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中共流氓的画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中共恶徒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可谓极尽流氓手段,我们结合几个实例来说明。

河北安平县马店乡法轮功学员徐云燕曾被非法绑架到安平看守所,她绝食反迫害,遭到野蛮灌食。在看守所一帮恶徒按住她的手、脚和头,强行把橡胶管插入鼻孔进行鼻饲。所长怕灌食出人命担责任,就把橡胶管子留在她的鼻子里,准备第二天再次灌。导致云燕全身浮肿,心脏病复发,呼吸非常困难。

看守所一个参与灌食的医生怕自己的恶行曝光,就三番五次给徐云燕端来饺子、鸡蛋,并说些好听的话:“你看我对你好不好?你想吃什么尽管说,想吃什么我给你买什么,我这样对你够可以了吧?”徐云燕说:“我没有犯法,为什么吃你看守所的饭?我要求无条件释放,吃饭我回家吃。你们非法关押我,弄得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给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和痛苦,还伪善地说对我们好。看守所这么好,还有肉饺子、鸡蛋吃,你怎么不把你的亲人关在看守所里吃?!你们快把我的家人们逼疯了,这些肉饺子和鸡蛋不也是敲诈法轮功学员家人的钱买的吗?你们说对我好,这是流氓逻辑。你们劝我吃你们的饭,无非是想达到长期关押我的非法目的,让我放弃信仰,出卖良心。”

徐云燕说的非常好,把人绑架到看守所迫害,折磨完后再给好东西吃,这本身就是流氓的逻辑。这是徐云燕面对面对恶警流氓行为的揭露。而很多时候中共恶徒在耍流氓时,一方面把法轮功学员关起来折磨,另一方面却对他们的家人说是优待。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被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等恶徒从家中绑架进了洗脑班。陈凤敏的丈夫与自己的妈妈和儿子祖孙三代到东风区政法委要人,王海伦说:“一个月就回来了,住的象招待所一样,吃的好,还给买衣服。”陈凤敏的丈夫说:“那我也炼法轮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把我送那去吧,我也住住宾馆,住住招待所,我这脑血栓病在家谁照管我?”陈凤敏的婆婆说:“我儿媳妇肾病非常严重,一个肾坏死,一个肾有一半工作能力,炼法轮功都好了,家里活都能干了,你们既然不给她送回来,那我也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把我也送去吧,和我儿媳妇关在一起。”

是啊,你说把人关在黑监狱象宾馆一样,还享有那么高的待遇,人家家人顺着话一说,政法委书记一下就被噎住了。

软的不行,又来硬的。一会来了一个警察,说是代表公安局长和派出所来的,威胁恫吓祖孙三人。老太太问道:“你代表公安局长,那公安局长叫什么名字!派出所长叫什么名字!”这个耍横的警察没敢说出来。老太太又问:“我儿媳妇是不是你抓的,你能不能把她放出来。”警察说:“不是我抓的,我也放不出来。”陈凤敏的丈夫说:“那你是个帮忙的,啥事你都说的不算,你走开,哪块远你往哪走,越远越好。”

是啊,你什么责任也担当不了,你耍的啥威风?那警察只得乖乖地躲出去了。老太太又说:“我这么大年纪了,我怕啥,我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哪一句话两句话说走了嘴,就给扣上个反革命的帽子抓起来。那时候不也是这个党吗,现在不也是这个党,这个党怎么了,我儿媳妇炼法轮功身体都好了。在家里老的,小的,有病的全靠她呢,你们把她抓走了,我们可咋活呢,她出去打工挣的再少,也能为家添个七、八百元钱。现在这个社会贪官遍地,你们怎么不去抓哪!为什么偏偏抓这好人?”

十七天后,陈凤敏从洗脑班回来了。可是她却吃不下、睡不好,精神恍惚、目光呆滞、身体非常虚弱。看得出,在洗脑班里她经受了严重的精神摧残。

这是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当地看守所或黑监狱时中共恶徒耍流氓的嘴脸,而那些监狱里的恶警耍起流氓来花样可就更多了。

在河北省开平劳教所,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是亲属接见日。法轮功学员李志民的丈夫、婆婆、弟媳一行五人来看她。而恶警陆海存在办公室里却狠狠地用左手卡住李志民的腮帮子,嘴里不停地骂着:“你婆婆来你都不见……”明明是他不让李志民见自己的家人,还反过来说李志民不愿见。同时右手猛击李志民的脑袋,直到把她打得昏倒在地。等李志民醒来后,陆海存又把她捆在椅子上,还给值班警察打电话:“叫他们家属别走,再等一会儿。”意思是李志民不愿去见家人,而他在做李志民的工作。另一个警察王乙则跟李志民的丈夫说:“我再去说,让她来见。”陆海存在打完她之后还扬言:“谁打你了?谁看见了?”

中共流氓的卑鄙真是超出世人的想象。然而识破中共流氓的画皮并不难,凡是把法轮功学员关进监牢进行迫害的,无论其口头说得多好,都无法掩盖其迫害好人的实质。流氓的本性就是这样的,往往表面上说得越好的人,背地里做的恶事越见不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