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法清、理明、气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中国古代的三国,用了一个朝代时间演出了一个“义”字,而现在,我打了将近一年的官司,才明白了大法的一点内涵,说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二零零八年我被邪恶无端迫害,在六一零操控下被单位无故开除公职,压力下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更体会不到大法弟子的那份荣耀。这样我一直承受了两年多不公正的对待。

师父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讲:“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的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的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而我被迫害是因为修炼中走偏了,没完全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也就是平时说的自己有漏,从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所致,趴下却一直不起来。明白法理后,知道了学法只是知道高层次的法还不够,要学会在实践中用高层次的法来指导言行才能证实法。在同修们的协助下我走了法律程序,起诉到了当地法院。我时刻叮嘱自己不要重视结果,一定要证实好法,给众生机会。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当时由于理解不好高层次上的法,很怕法院不知道我是法轮功,还特意在起诉书上注明我如何修炼法轮功受迫害被单位开除,认为这样好引起大家议论,不落下法轮功话题。结果开庭时很不理想,被法官们当成矛盾根源,你一言他一语的说法轮功不是,缠绕着我都脱不开身了。六一零派出所也上了阵。旧势力还操控着被告冒出个“三书”,被告还幸灾乐祸给法院主动答应:一切都好说,一分钱不少都补齐。由于我反对,判决结果可想而知,奔波劳累告了半天,自己反落下个“不识抬举”的冤名。

师尊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回来后继续学法向内找,并和同修们切磋找原因。也知道这个结果不对,但是哪颗心促成的,不是很明白。在学《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时,师父有两个答疑对我有了点启发。

第一个是有大法弟子问“天国乐团可否在神韵演出前去那些城市演奏、让那里的民众知道法轮功?”时,师父回答说:“当然了,是想让那里的民众知道法轮功,想法是好的,但是不要这样做。不需要非得告诉人家神韵艺术团是法轮功的,大张旗鼓的去搞那个。我不回避这种关系,我也不去有意的这样做。大家知道,倒退三、五十年,在全世界人信仰宗教几乎是百分之八十以上,甚至有的艺术团的人全团都信仰天主教或者基督教,从没听他到哪演出都先说‘我们是基督教来演出’、‘我们是天主教来演出了’。有这么说的吗?就是被全世界公认为魔鬼的邪党政权下的演出团也没有先说自己是其党的演出,那为什么我们就非得说哪?这不是歧视吗?是,现在有对法轮功迫害的问题,可是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我也不想主动的放在口头上。别被旧的势力控制的人带动。我做事可不象你们那样容易不稳。”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在芝加哥中国城讲真相发大纪元报纸的事,师父说:“有些媒体他不想什么事情先把法轮功摆在前面,法轮功大纪元,法轮功新唐人,法轮功什么什么。有些学员他非得这样做,你不需要这样做。其实你不讲人家都知道,很多人都知道大纪元是法轮功学员办的,可是你们知道吗?所谓有人说不把法轮功摆在前面如何如何,这是邪党特务在煽动的话。为什么老拿着去说?你们想过没有?倒退几十年,很多媒体,包括老板到员工,都是基督徒,没有谁干什么都先说我们是基督徒,怎么怎么的,我们是天主教徒、什么时报。(众笑)他们会这样做吗?不怪吗?怎么就不觉的怪哪。”

半个月的上诉期的最后那天,在同修们的鼓励下,我又上诉到了法院。这回我不提法轮功,把两者分开,从根本上否定不承认对我的迫害。直接起诉被告无故开除我、无故停发我生活费,一切都是无故。到开庭时,法官们都瞪着眼问我:“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才告到你们这。”他们又说:“为什么不开除别人,单开除你、扣你钱呢?”我说:“就是啊!要是都扣了我就不找了,就是因为都没扣,单独开除我扣我钱不公我才告他,这事我应该问你们,你们应该问被告,给我写个东西,为什么这样对我。”

后来,无论他们再说什么都是与本案无关,更拿不出迫害理由和法律依据,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想逼着我说法轮功,我就认为修大法与任何迫害都没有关系就是不提,他们干着急谁也摆不上桌面。这时,我的律师铿锵有力,有理有据的说得他们都哑口无言。

事后我单独下来找法官讲明了法轮功被迫害事实真相,法官说:“你别怕,那是个人信仰问题”。以后被告再提法轮功这个那个时,法官直接指责他们:“办事不力,都把人教育到法院来了,再教育都去北京了,还好意思说呢,奥运怕出事,……又快十八大了,看他们怕得过来不。”

两次开庭让我悟出来了点法理:法轮功好不好,我们是修炼者,我们最有发言权,也最重要,所以我们要证实大法的美好。宇宙中任何生命其实都不敢(也不配)评论大法,因为他们在另外空间都知道后果。不是我们修炼法轮功丢钱了、修炼法轮功离婚了、修炼法轮功死了等,把不好了的都跟法轮功联系上,给人错觉就象一修炼法轮功就倒霉。不是大法不好,是中间有一个东西使坏,制造迷惑,让我们认识不清、做不到点子上,这样邪恶就有机可乘,因为我们想证实法但基点没站对,反而事与愿违,才对大法犯罪。

这件事由于自己怕心重、法理不清,拖到现在。深感师父的苦心铺垫,只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就一切顺利。师父说:“其实师父要怎么做,决不是那么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你们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