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思想业时另外空间所见所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前几天思想业反应的特别厉害,脑子里时不时冒出过去很多不顺心的事,很多事我以为早就忘记了,刚开始只觉的心烦,甚至有点懊恼,自责怎么到现在还有这些思想业,一、两天后才警觉这念头不对,应该立刻发正念铲除思想业力的干扰。

立掌发正念时,我看到我的思想业在一个空间体现为一座黑糊糊的高楼,是钢筋水泥盖出的高楼,发正念时,每个字打出来都是金色的,同时还透着柔和的光泽,每个字一落到思想业的高楼时,高楼的每层就立刻被炸崩,而发正念口诀的每个字都毫无损伤,甚至连光泽都没有改变过。

发正念口诀还没念完,高楼已经被炸裂炸完了,炸裂后出现一个盒子,盒子是一个中国花边的精致礼物盒,可是盒子的颜色发沉不好看,盒里装着一个光盘,我原本以为炸完楼就算完事了,刚看到这个盒子,有点不知怎么回事,接着想,继续发正念,如果是坏东西立刻清除,如果是好东西也会没事,结果这个盒子一下就被劈为两半,从中又冒出了一个白色的、形状雅致的光滑瓷器,可是白中透灰,我还是继续发正念,结果瓷器一下又被劈裂,这次露出的是几个纯金的小金元宝,但是元宝中间是空的,象一个个小容器一样。

看到这些东西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结束发正念后,一下就明白了。从小到大脑子里灌进的那些不好的东西,就象灌进黑糊糊的钢筋水泥,使思想业象一座顽固的高楼,黑糊糊的立在另外空间。装着光盘的礼物盒就象人中形成的自我保护容器,目地是为私的、不纯的,所以颜色不好看,光盘里刻录的是后天形成的自我保护习惯,有轨迹的一套固定模式,在触及到为私为己的那部份时,就用千篇一律的那几套习惯模式保护着假我。

白色的光滑瓷器象是许多没有同化大法的思想观念,白中带灰说明不纯,但是自己却还没意识到,甚至还觉的那些想法挺好没有改变、扭转过来,就象用不好的原料造出的艺术品,就算形式样式再精美,实质上那根本不是真好的艺术品,根本不能用。最后几个小金元宝,那才是在大法中修出来的,同化大法后归正的真我,元宝中间是空的,象一个个小容器,我悟到是点化我的容量还需要加大,最近学法懈怠了。

这段时间,我有点打不起精神,有沮丧懊悔的情绪,我意识到这似乎是我信师信法的心不够坚定,但我并没有认真内找原因,甚至不敢相信为什么自己信师信法的心不够坚定,体现在做大法项目上,就有畏难、想逃避的行为。经过发正念铲除思想业力后,发现主要是学法上懈怠了,因为这方面松懈,导致不好的物质疯狂的起作用,再反过来动摇信师信法的正信。同时,我在明慧网上,并没有刻意却找到了“明慧期刊: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明慧网在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就已发表了,可是在此之前我竟然漏掉没看到过,另外,我还一下想起了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提到的:“我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说,一炉钢水要掉進去一个木头渣儿,瞬间就找不到它的踪影。我们这么大的法来容你一个人,消你身上的业力,消你不好的思想,等等等等,那是轻而易举的。 ”顿时内心就感觉敞亮,在做项目的技术上,也立刻就有了实质的突破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