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基点 才能过好每一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那是在二零零七年九月,我再次被绑架。那天,六个当地派出所的恶人闯入我家,不由分说,就要我收拾东西進洗脑班。在我的追问下,他们才说因为有人说我发资料。他们连拉带拖,几个人从楼上把我拽下来,塞入车内。在车上我说:你们为了升官发财,为了个人利益,不分善恶,不要良知,毁了自己。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发资料,讲真相,也是为你们好,让你们认清谎言,是在救人,不是搞政治,再说也是符合宪法的行动。接着我讲了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出现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的“藏字石”,并被中科院的专家考察鉴定是天然形成。我说,难道这块石头也是在搞政治?你们真的认为法轮功学员是在搞政治,是一群傻子吗?大法弟子不求名利,冒着风险给世人讲真相,为的就是救人的命,石头上的字昭示天意,天要灭这罪恶滔天的共产党,你们难道还要做它的陪葬品吗?关乎自己性命的事,明智的人应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警察无可奈何的说:上面有指示,对法轮功人员要轮流办班,只学习一个星期。

到了洗脑班才知道,里面已被关押了几十个大法弟子。每个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个“陪教”,有的还有两个人轮流换守。陪教人员对大法弟子寸步不离,随时向“六一零”汇报学员的一言一行,协助“六一零”转化大法弟子,每层楼都设有“六一零”的办公室,看起来气焰嚣张。

我是最后一个被关進去的。我的陪教每天更换,而且都是镇政府工作人员,是些受邪党毒害较深的人。而一般陪教都是本单位、本村或本居委会的。恶党为什么要在我身上花那么大力气呢?“那么也就是说呢,你们在救度众生、证实法中所碰到的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曼哈顿讲法》)肯定是我有一颗什么心,我必须向内找。那么,他们是冲着我的哪个心来的呢?我反复回忆师父的讲法,把自己摆在正法中。我想到,他们是冲着我的怕心,在这种情况下看我还敢不敢向他们讲真相,敢不敢当着陪教炼功、发正念和背法,三件事还敢不敢做?于是我否定迫害,正念清除黑窝内的一切邪恶,高密度的发正念,不忘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我知道只要我都按大法的要求做了,就一定能闯过去。

当天下午恶警叫陪教带我去电视厅看诽谤大法的片子。我不去,结果陪教说,你们在救度众生、证实法中所碰到的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他们逼我必须去。我又想,去也行,我可在电视厅发正念。走進去环顾了一下,已有二十几个人在那里了,彼此都不打招呼,大部份人都闭着眼,只有几个人在看陪教,陪教可以進出。我坐在最后,低着头,两手捂着耳朵,闭着眼睛发正念:彻底清除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操控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彻底销毁诽谤片背后的邪恶因素,并请师父加持。

大约半个钟头,我走出电视厅,门口站的恶警也没吱声,我直接上楼回宿舍坐在床上继续发正念,再也没有人来干扰我。这一关就这样就闯过去了。再后来也没再放过什么影片了。

第二天看我的所谓“陪教”就要换人了,我必须找机会给她讲明真相。吃过饭,我主动叫她和我一起到操场上散步,轻松一下,她说,“我也正想和你谈谈,我明天就要走了,你应该和他们配合,早点回去。”散步时我说,和你相处也是我们的缘份,虽然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为了你能够平安度过劫难,有个美好的将来,希望你三退保命吧,在车上我也谈了,你也都听了,现在有几千万人都退了,有好多高官、名人都在退了,而且你只需取个化名退,上天知道,你自己知道,别人谁也不知道。你不要怕,我们是真心为你好。她说,“那你就给我退了吧,我没入过党,只入过团和队,我自己取个化名。”我说,好,我真心祝福你有美好的未来。她说,谢谢你。我从心里说,你应该谢谢我师父,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个“陪教”得救了,同时也使我突破了一关。

以后轮换来的六个人中,只退了两个,虽然没有都退,但我冲破了这个“怕”的关,也使他们不同成度了解了真相。

这几个没退的回去向镇政府的有关人说我“很顽固”,他们不但没能劝服我,反倒是我给他们讲真相。结果到第七天,他们派来了由外面雇来的一个不识字的农民,每天给她四十元,她当然就很满足。她完全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只知道电视中播放的谎言,说什么法轮功要杀人,很凶,家人叫她要警惕点,如果实在不行就回来,不要为了钱伤了命,等等。这是她来后的第三天给我讲的。我叫她赶快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请他们放心,告诉家人法轮功是好人。她打电话回去后家里人很高兴。共产邪党的谎言毒害了多少众生,使他们糊里糊涂的仇视法轮功。这就需要我们大量的讲真相,才能救了他们。

在自己的修炼历程中,有意想不到的欣慰,也有突然出现的惊险。

记得有一天傍晚,我从家里出去转转,看看能否遇上有缘人,可刚到十字路口,一个熟人叫住我要跟我说点事(此人已三退),不到几分钟,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推着自行车走到我们中间说,阿姨,请你给我看一下车子,我進这里超市买点东西,只要几分钟。我欣然同意了,心想,这绝对不是偶然的。不一会儿她买了东西回来了,我和她拉了两句,就直接问她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她说,没听过。我就从天灾人祸、汶川地震、预言、藏字石讲到了天灭中共,三退保命,她听完后痛快的同意退队(她只入过队)。我告诉她在劫难中,在危难中,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将来一定有美好的未来。没想到我刚一说完,她马上给我跪下,我慌忙把她扶起来,她嘴上不停的说,“谢谢!谢谢!”我很感动,当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她这一举动太突然了!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想,这可能是她明白的一面看到了什么,或者是她这个有缘人盼望等待的太久了,更可能是师父在鼓励我加紧救人,总之这件事对我的激励很大,使我更加坚定了加紧救人的信心。

还有一次,我坐三轮车,这个车主是个年轻人,大概二十五、六岁吧。我先清理他背后被邪党毒害的因素。因为这些年轻人没有经过任何一次运动,更不知道共产邪党的残暴,可能要多费些功夫,谁知我刚一讲,他就说,“婆婆你真好,不用你讲我都知道了,《九评》我也看过,你们的真相资料我也看过,只是没‘三退’,我一直没见过法轮功的人,只是在我的车上有时会发现你们的资料。我现在就退,我入过团、队,我叫某某。我很佩服你们,你们真了不起。”他脸上流露出很高兴的神情。我说,你也可以炼法轮功啊!他没马上表态。我下车后,他说,您慢走,保重!其实世人很多都已清醒,只是他们迫于邪党的淫威,不敢公开去讲。特别是对法轮功敢于公开表示敬佩的人还是不多。所以这个事也给我莫大的欣慰。

记得有一次,我在大街上发资料,刚把一份资料放入三轮车斗里,对面一个妇女就高声喊叫,你把什么东西放车里了,赶快拿出来。大街上很多人的眼睛一下都朝我盯过来了。就在那一瞬间,我马上朝着那位妇女走过去,正念一起,双手合十,说:给你送福报来了,祝你一生平安,请你珍惜!我看到她气愤的脸色马上消失了,说:“好,你走吧。”围观的人马上散开了。当她一喊时,我就听到有人说,“快打电话,举报一个法轮功可领三百元钱。”那时我心里有点慌乱,想走,也躲不开,就在那一瞬间我的正念起来了,在强大的正念作用下我才知道怎么做,做的那么好。当我离开那里时,听见有人说:这法轮功人也太胆大了,大白天在街上发资料,他们不怕被抓吗?现在政府到处宣传举报法轮功有奖。有个人说,这种钱不能要,那要遭报的。

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师父说了,师父只看弟子的那颗信师信法的坚定的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