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千万不要懈怠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尽管修炼十多年了,不会修自己,向内找,而把干事当成了修炼。常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只要证实法救人需要,我什么都干。每次做大法工作前,都求师父帮我,我干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一切邪恶不配干扰,我也注重采取周刊上同修交流文章里的安全措施,加上胆大,就认为是正念。每次遇到危急师父帮我化解。如二零零八年奥运前,由于自己人心重被同修供出,恶警来非法抄家,当时我求师父加持,发出一念,恶人、烂鬼不配看着,结果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有惊无险。

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而我基点没有改变,遇事还站在人的理上看问题,长期以来,根本的执著没去,导致被黑手烂鬼钻了空子。我的右手在没有知觉的情况下就颤抖,继而胳膊弯痛,右腿走路不方便,右手端一舀子水,都得左手帮着,还不知道向内找,照样工作,浑身有劲,只觉得这是假相被干扰。想:“被干扰,你不能老是觉的谁干扰了我要消灭它、谁干扰了都不行。(众笑)可是你为什么不想一想,为什么干扰你?为什么能够干扰的了你?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执著?放不下的?为什么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这儿,它才能钻了空子!”《(《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从法上认识到后症状好多了。

可就在这时,我的一位亲人同修遭残酷迫害致死。噩耗传来,凄然泪下,我接受不了,放声大哭。我头脑非常清醒的明白。宇宙大法神圣伟大。可我修的不好。事后我躺下了,一连串的为什么加上悲痛把我搞糊涂了。想向师父诉苦,当我双手捧起师父的法像时,心里是那样的清净、无语。这时A、B同修来了,她们帮我从法上悟,我还说:“说起来轻松,谁没临上,临上就知道啥滋味了。”现在通过学法认识到了。在这里向她们说一声,对不起。

不修炼的亲朋好友强烈的要求我去医院,我丈夫说“要么你把心一放,去留由师父安排。如果你心里不稳,要么你就去医院,修炼谁也代替不了,你自己决定吧。”这时师父的法打入心中,“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鼓掌)(笑)这是法理。”《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可我内心深处有点放不下了,我丈夫说:别勉强,明天我陪你去医院。就这样我住進了当地医院,可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差,还不悟,查房时我问大夫,我怎么用药后浑身没劲,而且没见效,她说没劲是药物反应,没人给你治的了不颤抖,你得了邓××的病。小护士补充说:“帕金森”。听后我非常平静,心里坚定一念,你说了不算,是不是帕金森得我师父说了算。当时我决定出院,医生说你还得查一遍。我说查出来了有什么用?我住了半个月的院,不但没见效,还治的浑身没力,我快回家学大法吧。我非常后悔没听师父的话,我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出院后,我的身体极速的变化,发展到双脚心痛,左胳膊也痛开了,整个右侧开始颤抖,尽管三件事都做,内心深处有求了。连饭碗都洗刷不了了。骑车几里路都累的不行了。

“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决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如果前世与旧势力有约,坚决废除、决不承认,如果前世我欠了谁的,请师父做主。我修大法了,死我不怕,但我不能死,我不能破坏法。我跟师父的史前大愿还没完成,我不能对不起我对应天体里的众生,我要等法正人间师父回来,圆满随师还。我给师父敬上香,跪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流着泪,请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

这时,妹妹同修回来了,看我已脱相了,我从住院到出院一个月瘦了十二斤。她急了,问:为什么不找同修学法?我说:在这里我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学法,让她们来我家学法,他们还不敢来。妹妹说:我快回去找C同修,明天下午你去我那里。见到C同修后,我说很后悔,因没实修被旧势力迫害,得了帕金森。她说:首先你快转变观念,不是病,是假相、是迫害、不承认它。师父说:“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可是这不是人说一说就能做的到的,那个坚定的正念发自于你的内在,不是形式,也不是嘴说的。”《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就算有漏,我们有师父管的,有大法归正,邪恶烂鬼不配干扰,正法一天没结束就是师父给我们的机会。向内找一下有什么执著没放下。我们多学法,一思一念用大法来衡量,发正念清理它。我被慈悲祥和的场包容着,整个一下午哪里也没痛。

我们成立了三人学法小组,半天学法半天出去讲真相救人,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我现在骑车到二十里外的集市上讲真相救人,回来也不觉的累。多时一天能劝退十四人,右侧基本上不颤抖了,体重恢复正常。

非常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又救了我们姐妹二人,安排C同修拉了我们一把,成立了学法小组,帮我们从法上悟上来。我没文化,想写的话很多不会写。本没脸向师父交卷(写到这里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我想万一有和我一样懈怠的同修能从我这里吸取教训吧。

就算用尽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激,今后唯有用正念正行来回报您给予的所有。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