎么向他们交代怎么面对他们等等。”这种自私的思想,我一直在努力去,怎么还存在呀?修炼咋就这么难。我不但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反而带着满身的情不放,怕这怕那,那不是掩盖很深的一个私字吗?好象替别人着想,实际是一个借口,这还是在求,是一个执着,这怎么能安全、怎能不受干扰呢?是一个大漏。再说《转法轮》都读了几百遍了,可我为什么“怕影响他们”的这颗心总是放不下呢?总想追求小家的安逸呢?这样真能使他们幸福吗?真是对他们负责吗?他们有他们的根基,有他们的因缘,我这不是白操心吗。我只有不怕困难,去掉执着,破除障碍,使他们明真相,他们才真正有前途。我们大法弟子是他们得救的希望,他们明了真相,才能真正不干扰我做“三件事”,我不应该“杞人忧天”怕这怕那,自己给自己设障碍,这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我要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把自己的家庭环境正过来,“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师父一看我真有了这颗心,就把我空间场“怕”的物质去掉了。当然人有多种怕,我的怕这怕那,怕家人如何这是干扰我时间最长的,较为难过的关。现在我决心彻底放下这颗心,并经常发正念清理旧势力操控他们对我的干扰。

这以后发生的几次事,我都坦然面对,轻松过关。有一次我又去资料点取资料,(基本上我是一星期去一次)我妻子知道了,她百般不让去,又要撒泼打滚,说你在家什么都行,你总去取资料、发资料就不行,就是不让。当然我首先要做到心不动,不被她的情绪所左右。取资料的事不能动摇,坚决走师父给安排的路。我对她说:“我不能不去,不能在家里猫着,我修大法后身心发生的巨变你也看到了,以前听你们的结果怎样,病得已经不行了,天天吃药,一天得30元的药费钱,病也没好。听师父的话,修大法后一分钱没花,一片药没吃,病好了,跟换了个人似的,我以前在家锹镐不动,还经常发脾气,现在脾气也变了,还能干家务了,大法这么美好,邪党反而诬蔑打击,毒害了世人,我取资料、发资料是救人,是最正的事,谁也无权干涉,谁也干涉不了。”她听我这一说,那你真要去我跟着,我说大法的事是光明正大的,没有背人的。当然资料点的秘密是不会让她知道的。那天正好我和同修约定在某地交接资料,不在资料点上。当我妻子跟着我坐车见到同修,接到资料后,凶劲一点也没了,同修说:“不用怕,没事的”。就这样她跟着我怒气而去,高兴而回,象根本没发生过事一样。这以后她不再阻拦我去取资料了。

还有一次我和妻子一起从外地坐车回来,我和一警察坐前排,她坐后排。路上我向警察讲真相,她坐后面听到了,她偷偷往我脖子后吐唾沫,我一点没理她,继续讲我的真相,下车后,她气不过,还继续吐,大有没完没了不可开交的架势,说你那张破嘴走哪儿讲哪儿,就你明白。我当时想,往我身上吐唾沫也不是一次了,我不能跟她争对错,我要过好这一关,所以我一声没吱,发起正念,清除控制她的另外空间邪恶。真奇,没走两步,她完全和正常人一样。

还有一次我给同修捎了400元钱(孩子上学急用),她知道后,连打带骂不依不饶,腰都给我打疼了,我同样不声不响,只是强调我们要做一个有良知的人,有道德的人,你要善待大法,善待炼功人。这以后这件事她提都没提过。

当然这两件事过后,我向内找发现,向警察讲真相时,还是有顾虑,没讲到位,没敢劝她“三退”;捐款的事也应该跟她商量一下,尊重她的意见。因为我拿起了向内找的法宝,心正、念足,我首先过了妻子这一关。逐渐一点点不再阻拦我做“三件事”了,有时我做大法的事忙不过来,她也伸手帮忙,孩子们过问我出去做大法的事的时候,她帮我说话。

儿子阻碍我做大法事这一关对我来说也很难,当他知道我经常往家里取真相资料并不断发放,先是暴跳如雷,后是多少天不开晴,不理你,那滋味也是很不好受的,再后来他转移或把大法资料给我藏起来。我也是在不断加深学法,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干扰,不断提高心性,向内找中一点点走过来。在期间使我修掉了很多人心,如家长的霸气,当爹的尊严、做事的拖拉,学法的不精進等,这些事情的出现都是我们修炼的状态造成的。通过学法使我進一步认清了我们应该提高心性了,那些需要我严肃认真发正念清除,我们修炼中有漏,有不足,但你旧势力没资格来考验,不允许钻空子来迫害,我们修炼人有师在,有法在,归正自己我坚决走师父给安排的路,不断向内找。要不怕矛盾,不怕家庭环境紧张,这些是提高的好机会。

有一次针对儿子转移了我的大法真相资料和真相小册子等,向内找我惊出一身冷汗,原来每次他拿走我的大法资料,我第一念总是怕损毁资料将来对儿子不好,第一念没有在法上,没有把大法放在首位。没发出的大法资料是我的利器,谁也不能动,他也动不了。所以由于正念不足,他才反复几次来干扰。向内找,只有找对了,找准了,并从生命的深处把根挖掉,信师信法才能更好的过关。

过了儿子这一关后,我的修炼环境宽松多了,我一天干什么他们也不再过问了,我也不再偷偷摸摸了,有时他们还提醒我一句“注意安全”。以前他们阻止我上网,吓唬我说不安全,我也不懂,有顾虑,今年我终于买了笔记本电脑,在同修的帮助下终于上了明慧网,看到师父的法像,读着网上同修的文章,我流泪了,觉的回到了家。儿子有时还帮我提高电脑知识。

讲真相劝“三退”,对我来讲,给陌生人讲真相较容易,只要没有怕心,一心要救他,有时三两分钟就能就退一个人。可跟家人讲真相劝“三退”对我来讲咋就那么难。我不知和家人发生了多少冲突,也记不清和他们顶撞了多少次。对家人讲真相劝“三退”,我经历了都是自己的儿女好讲,积极去讲,从紧锁眉头去讲,到心平气和去讲、智慧善意的去讲这样一个过程,也体会到了从人的角度总想讲的合情合理,以理服人,入木三分,把他们讲的恍然大悟;可事与愿违;到必须牢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的法理。去掉亲情,去掉执着,站在法上才能救了人,这样的真理。只有家人明真相,家庭环境才能正过来,做“三件事”才能真正不受干扰。刚开始给家人讲真相时,没有经验,只是急于讲,结果处处碰壁。怎么办,开始只是觉的你越不听,我就越给你讲,好象这才是正念足,好象大法弟子的家庭都还不过关,无颜面对师尊、面对同修, 结果惹得他们反感,产生了逆反心理,给救度他们产生了难度。使得我再跟他们讲真相就有些打怵了,产生了心理障碍,这更影响了讲真相的效果。我及时地把此事跟同修進行了沟通,学法向内找,问题在于,我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亲人去讲是在情上,没在法上。讲时不能执着口才,知识,不要证实自己,实在不通,不要在那儿顶着,找机会以后讲,智慧的讲。

我没有气馁,认真总结了经验,一种劝退的方法不行,就再换一种。着急讲不行,就缓一缓,今天不行那就等明天,明天不行后天;讲不行,就让他们看真相资料;平时不行,就等年节,再不就等到谁有为难事或有病了需要帮助时去讲;直接讲不行,就间接讲,讲一讲自己的家史(出身不好,祖孙三代受邪党迫害),讲一讲本地还有本单位邪党腐败情况,讲一讲道德下滑的民俗民风,讲讲善恶有报,孝敬老人的故事,向他推荐一些有益读物如《三字经》等,找机会让他们看神韵等光碟。就这样由对抗,变为对话、沟通。我家儿子、媳妇、姑娘、姑爷六个邪党党员,三个团员都退出了邪党组织,其中有两人亲自正式写的“三退”声明,六人正式表态“三退”,只有一人默许。通过不断讲真相,劝“三退”,我的亲属已有12人也都退出了邪党组织,我家人现有2人走入了大法修炼,两人已读《转法轮》2-3遍。我的小外孙,已基本上能把《洪吟二》背下来,大孙子3岁,见我面就喊“法轮大法好”。

在向家人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遇到了好多刺激心灵、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我都没把握好,每每想起很是悔恨自己,在这最后的有限时间内,我要多学法,尽快弥补不足。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的小外孙经常感冒,老打点滴效果也不明显,已持续几年了,我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给他带上护身符,当时病就好了,以后再没犯过。儿媳妇脸过敏看了一遍神韵就好了。二姑娘身体很弱,几年不孕,再不就流产,她做了“三退”,读起了《转法轮》,炼起了功,没几个月就怀孕了,并自然生下一个胖宝宝。

当然我个人遇到的大法的神奇,不胜枚举,我体会到大法的威严,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做了一点大法的事,按大法的要求我还是一个刚学步的孩子,我所得到的全是大法、师父给予的,今后我只有在法中不断精進才能弥补损失,成为合格的大法弟子。我要修炼如初,实现愿望。

修的不好,写的不好,写了三稿,才写成这样,但通过写稿,深深体会到了写稿也是一个很好很深的一个修炼过程。

合十!在这里我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向伟大的师尊跪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