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为什么还存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为什么邪恶的洗脑班现在还存在?我们修炼人应该好好的想一想,从新审视一下自己。就我自己的体会认识与大家交流一下,洗脑班至今还存在的原因和解体洗脑班的紧迫与必然性。

二零零四年我被绑架到一个邪恶的洗脑班。当时因为孩子考上了大学,亲朋好友都到我家恭贺,放松了三件事,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一个公共场所,光天化日之下,七、八个警察无视法纪,不出示任何证件,不理会围观的几十人的谴责声,强行将我绑架抬上车。我就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当时看到这些警察面部苍白手都发抖,慌张的说:“我们把你送去一个月,保证把你接回来。”

一路上我就跟他们讲着真相,心中充满着慈悲,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这么多人紧紧的挤在一个小车里面,我就把我坐的一个座位让给他们坐,自己蹲着,给他们继续讲着真相,他们激动的说:你们真是好人,我们是没有办法,都是上面逼着我们干的,你不知道我们的压力有多大。因为他们这些人是被邪恶操控的,我一点儿也不恨他们。

我進了洗脑班,心完全是祥和的,一点儿怕心也没有,感觉我就是来解体邪恶救他们的。正是中午的时候,“六一零”的一个主任端着一大碗饭给我吃,我很善意的说:“你好,这么多饭我吃不完,别浪费了。”他放下手里的饭菜握着我的手,流着眼泪说:“好人,好人。”我看着这里的几十个工作人员非常可怜,非常同情他们。我想:既然来了,一定要救你们,解体操控你们的邪恶烂鬼。

当时,这个洗脑班连同我一起关了九个法轮功学员,听他们说在这之前已经办了好几期了,被所谓的转化了很多人,他们拿到了很多奖金。我在这里除了见人讲真相,就是集中精力发出强大的正念近距离直捣魔窟,消灭邪恶,让邪恶无喘息之机。犹大们四、五个人轮班给我洗脑,我发我的正念,根本不理睬他们的,一点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他们打我,骂我,我也不恨他们,心中只有对他们的慈悲,他们打完后,自己流着泪说:不打你了,对不起。陪住的是我的居委会的两个青年女孩,天天哭着要回家,根本不管我的,我发我的正念炼我的功。后来换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我又跟她讲真相,她明白真相后,也吵着要回家。她丈夫打电话说:“你赶快回来,千万不要干傻事,没有好下场的。”她也回去了,最后剩下一个小女孩也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住在一个屋子里。深夜很少睡觉,发正念,炼功。

后来那八位同修,其中几人都在绝食了,有的被强行野蛮灌食,被迫害的不象人样了,有的打点滴。我想我不能绝食,还要吃多点,吃饱了有精力发正念。二十天左右,这八位同修被迫所谓转化,使我伤心流泪,为什么这么不争气,怎么对的起师尊的慈悲苦度啊!在这里我没有失去信心,更加集中精力发好正念。

后来这被转化的八个人也陆续来转化我,我又帮助他们从法上提高。十几个犹大对我没有办法了,放弃了。又来一个“六一零”的人员和警察来对付我,拼命的骂我:“就剩下你一个人不转化,我们这一次的奖金没了,你坏了我们的整个大事,我们在前几期的班转化率百分之百。我们就不相信你是铁打的,现在给你最后的两个选择:一、判刑六年。二、必须配合我们学习。”我说:既不判刑也不配合你们学习,就听我师父的安排,你们说了不算数。当时他们气急败坏,握着拳头朝我的头打过来,可是就是挨不着我的头,拳头到脸边就是打不到头上去,我一点也不动心,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操控他们的烂鬼。

晚上我一睡到床上,眼睛一闭,看到好多披头散发的邪恶烂鬼,嘲笑我,跳舞,还有几百条大蛇小蛇。我坐在一个很大的金光闪闪的圈子里面,圈子外面全部都是几百条蛇,头朝着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瞄着我,我就发正念,消灭一批又补充一批,不断的消灭,不断的补充,感觉很累了,就请师父加持我,请护法神护法。

大概到了二十六七天左右,“六一零”主任对我说:“你丈夫还是党员,什么党员,天天坐在我们‘六一零’要人,还说不放人就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正在说着,他的手机来了信息,他拿给我看,说这是法轮功学员发来的信息,上面写着:“江泽民已下台,请你们赶快放人”。

那七位同修被放回了,还剩一位同修身体不好,不能走路,身体被迫害的严重。只有我一人没被转化了,他们这些人全针对我一人,我一点也不能掉以轻心,调整好心态,信师信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完全有能力消灭这些邪恶,师父给我的神通我就好好使用,彻底解体这个黑窝内的一切邪恶烂鬼!

到了二十八天的时候,突然间这个洗脑班里没有工作人员了,犹大们都不见了,只看见一个守门的警察和一个“六一零”主任。那个“六一零”主任对我说:“你看你好厉害,把我们这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整病了,现在都在医院里打点滴,我现在头也疼死了。”到了二十九天的时候,我在屋子里突然看见我的两个侄女進来了,她们大声质问守门的警察:“我姑姑犯了什么错,你们为什么把她关在这里,她炼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功好。”她们一進来就拉着我走,这个警察慌张的打电话:“不得了了,她的家人冲進来了。还帮她说话呢!”洗脑班守卫森严,我问她们怎么進来的,她们说直接问警察人在哪里把门打开要来看人,警察就开了门。我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安排。那个守门的警察叫了一个人進来要把她们拖出去,她们还是没有走,就一直守在铁门外要人。晚上一个六一零的人员开车把她们送回去了。只剩下我在黑窝内,我依然坚定的做我应该做的,持续发正念。对那个六一零的主任,我非常和善的对他讲:“希望你再也不要迫害我们法轮功学员了,我们真的是在做好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样参与迫害对你对你家人孩子都没好处。我确实为你好,我们见面是缘份。”他说:“我是真的不想干了,我整天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头整天是疼的,没有好过的一天。算了,我回家,跟你一起做生意开公司,好吗?”我笑了。

第三十天,本地六一零派人把我接回去,送回了家。以后听说这个洗脑班再也没有办了。

以上是我在魔窟的一段经历。当同修被抓到魔窟迫害时,如果所思所为都是为出去而做,那还是为私的,根本没有想到及时救度那里面的众生,发正念,解体黑窝内的操控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切邪恶烂鬼。

有些被迫害过的同修,一被抓進去,马上就要想到回家,而不是及时想到既然進来了,那就是钻進邪恶的心脏,就来解体邪恶,围剿邪恶黑窝。即使你正念闯出来了,那里面的邪恶还在继续,被关押里面的正念不强、人心重的同修仍然遭受迫害,而众生都在等待着被救度,受迫害的人可不仅仅是同修啊,还有里面参与迫害的人员犯下多大罪过,外面的芸芸众生,旧势力是从根本上在毁灭众生的。“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的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毁灭众生。”(《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这个邪恶的洗脑班就是旧势力针对法轮功学员办的,为所谓的检验法轮功学员而强加的迫害,从根本上是不能认可的,决对不允许存在的,因为它是毁灭众生为目地的。

为什么邪恶的洗脑班至今还存在,而且有的地区还是表现的很邪恶,这不能不说和本地区的整体状态有关,这里其实是一个漏洞,是旧势力钻我们法轮功学员认识不足上的空子。它们死死的用洗脑、劳教、判刑以及各种惨无人道的方式迫害着同修,它们知道你们怕这个环境,它们就一定要加强这个环境,不仅仅是被绑架到洗脑班后又正念闯出来的同修,还有所有在外面的同修,并没有从根本上重视起来,解体邪恶洗脑班的目地,是为了根本上救度众生而做。

有多少同修在监狱里面被迫害四、五年甚至更长时间都没有被转化,而一到洗脑班就被“转化”了,当然我们不承认这个“转化”,这证明了洗脑班集中了大量邪恶因素,被关押到里面受迫害的同修应该把“怕被转化,一心想出来”这个观念扭转到堂堂正正在魔窟里解体邪恶洗脑班的正念上,能正念闯出来是了不起,但解体那里迫害同修的邪恶因素,救度被迫害的众生才是我们的目地和使命。我们都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其实那些参与迫害的才是最可怜最可悲的,而正是他们被操控着阻碍了法轮功学员救度众生,这场迫害中真正被迫害的是众生啊!如果被绑架進去被迫害的同修都正念十足,信师信法,放下怕心放下各种执著的人心,都不配合它们,都不转化,它们这个邪恶的洗脑班还能办下去吗?再加上外面的同修都能认识到解体洗脑班的必然性,齐发正念解体它,邪恶还能肆无忌惮的猖狂下去吗?它早就解体了!总的说来,还是我们自身做的不足,没有形成个整体的正念之场造成的。

希望我们法轮功学员形成整体,修去为私为我的私心,弥补漏洞,那这个邪恶的洗脑班就全部解体了,邪恶没有市场也就自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