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马英全在洗脑班遭中共恶徒施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黑龙江鹤岗市法轮功学员马英全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被当地恶警绑架到洗脑班,遭到恶徒扒光衣服电击和毒打。洗脑班恶徒叫嚣:洗脑班不同于劳教所、监狱,没有关押期限。恶徒还叫嚣:这里没有人权、没有法律。

以下是马英全的自述:

我叫马英全,家住黑龙江鹤岗市兴安区。八月十九日中午,我区片警吴汶冲到我家,以派出所所长刘振臣找我谈话为由,让我去派出所,并说啥事没有。

二十日下午五点我去派出所,到了那里,片警吴汶冲和副所长赵保东将我带上车说市里领导找我谈话,谁知他们将我送到自来水公司对面。一下车,就有六、七个人把我围住,并且抓住我的手不放,把我带到三楼,他们所谓的“法制教育班”(实际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一到屋里,他们就搜我的全身,并把腰带没收。我给他们讲真相,讲法轮大法好和我个人的体会,张子龙就骂我、打我,说我顽固,还让我念“民政部公告六不准”,我不念,我告诉他们:我没犯罪,为啥要念?张子龙说:“叫你念你就念,不为什么,告诉你,你要不念,你就甭想走出这里。”并说这里不同于别的教养院、监狱有年限,到日期就放人,在这里,是没有年限的,可以无限期地关押。

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他们非法关押我,张子龙叫我念,我不念,他拿来了电棍,叫赵佳宾把我反铐上,我不顺从并与他们理论,霍广民、张子龙、赵佳宾他们一拥而上把我按在地上反铐上,在我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情况下,张子龙拿电棍电我。

演示图:电棍电击

我一动也动不了,赵佳宾按住我的双手,长时间电我,由于电疼的我直叫,他们把门和窗全关上,并说谁也听不着,谁也帮不了我,在地上电完了,叫我站起来,扒光衣服电我大腿内侧、小腿、阴部、肚子、手背、胳膊、脚、脚趾、前胸、后背、脖子、耳朵及后侧、大脑整个部份,面部有上下眼皮、鼻子、脸(上下嘴唇)、脖子(喉咙)哪块皮薄电哪,长时间电我。

张子龙还打了我二十多个大嘴巴子,打的我嘴破了,牙出血了、脸肿了、鼻子出血了,霍广民就擦,张子龙再打,再电,就这样他们折磨我,迫害我,我在这里什么权利也没有,痛苦至极,几乎窒息过去。

赵佳宾把我反铐的很紧,电棍电我时由于我挣扎手铐齿牙把我的两手脖子勒的很深都出血了,两手背及手脖子肿的老高,手脖子到两手背全麻木,十多天以后才消肿,手腕脱了一层皮。左手拇指与食指内侧部份至今还麻木,霍广民说,这些都是小试,还有许多没用的呢,意思说还有比这更狠的。张子龙还说:这里没有人权、没有法律、他说的就是法,还说关押时间长短他们说的算。

每天有一人至两人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并做记录,我说的每句话都记录下来,每天上午、下午、晚上都要看中共恶党编造的假的焦点访谈,栽赃陷害法轮大法和污蔑李洪志师父,每看完一张光盘就让写一份心得体会与感想,一天写三张心得体会,每天还让抄写“三书”。

我每写一份体会都由霍广民验收,如有不深刻,便叫重写,直至他满意为准,此人总好辱骂师父。还让写歪曲事实、揭批法轮功与李洪志师父,还让写进法制教育班的心得体会与感想,写的不顺他的意思,便叫重写。霍广民说:得这么说,这么写,我就得按照他所说的写,其目的是为了显示他们有多强的工作能力,标榜自己,还让我写他们对我如何的好,多么荒诞可笑,打完我、骂完我还叫我说他们好,这是什么逻辑,整个中共的流氓嘴脸暴露无遗。

这就是我在鹤岗市洗脑班二十一天被迫害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