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韵卖票过程中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神韵是在救人。我们纽约这几年,同修们都在帮着卖票,通过卖票帮助师父救人。每年卖票好象都不太容易,其实是很不容易的,可是我个人觉的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有体会。今天我和大家交流在神韵推票过程中的体会。

记得去年在公开卖票还没有开始时,我就自己拿着笔和本子把我们单位的同事,和我个人圈子里的朋友,熟人一个一个列出来开始推敲了。同我有生活往来的和工作关系的一定是我的有缘人。我要帮助他们得救,这是我的天职,尽量一个也不落下。我一边全职上着班,一边开始向身边的人介绍神韵演出;同时也在思考着时间在飞逝,我们那么多票如何办呢?的确是又急又没有具体主张。

我一着急就拿着列的名单琢磨,如何如何对每一个人从不同的角度去讲。这样我见到所有的人就已经有准备了,因为跟我有交往的人全在我的名单里。

在公司里,我人缘挺好的。我见面就聊上几句闲话,问候问候办公室里的人,然后就掏出一张神韵的传单给他们。开始大家也是反应不大,可是慢慢的有几个人开始有兴趣了。我就到处传递讯息,把别的人带动起来。超过了十个人想买票时,我就开始组织团体票了。过了二十人,我就组更大的团。要组团我就去给公司的高级副总裁推票,她就一口答应买票了,还给我出主意,让我给别的部门也去推。

已经买了一张票的人,我就还接着给他讲,他就买两张。买了两张的人,我劝他们别忘了自己还有父母和朋友,有的人就加票。有一个原本要买两张的,我给她大谈神韵之美,她就买了二十张,当圣诞礼物送人。

我们单位有位中国阿姨,我一直想告诉她真相,又不想把关系搞僵。我知道她被邪党中毒了。到后来她看我对她太好了,给她送花还给她谈心的,很关心她,她就勉强买票了。再到后来,她发现办公室好多人都在谈神韵的时候,她很骄傲,她碰到人就说,“我自己的名字里就有‘神韵’的‘神’字。 ”

到后来我们办公室的购票率远远突破了百分之百,当然这个是同我的愿望和工作表现连在一起的。我去年刚进这家公司时,就发了一个愿:我要救度他们所有的人。在工作上,为人处事上,我都惦记着我自己的这一个愿望。干业务兢兢业业,遇到矛盾找自己,化敌人为朋友,到处广结善缘。这样我跟大家讲神韵好,他们就信,就买票。

因为单位买票的越来越多,我后来自己干脆就听了同修的建议,开始了一个活动卖票点的运作。票压在手上,压力很大,就更着急。每天都在惦记着如何办可以把神韵的票卖出去,没有办法就见人就讲,只要有空间有余地讲就可以。

有一天我在六大道上,一个陌生人给我很美好的微笑,我觉的他为何要笑的那么灿烂那么纯洁,好象是跟老朋友在笑。我想我什么都不给他,很可惜。我一边走一边思考,走了半条街又折回头给他讲神韵。他果然买票了,还很干脆。

还有一天在我家楼下碰上了我的邻居,我给他介绍神韵,就几句话,再给他一张传单,请他与他太太商量好,给我回话。不料他一个问题也没有,说:谢谢您给我这个消息,不用与太太商量了,就买两张您推荐的票吧。真是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他们就得到了被救度的机会。

去年我这样的经历还挺多的,自己越做就体会越多,把神韵的票当成很神圣的生命,爱惜极了,包得严严实实的,不要损害他一点点。每一张票也都很珍贵,都是无价宝。装在自己的包里,到处背着,就直接跟装在自己的心里是一样的。我拿出上班的兢兢业业劲头来,把我的帐也记得清清楚楚的,从来不多收一分钱。把我们的神韵可以用很多很多方法介绍出来,就是要针对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去讲。结果就是把别人满脑袋里装的全是神韵多么好,有的人也就进来了。

其实我后来发现,一切全都是师父安排的。这个从开天辟地以来最为洪大之事,全是师父在安排的。我自己的这个那个办法,这个那个想法,顺应伟大师父的安排,就行,不顺应,就没有路子可以走。师父要救度谁,我们只不过在人间帮着传递传递讯息而已。有一天我劝一个人买低价位的票,因为我觉的他应该不太有钱,能看就行。

可是我在给他找票时,发现我手里低价位的票数不够,我没有告诉他我没有足够的低价位的票。电话那边我听到他同家人商量了一下,却说:“我从来没有给我的家人做过这样的事,我要买就买高价位的,最好的。”结果他要的票数在那一场我正好有高价位的。

在神韵卖票的过程中,为了卖掉票我必须得纯净我自己。我逐渐开始向内观察自己的一思一念,首先灭掉一切私心杂念、七情六欲,清理掉干事心,欢喜心,以最为纯洁的心态,来推广神韵。也是以最为崇敬之心态,来敬重神韵。珍惜师父带给我的每一个人,珍惜师父给我的这样一个在正法洪势中救度众生的机缘。我想我们很多卖票的同修很有同感:在修炼状态上的时候就能卖票,不在那个修炼状态上,别人想买也成不了。因为卖神韵的票不是在卖东西,就要我们用救人的慈悲去救度世人。

我们常常会面对各种常人的借口,也就是他们的执著,通常那就是在曝光我们自己的问题。这几年下来,我最初老听到别人不重视我卖票,却问我有没有可以给他介绍的女朋友。那我后来明白是我的场不干净,我就大量发正念,向内找,调整自己的言谈举止。后来这样的问题就没有了。就会有什么经济问题,时间问题,没有人陪着看的问题。如果我们自己已经超越了常人这些繁琐的执著和瓜葛,心里已经放下了这些人心的执著,当面对常人的各种难题时,我们就可以平和的帮助他们做出决定,帮助他们得到救度。

去年我开始就这样自顾自的進行着这流动卖票点,与大环境严重脱节。当时自己还憋着一股劲儿,交流时不想随便说话,不想同别的同修交流,还有很多看不惯,对有些人还怀着意见,就想自顾自的把自己修好,反正人为的把自己给间隔开了。加上对整体卖票没有進展又很着急,我自己的单位也好,圈子也好,就那么多人,全都买了也很少。

就这样我翻来覆去的想明白了。我们纽约同修必须得按照师父要求的,安排的,配合佛学会,形成一个整体,共同完成推出神韵演出这一神圣的使命。我从自己这里就得改变,等着整体形成之后,我再加進去,也等不得了。我要放弃自我,主动配合,形成整体,把自己知道的,拿出来给大家,真象献宝似的。我把我几年的卖票心得,精华部份都拿来交流给同修了。

走过来了,就走出来了。投入到大法的救度众生的洪势里面,心系众生。回首这几年的经历,不过就是走过了一个要放弃一切人心放弃自我的过程。由于修的不好的负罪感,前几年我把自己封闭得很厉害,修得很艰难,也很小气,反正是碰不得。现在我明白了,最美的生命是知道为别人着想的,是配合别人的,而不是指挥别人的,或是对别人指手画脚的。

通过神韵的卖票,我感觉到自己在被净化,个中的体悟也难以细数。把自己已经过去了的体会拿出来,真是有愿望与可贵的同修交流,而且我们尤其在点上卖票时,多一个同修就是不一样。在一起卖票的同修,都会意识到,心很齐的时候,能出票,心不齐的时候,出不了票。那个点的出票情况就是那些同修共同的体现。同样道理,纽约地区的出票情况就是纽约地区整体情况的体现。

几年前在商场卖票时,一天我被干扰的把票忘在家里了。我到点上一看,还没有一个人要买票,有两个同修在那里,感觉到那个场飘飘的没有力度。我回家取票了,同时我打电话找更多同修来。等到下午我们有更多的人在那里,发传单的发传单,发正念的发正念,讲神韵的讲神韵。感觉那个场稳稳的,有分量。结果从下午开始出票,出去差不多三十张票,那就是更多同修整体配合的结果。

我们纽约有很多同修已经很忙了,可是还有些同修还没有走出来,我们都很希望能出来的都尽快出来。神韵卖票真是简单易行的,可以根据您的时间条件而定您参与的多与少。其实这条通天的大道,是铺给看神韵的人的,也是铺给卖神韵票的同修的。机缘一瞬间哪,切莫错过。

谢谢佛恩浩荡的伟大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零年大纽约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