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依赖心和欢喜心导致我们学法小组暂停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我们学法小组比较固定的有甲、乙、丙、丁四位同修。除一名新学员外,都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弟子,三件事做的比较好,交流切磋也能从法上悟,同修之间也没有什么矛盾间隔。就这样一个看起来比较精進的学法小组,昨天却协商暂停了。说是“暂停”四、五十天,其实是解散了。过年之后能否再恢复,很难说。

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最后救人时刻,一个挺精進的学法小组突然间逆转、暂停了,这绝对是旧势力针对我们修炼中的漏洞,或者说心性上的问题進行的干扰、破坏。向内找,从法理上悟,我想把这件事的经过和自己的一点体悟与同修交流、切磋。悟的偏颇或有不当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先说说依赖心

甲同修得法早、修的比较好、法理熟。往往别人挺费解、闹心的事,她三言两语就从法上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了。或者把问题的症结点出来了。时间一长,无形中就成了我们这个学法小组的“主心骨”。大家就对她起了一个由信任、敬佩而依赖的心——有什么疑惑之处就想听听她的意见;如果集体学法时她有什么原因迟到或没到,大家就会一直等下去,直到散场。

记得有同修在明慧上交流过,说我们学员在修炼中起了什么心,有时候自己不一定清楚。但师父一定清楚。一直虎视眈眈盯着大法弟子的旧势力也清楚:你们这么依赖她,那就来一把考验,让她走开、走远。看你们还学不学、修不修、三件事还做不做!表现在我们人的这个层面上,就是旧势力有意放大甲同修的某些人心执著進行干扰,使得甲同修不时的离开学法小组,直至远行。

再说说欢喜心

新年伊始,我们学法小组给师父发了拜年的贺词。明慧网给登了,大家挺高兴。觉得对师尊的一番崇敬之意和感激之情终于表达到了。执笔拟稿的乙同修上网一查,发现本市(城区)只有我们这个学法小组给师父发了贺词。于是人心就起来了,有点沾沾自喜飘飘然。猜测其他的同修或者学法小组没有发贺词,要么是有怕心,要么是不精進,不知道敬师敬法,感恩惜福。言下之意,有瞧不起其他同修和学法小组的意思。在潜意识中还有那么一点炫耀的意思,觉的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就是比别的强,比别人精進。殊不知这个欢喜心又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你自我感觉好吗?看看你这个学法小组是真精進还是假热闹!紧接着旧势力就安排了两场“戏”,不显山不露水的把一个好端端的集体学法小组推向了解散的边缘。

新年过后的第一个集体学法日——敲门不开

2011年元月5日下午1:30分左右,甲同修来到提供学法场所的丙同修的门前,又是摁电铃又是敲门,等了约半个钟头也不见丙同修开门。倒把对门邻居惊动了,开门出来询问情况。甲同修以为丙同修临时有事出门了,为安全着想就离开走了。过了一会乙同修来了。也是摁了好几次电铃不见动静,于是就敲门。敲了几次无人应答。乙同修正失望的准备离开时,丙同修这才把门打开。

过了一会丁同修也来了。由于乙、丙、丁三位同修都不知道甲同修先来敲门不开而离去的情况,还以为她迟到了呢。于是就一边交流切磋,一边聊些闲话等着甲同修。结果等到四、五点钟散场也没有学法。

晚上乙同修用公用电话与甲同修联系,提示关机。第二天晚上再联系仍然提示关机。乙同修的那颗依赖心顿时觉的空落落的,有些放不下。于是回来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点化。直到第三天早上才联系上。才知道有半个钟头敲不开门这事。联想到自己也是摁铃、敲门弄了好一会儿,乙同修对丙同修有了埋怨和责怪的心。

新年过后的第二个集体学法日——不敲自开

今天也是甲同修先到。正待举手摁门铃,忽见那门儿是开着的。進去在客厅里坐了下来,过了一会丙同修还没出来,甲同修就拿出资料自个学了起来。此时乙同修来了,见门开着一尺来宽,以为是丙同修吸取教训提前把门开了。心里还有些高兴。進去之后就随手把门关了,和在客厅里的甲同修交流起来。过了一会丁同修来了摁门铃,乙同修连忙起身去开了门。此时丙同修才打开卧室门走了出来。一看甲、乙、丁三位同修都在,大惊道:“你们是怎么進来的?怎么一块儿来了?”

丙同修的“奇怪”倒把大家都弄的莫名其妙。原来丙同修一直在房内学法,正在想大家为什么还没有来哩。那门是谁打开的呢?丙同修说中午我去楼上邻居家串了门,可能没关严给风吹开了。

就敲门不开和不敲自开这事,我们小组的同修進行了交流切磋

甲同修说,向内找,我不该提前来。我来早了是有私心。因为上次同修提议学师父在大纪元法会上的讲法,我在家里一时没有找到这个讲法,就想提前来在丙同修这里找到讲法学一学,这样交流时才有体会可讲。同时告诉大家,过两天她就要走了,到深圳去看儿子。还说不上什么时候回来。

甲同修修炼大法后呈现出了一种返老还童的现象。虽然已是七十五岁的老人了,但只像六十多岁的样子。而且身心状态和气色都很好。八月份曾奔波千里去深圳看望了儿子,住了一个多月,才回来不久。现在又要去与儿子团聚、过年而不惜远行劳顿。这不是旧势力放大了她对亲情的执著,从而造成了对做三件事的干扰吗?同修都劝她,没有特别的事就不要去了。但甲同修去意甚决。说票都订了。……

丁同修的儿子是做生意的,平时就被儿子指使的马不停蹄溜溜转,参加集体学法还得抽空避着儿子。他家的生意越是过年的时候越忙,因此对暂停集体学法,多少有点“正合我意”的巴不得。而乙同修呢,还在执著敲门不开和不敲自开这事,在心底对丙同修产生了埋怨心。埋怨她犯糊涂、图安逸、不精進。

就这样几颗人心执著搅在一块。说“暂停”只是好听一点,不那么让人难过,其实就是解散了。因为甲同修是对外单线联系接收资料的。她走后没安排人接手,资料来源这条线就掐断了。好不容易走出来的几个同修又各自走回去了。每个同修“承包”的救人的责任范围又放弃了。把旧势力和邪恶因素乐的哈哈大笑:什么精進的学法小组?什么比别人强?说解散就解散了,不堪一击啊。

其实,丙同修没有错,甲同修也没有错。敲门不开和不敲自开只是一个表象,甲同修远走深圳也只是一个假相。是我们的依赖心和欢喜心等人心执著被旧势力抓到了把柄,才以“考验”的名义造成了干扰、破坏。即将圆满的大法弟子不“验收”合格行吗?假如没有这出“戏”,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不都是感觉良好、认为比其他学法小组的同修强吗?

任何一颗人心都不可能带到天上去,这是我们学法后明白的法理。但任何一颗人心旧势力和邪恶因素都不会放过,这倒是需要我们时刻警惕的!不要一不小心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积少成多形成大的关难。我们学法小组现在是暂停(解散)了,但我觉的这是一次给我们提高心性的机会。我相信我们小组的同修都会通过这件事向内找,提高上来,很快的恢复集体学法,继续做好三件事,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我把我们小组的这个教训和我的一点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共勉,希望大家都能从中得到启发、提高,在修炼中尽量的少走弯路。

悟的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