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向内找 正念闯“病业”关

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中旬,我连续三次出现肾脏、腸胃胀痛、刺痛,伴有尿频尿急,大便坠胀、便结。两天之内求师尊加持,破除旧势力干扰,坚持正念正信,学法向内找,顺利闯过“病业”关(其实不是病业,而是旧势力安排的迫害,用病业形式混淆视听)。

十二月十四日晚,我腰部肾脏隐隐作痛,难以入睡。早三点半起床上厕所,发现尿频尿急,大便坠胀解不出,腰部疼痛加剧。这是我炼功十三年来从来从没有过的病业现象。(炼功前患过肾炎肾结石)我想炼功后也许会好。三点五十准时站在床前认真用力抻,忍痛做了三遍“佛展千手法”。但腰、腹部象生小孩那样坠胀,炼抱轮静不下来。我想本地同修A因旧势力迫害肚子痛过不了“病业”关,家人急送医院住院几天才回家,我可不能走常人式的住院、打针、吃药这条路,我得求师父加持,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

我赶忙上床,盘腿立掌发出强大正念:我是主佛的大法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我即使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以任何借口来迫害我,谁参与迫害是谁的罪。我没做好,会在师父的点悟中按大法标准不断归正自己,请师父加持弟子用正念清除邪恶,同时我开始向内找:因法理不清,多次关押判刑迫害,恶警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大法资料,心里想要敬师敬法,正念请回,但是有怕心;每天早上六点发完正念后,直接在床上盘腿学法,有时没洗脸洗手,有时一只手拿书在看在读,另一只手却抓脚气,大法书用广告纸和报纸包装,《转法轮》宝书与账本杂物放在一起,这些看起来是小事,其实这是对师对法的不尊敬。想到此,我立即下床清理抽屉,把账本及杂物拿出来,到楼下把收好的两本大法书包的广告、报纸皮拆掉。清理完毕,我疼痛难忍的腰腹部不痛了。我一下子轻松了,我看了一下电子钟,正好五点半,疼痛两个小时感觉象过了一年。

这天,我没有出去讲真相,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邪恶因素。可到了晚上十点,我腰腹部又痛起来,我又坐在床上盘腿发正念,并轻声默念师父的经文:“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这样在痛苦中学法发正念,好不容易熬到发完全球大法弟子十二点正念,便在筋疲力尽中躺下睡觉,翻来覆去,疼痛难忍睡不着,坐起来发正念难以坚持,只得捧腹掐腰,轻声叫“哎哟”,反复下楼上厕所。但意识到疼痛时喊“哎哟”是常人表现,我立即改为念正法口诀。同时,我又继续向内找:从劳教所回家后的几个月,我放不下对儿子的亲情,担心他们不看真相,对大法不敬,会给他们带来灾难和报应,还针对两个儿子工作和生活上的不顺,买来属相小册子,看他们哪年哪月运好和不好。在长期的承受迫害中,他们对我产生了冷漠和怨恨,我有时也把握不好,也有了气恨委屈之心,甚至当着他们面伤心流泪,把自己混同于一个不修心的常人。有一次在梦中,有一个小孩掉入泥中奄奄一息,我跳入泥中好不容易才救出来。还有一次,我自己被污泥陷身在焦急中,我大喊师父救我,并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我在梦中一下冲出污泥醒来,当时我想可能为儿子的多种假相担心,身陷人情人心中了。在疼痛中,我来到楼下,把“鸡”、“兔”属相小册子一把火烧了,心里想:我不承认你旧势力的安排,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快凌晨两点,又添加了胃绞痛,甚至呕吐,全身疲软无力,开始痛得发热出汗。大儿子听到呕吐声,走过来劝我上医院,我想,我决不能让旧势力得逞。快速跑到外房拿出几天前同修送给我的师父法像,放在椅子上,跪着求师父替弟子做主,旧势力强加给的迫害我决不接受,我没做好,有执着、有漏会在大法中不断归正,我虔诚的跪着,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决不去医院,不能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就这样想不到五分钟,我全身轻松,腰、腹、胃一点也不痛了。我站起来,双手合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次为弟子的呵护与承受。

十二月十五日晚九点,我在床上发正念,又隐隐感到腰肾、小腹不适胀痛起来。我想起白天在435期《明慧周刊》同修写的体会:我与母亲立掌帮父亲清理邪恶,父亲也在念师父这段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

在人这边父亲声音很小,但是当父亲声音一出,响彻整个三界(天目看到的景象)。层层正在参与迫害他身体的烂鬼以及没有直接迫害,但是指挥这些烂鬼的比较高一点的生命,全部停下了所有动作,都站在那里保持否定态度前一秒迫害的姿式。听着父亲的声音,那声音用常人语言形容真的是响彻九霄,所有空间都是父亲的声音,层次比较高一点的旧势力的脸色很难看,仿佛打了败仗一样的垂头丧气。

我想,大法弟子念师父的法,既然有这样大的威力,能震慑邪恶,能灭掉邪恶。我也就大声的读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这段法,接下来,我把近几个月从《明慧周刊》中摘抄下来的师父有关经文从头至尾大声的读。丈夫、两个儿子在旁也安然无声,要是以往我学法出声大一点,他们都会说影响了他们休息,但这次他们像被镇住了或溶于法中了,三遍读完,我一点疼痛感也没有了,全身轻松,我真有一种逢凶化吉的幸福感,我记得师父说过:“经过你的嘴念出来的时候,那也是不一样的。好多人已经修炼出很不错的功,念出的字都是有形像的,嘴里出来的都是法轮。”(《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我虽然看不见,但我相信师父的法威严无比,字字都是法轮、炸弹,炸向邪恶。

经过这次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清除邪恶。我真正体悟到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的内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还悟到:我们平时能多学法,学好法,时刻保持正念,邪恶就无空可钻。当魔难来时,修炼人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应坚如磐石的信师信法。当“病业”假相出现,我们不能象常人躺在床上,消极的呻吟喊哎哟,也不能用常人的按摩、热敷、刮痧等办法处理,更不能动念上医院,这样会影响到大法声誉,在常人、亲人中对大法造成负面影响,我们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正念正行,师父就会替我们做主,那旧势力的干扰就会消失遁形。

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