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退团队中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二日】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时,我家小孩正上四年级。看到师父发表《再转轮》,才悟到我们也要三退,带领世人三退。当时家里已上网,我就把孩子叫到电脑前,告诉她大纪元的倡议,并问她愿不愿意退出邪党的少先队,她看了一眼网络,说退了吧。这样用真名给她退了。

随之而来,面对的就是戴不戴邪党红领巾的问题。开始我还有点顾虑心,怕孩子不戴的话,在学校受歧视,就在思想中找借口:既然退了,那就是块红布,戴不戴没有意义,神看人心。但是,没几天,孩子就和我说,妈妈,我不想戴红领巾了。我说,那不想戴,就不戴吧。

过了几天,孩子回来有点委屈的对我说,老师批评她(不戴红领巾)了,让我到学校跟老师说一下。我就对孩子说,你可以自己告诉老师你为什么不戴了呀。孩子说,我说了,可老师不听。现在大陆的教育系统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老师对孩子都是采取邪党的强硬灌输手段,根本不想孩子也有自己的自由意志。那就由我来找老师了。

我到学校直接找到孩子的班主任老师。因为在此之前,也没有遇到过这个问题,所以思想中也没想好如何跟老师讲。记的当时在一份真相资料上看到一个常人家庭,因为信仰基督教,而被中共邪党迫害,这个家庭的爷爷被迫害死了。小孩在学校被老师找去唱歌功邪党的歌时,这个孩子堂堂正正的拒绝,当时的老师也都体谅孩子。相比之下,我是大法弟子,更应该堂堂正正的讲了。

我首先对班主任老师讲了上述这个故事,随后,又讲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孩子的伯父伯母都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被邪党迫害失去了工作,最后讲到现在大纪元倡议大家三退的问题。向孩子的班主任讲明因为邪恶迫害大法,不能再让孩子加入这个邪恶的组织,已经在大纪元网上声明,退出这个邪党的少先队了。

当时,孩子的老师两只眼睛很迷茫,但听到我一提师父的名字时,她哆嗦了一下,眼神恢复了正常。在讲的过程中,老师表示这事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是否要报学校大队部,我当时马上制止她这样做,我说孩子很小,这根本不是什么政治不政治的问题,作为稍有良心的人都会明白,我们家里的亲人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孩子却在学校里当邪党的一份子,这是不能容忍的。而且希望老师能体谅我们做家长的心,从保护孩子的角度着想,不希望让孩子在学校受到歧视,把孩子推到前面来。而且老师也是受害者,在学校教育孩子时,被迫不能讲真善忍好,这可是人类的普世价值啊。当时在场的另一位老师也默默的在听。最后,这位班主任同意孩子不戴红领巾,也不再批评孩子了。

上课了,班主任刚走,孩子的副班主任老师就進来了,我上去打招呼,和她说明来意,她马上说,孩子在教室把红领巾放在地上踩,所以老师才批评她。我当时脱口而出:踩红领巾并没有什么不好。她一愣,我接着说:你看过《九评共产党》吧?她马上点头,一下子就明白了。我想这是当时师父在加持我。

孩子上四年级以后,换了班主任,这样就又面临着戴不戴红领巾的问题了。过一段时间,孩子回来又说,让我到学校去向老师说明这件事,而且因为她不戴红领巾,班级被扣分了。这又是邪党迫害世人的阴毒手段。第一次去和四年级这位班主任讲真相,她说她不是党员,而且戴红领巾这是学校的规定,我就告诉她孩子已经退了,就不需要戴了。她说,队不是邪党的组织,我说怎么不是?那队歌里不是唱的是“时刻准备着做邪党接班人”吗?我们不想参与政治,所以要让孩子退出这个邪恶的组织。她又说这关系到班级的荣誉,我说这不关荣誉的事。这位班主任就问我前任班主任知道不知道,我说她知道。她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回家后,回想自己向这位班主任讲真相讲的比较硬,给人一种我们根本就不在意荣誉不荣誉的事,容易让她对大法产生误解。决定再去向找学校的老师讲真相。

再去学校,我去找大队指导员,说我有点事,需要和她沟通一下。她很客气,把我让到会议室。我开门见山讲明来意,告诉她大纪元的三退倡议,我的小孩已经在网上办理了退队,并且讲到邪党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伪案等,她很认真的在听。一开始她也说自己没有遇到过学生退队的事,可能要向教育局报告请示该如何处理。我就引导她说这完全是人的自由意志行为,因为当初入队时,并没有征求学生及监护人的意见,是被强制入的队,现在要退出,也完全没有必要向教育局進行所谓的请示。并且为了保护孩子,我们家长不希望学校上报教育局。她明白了,说孩子可以不戴红领巾了,也不会再因为孩子不戴红领巾,给班级扣分了。我当时对她表示了感谢。这样我又回过头来找到孩子的班主任,告诉她我已经跟大队指导员沟通好了,不会再因为孩子不戴红领巾的事给他们班扣分了,而且也向她说明了我们也是珍惜荣誉的。老师也很高兴,在以后的任教中对孩子很好。

这样班上的同学都知道孩子退了队,就有几个同学悄悄的要求孩子也帮他们退队,这样又给几位同学上网办了退队。

现在回想起来,整个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个修心性的过程,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不足的是当时自己只关注在孩子的问题上了,没有劝退孩子的老师,但所接触的四位老师都得闻大法真相了。同时需要说明的是,孩子当时所在的学校老师们经常出国旅游,对海外大法洪传的真相了解的比较多,听真相也比较容易。这应该就是整体配合的威力展现吧。从这件事情中也看到了这些老师都很善良,真心希望他们都能得救度。

孩子自从退队后,学习成绩直线上升,在学校也更加活泼可爱。小学毕业时照毕业照,摄像师让戴红领巾,孩子直接说我不是少先队员,结果他们班的毕业照上就孩子没戴红领巾。上初中后,孩子学习成绩依然很优秀,在班上还当上了班长。班主任老师想让孩子入团(在他们的观念里还是优秀的孩子才可以入团),孩子回家对我说起此事,我说你可别入,孩子说知道,并且已经跟班主任老师说了不想入团。结果,老师挑选的几个学生当中还是有她,并要先答一张卷子,才可以被入团。孩子就抵制不入,回来后对我说,卷子上有一道题是如果当了(邪党)团员后,怎样尊敬师长帮助他人,她在卷子上直接就写了不当团员也应该尊敬师长帮助他人。结果孩子没入团。

讲出这件事主要是想和目前对自己的孩子面临入团队问题的家长同修交流。自己的体会是在孩子小的时候,特别是上小学时,老师对孩子都是家长式的教育方式,不容孩子申明自己的意愿,孩子普遍的存在怕老师的心理,这时我们家长需要向老师讲真相,同时帮助孩子树立正念;慢慢孩子大了,有些事情就需要他们自己处理,同时也是他们在摆放自己的位置。常人生活中的事,家长可以代办,但真正决定自己命运的事,要由孩子自己做选择。

同时,我也认识到,应该向学校老师讲真相,这方面我做的也是不足,需要今后突破观念的阻碍,放下人心,理智智慧的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这一方众生。

自己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希望对同修有所帮助。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