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沮丧感,认识到自己配当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

师父您好!
同修们大家好!

我今天在这里想和大家分享我去掉一个长久和顽固的执着心的一些体会。去掉这个执着心让我感到更贴近于师父正法的進程与节奏。我希望我的交流能让大家受益。

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说:“可是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难的。任何一种修炼都会经过这样的考验,都会在这样的路中走。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

当我第一次听到师父讲这段法,我非常震惊。好几年来,我一直都处于这样的状态。自从我小时候,我时常都感到孤独和寂寞,仿佛任何事情都没有希望。自从得法后,我这种长期的想法便转变为觉的自己不太配当师父的弟子的想法。

我经常想:“我以前做得那么不好,现在也有很多漏,我怎么可能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了呢?”这样的情绪经常时不时的冒出来,即使在我客观上做的不错的时候。

有的时候我可以克服这些想法,但大多数时候这些情绪会干扰我的判决能力和做事效率。

在《再精進》里,师父说:“实践中无论你们经过多少魔难、大家磕磕碰碰,还是互相之间的在配合上时有人心的干扰,不管怎么样,你们走过来了。”

经常听到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们辛苦了,走过来了,都做得不错,但我总是觉得师父是指其他一些学员;很明显,我有这么多执着和漏洞,肯定不是说我做得好,一定是在指别人。我甚至于不相信象我这样漏洞百出的学员真的能得救。

我现在才认识到这样的想法其实非常不尊重老师。我认为既然师父如此重复我们走过来了,一定是想让我们自己也肯定这一点。我悟到大法弟子大体都已经达到了标准,所以师父才在讲法中这样说。师父要一直不停的重复这一点是因为大法弟子整体上没有完全相信师父的话。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位同修写了《金佛》,一篇师父推荐了的和很多同修读过的交流文章。那篇文章讲述了两个中国传统故事,其中之一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个故事描述了两个处境非常不同的人。

一个人外表很漂亮(表面的事情做得好、得体,得到大家的赞赏),他死了之后,人们打开他的肚子看到里面非常的肮脏腐败,人们都说这个人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内心的不好被掩盖了,没有发生本质的净化)。

另外一个人外表很平常,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但因为一点小事想不开自杀了,他死了之后,人们打开他的肚子看到里面金灿灿的金碧辉煌,人们都摇头为这个人感到惋惜,说这个人“外表平常,金玉其中”。

自从读过那篇文章,我一直觉的我很象那第一个人。我很友好,受欢迎,也参加过很多很成功的证实大法项目,所以很多学员觉的我修炼得不错。我其实看别人很注重对方的优点,但是我看自己时总是看到“败絮其中”或者是那些阻碍我神的一面的执着。

其实,我觉的这是一种很危险的修炼状态。这个总觉的自己不配当大法弟子的执着让我觉的我给大家一种假相。这个执着让我不相信自己,不相信同修,甚至于不完全相信师父。

二零零七年,我去了一趟波兰,帮助协调波兰的第一场《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为了准备这即将在波兰国会举办的研讨会,我们需要做很多政府的工作和邀请许多其他重要人士。我们下决心要清除所有在波兰的干扰,因为这是世界上唯有的两个禁止共产主义的国家之一。我在波兰为这个项目待了一个半月。

自从我开始做这个项目,我身上开始起一些包。不久之后,这些包扩展到全身,最后都变成了渗血的疮。此后,我每天要多穿件薄汗衫来保证我唯一的一套西装和几件衬衫不被弄脏。我一般都可以把我的伤疤藏起来,但是不久我的两个手指甲开始掉了下来,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当时感觉“败絮其中”开始溢出来了,那些还没有转化成德的业力也溢出来了。

当时刚得法五年的我还没有悟到一定要做到标准的双盘,只是觉的也许是我的业力造成的。

项目开始几个星期后,我每天整晚浑身都非常疼痛,但是到早上又好了。即使很累和缺乏睡眠,我每天早上还是可以起来正常做政府的工作。我一直这样持续了很多天,直到我疼痛到早上都不能起来发正念。

我很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我疼痛到一定要裹着睡,但我周围唯有的几个波兰同修全部来到了我的房间帮我发正念。有了他们的正念支持,我很快就加入了他们一起发正念,清除我的疼痛。我那时终于悟到这一切都是干扰,是邪恶不想让我救度众生。可是那些疮还是没有消掉。

悟到这点后,我根据我的经历写了一篇交流文章关于邪恶干扰和大法弟子修炼中自有的魔难的区别。一位学员读了我的修炼交流文章后告诉了我,“你知道吗?我读这篇文章时,我还是觉得你在承认这些病业状态!”

他说过后,我把我自己的交流又读了一遍,我发现她说得对。我悟到旧势力没有任何权力阻挡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即使它们的迫害也许能使我们修炼得到提高,它们的安排应该被无条件的清除。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我的疮都结疤和掉疤了。我终于过了这一关。

直到最近我才明白我那天能闯过这关少不了同修们的正念支持。最关键的因素是这些学员的正念以及他们对师父和我的信任。这种信任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比我对自己的信任都深。我们是师父的伟大弟子,我们应该是什么都做得了的。

不久后,我悟到我经常对自己要求过于严格和很看重我的执着心与过错,而不是象师父说的“跌倒不要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也悟到我真正是一名师父救度了的众生而不应该觉的自己很差劲或我不配。

在《转法轮(卷二)》〈为何不得见〉里说:“人在迷中,造业甚多,迷住本性岂能得见。悟在先见在后,修心去业,本性一出方可见也。然而上士可见可不见,凭悟而圆满。”

我现在已经在纽约英文大纪元工作超过一年了。我终于完全看清了这个觉的自己不配和时不时自卑的执着。终于,这个执着开始离开我了。

当我刚到大纪元时,我被放在了一个蛮难做的职位,也许是我们公司最难的。我花了很多时间,但是我还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好。对于象我这样一向把所有事情做得十全十美的人来说,我很难面对这一切。后来在我和周围的同修交流中,我发现他们也有同样的执着,但是我没有说什么。

当我认识到感到不配当大法弟子对我们多么有害时,我内心里很想帮助其他同修们过这一关。还没等我说呢,另一位学员先提出了这件事情,让我很受启发。他去掉这个执着的过程让我体会到了大法的法力。我终于决定我也要完全去掉这个执着。我一直犹豫了很久,因为这个执着跟随我差不多一生了;我很难想象这个执着能被去掉。

在几个星期前的一个英文大纪元周末学法交流会上,一个协调人直接问了大家:“你值得作为大法弟子吗?”他说他发现似乎最近有些大法弟子自己不认为自己配当大法弟子。

我对自己说,“真的是去掉这个执着的时候了。”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下告诉了大家:“在我心底里,我知道我配被师父救度。师父总是这么讲。但是往往当我自己看自己表面的时候,我总觉的自己不配。我有那么多的执着和漏,我怎么会是师父说的那些伟大的大法弟子之一呢?”当我说完,几个同修也分享了他们相似的执着。那位协调人又说最近他发现有些旧势力的神是专门派来干扰大纪元的,其中一种办法就是让我们觉的不配当大法弟子。他又让我们大家发很强的正念清除这些旧势力的神。

自从我修炼以来,我经历过几次大家一起集体发很强正念的力量,那天就是其中一次。我清晰的看到我自己是一个很大的神,比宇宙都还要大的神。在我们的正念面前,那些显得非常渺小的旧宇宙的神还怎么敢站在师父正法、众生一直等待的这一刻的对立面呢?发完正念后,在场的另一位学员说他看见了在另外空间的一个旧势力爆炸了。

过了几天后,我一身出奇的轻了一些,我突然发现这个执着完全不再跟着我了。我很难用言语表达,但是在我一生中的第一次,我真正的感受到我配当一名师父的大法弟子和已经达到了圆满的标准。再回想到《金佛》那篇文章,我发现其实在现实中,我逐渐变成了第二个人, 感到自己真的是“金玉其中,”只是在这个空间看不出来而已。

在《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中,当有学员问师父是否大法弟子在其它空间参与正法也是佛、道、神的形像,也跟其他佛、道、神都是一种形像,师父说:“形像是那样子的。大法弟子只是在常人中证实法,那边基本上是不动的;但是在发正念中是可以调那边的能力的。证实法基本都是这边主体在做,正念强的时候可以调动能量与法器、神通,通常是这样。”

就象我以前跟波兰同修一样,我们集体的正念可以突破一切干扰,让我只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的理解是这样的正念可以让我们“本性一出”和看事情更清楚。

我在这里希望做任何项目的学员,尤其是那些做得不是非常理想的,看一看是不是有这种觉的自己不配当大法弟子的执着心。希望大家能一起清除旧势力强加的安排。我想我的交流应该能对大家有帮助,自从去掉那个执着后,我感觉更跟上正法时期的洪流了。

最后,我想读一读师父最新的诗《感慨》,因为我觉的我心中的喜悦和这首诗里描写的一样。

风雨十年莲满庭
橙黄紫绿九霄明
金刚百炼清纯现
真念化开满天晴
法徒慈悲世间行
善念救人除邪灵
一路正念神在世
满载而归众神迎

在这首诗中,师父提到“清纯现”,我现在终于看到了在自己层次上它的显现。

谢谢您,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零年大纽约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