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传统文化的感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每天读明慧网文章,除了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文章为必读之外,传统文化的部份也是我必读的内容。今天读了《相由心生 运随心转》这篇文章,对我触动很大,由此我想到了我自己以前的情况,如果不是修大法,我的后果不堪设想。写出来,一是曝光自己以前的变异思想和行为,二是警醒自己和世人:身处世间,一定要遵循做人的规范,敬信神明,约束自己,不求福报,但求问心无愧。

文章写道:“人生在世,寿夭贫富,虽说命中注定但今生所为亦非常重要。为善获福,作恶招灾,依人心之善恶,可随时改变。天地神明,鉴察分明,丝毫不爽。人能一心向善,广积福德,则虽遇凶厄而化吉祥。若任意非为,种下罪根,虽本有福而终得凶灾,此因果法则,自然之理。所以说,心为一身之主,心善则命善,心恶则命恶。”并举了三个例子《双胞胎兄弟的同命异报》、《丁寔居第六名》和《是道则進,非道则退》来说明相由心生,运随心转的不同结果和命运。对此,我有深刻的体会。

我本是个很单纯、很简单的人,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我基本上都是接受的正统教育,父母都是本份的工人,对我们的教育基本上都是正面的为人处世之道:不欺负人,不做违背良知的事,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不义之财不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等等,这些都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虽然在恶党统治的社会里,灌输的都是党文化的毒素,但我的内心深处对恶党一直是排斥的,从小学的时候我就不喜欢恶党的那一套,但我那时说不清楚我为什么排斥恶党。毕业后参加了工作,在同事们都争先恐后的把入党作为晋升的必备条件拼命爬上恶党的贼船之时,我却选择了远离恶党,一直没有加入恶党。在恶党专权的中国,每个政府机关的工作岗位,上至国务院,下至乡镇街道居委会,对于一个不积极靠拢恶党组织的人要想按照自己的能力正常的晋升是不可能的。当然我也就成了不被提拔的对象了。对此我并不稀罕,一直默默的工作着。

我要说的是,修大法前的时候,在社会的大染缸中不断的浸染,我的内心开始了慢慢的变异,我看到:我的父母几十年了本份做人,还是没有脱离贫穷的境遇,日子过的还是谨小慎微、捉襟见肘,一分钱也不舍的花。而那些耍手腕、使阴谋的人却得到了很多好处,耀武扬威、横行霸道,吃、穿、住都是大手大脚的花钱,在人面前很是风光,我的心里隐隐的产生了羡慕,可是自己又做不了那种对权势的谄媚、逢迎、巴结的姿态,因此还买了很多关于“心术全书”、“权谋大全”、“历史上的智慧”等方面的书籍来读以图改变自己不善“权谋”的局面,希望以此来提高自己的社交能力,可是读过那些书之后并没有大的改变。

可是那些书却对我的心灵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我学会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把真实的自己掩藏了起来,与人说的话言不由衷、假惺惺,虽然自己没有挤進恶党的贼船,可是在恶党的单位工作,慢慢的在内心里也用恶党的邪恶党文化来说话、行事,不该得的也想得,不该要的也想要,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在此仅举几个例子,来曝光自己内心深处曾经隐藏的败坏思想和所为,来進一步说明“相由心生,运随心转”的毫厘不爽。第一个例子是:十几年前,在我做会计工作时,有一阵子我既做出纳也做会计票据帐务处理,有一年给辖区居民报销药费,付完钱后,我整理好药费发票准备交给当地医院的会计,无意中看到人们拿来的药费发票在金额填写处大写小写都有漏洞,就是可以在金额的前面加数字,比如发票上本来是八十五元,因为填写的漏洞,可以在八十五元前面填一位数字比如“3”就变成叁百八十五元了,八十五元已经付给人了,可是填上去的“叁百元”就是我的了。(做过会计的人都知道应该怎样填写票据金额,不管大写小写,八十五元前面应该有斜划线,就是来杜绝被人随意填数字。其实这种办法是最拙劣的,如果拿到县医院核对,一下子就会露馅,是很危险的)因为当时的县级药费发票最高金额就到百位(三位数),我就利用药费发票金额栏上填写的漏洞在两位数的发票前面添加一位数字,这样两位数的金额就变成三位数的了。开始时只填写很小的数字,1或2,大写处也填上壹或贰,第一次没被当地医院的会计发现,我觉的很好,那时自己挣的工资很少,我想这种办法不错,可以得到些额外收入,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是不义之财,还觉的自己比那些贪官强多了。那样共做了三次。其实自己在大学里学过会计专业,明白那样做是违反会计制度的,金额大了还会犯法的,心里一直打鼓,每天胆战心惊的,可是侥幸心理和利欲熏心的指使,让自己顺着滑下的路走了下去,还认为自己很聪明。

后来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在发票上填上了个很大的数字8,那个发票金额就变成了三位数成了八百多元,自己一下子就得到八百元,可是那一次被发现了,当地医院的会计让我去一趟医院,我知道是自己做的事被发现了,去医院的半路上心里吓的怦怦跳,到了医院,院长拿着那张药费单据说:“这张发票是怎么回事?这个数字(指8)肯定是填上去的,我们可以去县医院核对,如果核对出来就不好办了,你是把钱拿出来呢还是我们来处理?”我为了顾及自己的面子,就撒了谎,说“那是某某某来报销的发票,我回去把钱要回来。”他们都知道我是大学毕业,平时还很尊重我的,也许他们也顾及我的面子吧,就相信了我的话,院长说:“好吧,明天你把钱要回来交给某某会计就行了。”并当着我的面把那张发票撕了扔了,也没有向我的领导反映。

第二天我把八百元钱拿来交给了医院会计,这事就过去了。可是我的心里总象吃了苍蝇一样不好受,觉的自己很龌龊,内心很肮脏,十几年了,那个污点一直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我就想:人真的不能做违背良心的事啊!从那以后我做会计工作再也没有在金钱上动过非分之想。

后来我就得法了,我更加意识到自己以前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是多么违背做人的准则啊,从《相由心生,运随心转》文章中,我看到了古人对自身修养的严格要求,稍不小心就会损德、折寿、伤禄,所以平时都很约束自己的内心,信神、敬神。再看看我的内心和表现与古人的心境差的太远了,真的是没有了正念,自己都意识不到了,当我面对古人“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的教诲,我感到自己很惭愧,真是无地自容。如果不是遇到师尊和大法,我不知自己会走到何种地步,也许在利益的诱惑下会走上犯罪的道路,一生就毁了,想想真的很可怕。

第二个例子,是我得法后的一件事。一九九八年八月,我们去青岛学习,因是公差,食宿费用都给报销,负责开票的人和我们说可以多开金额,就是花了一千元,可以开一千几百元,问我们需要开多少。别人没说话的时候我却说:“就统一多开四百元吧。”这样我们每个人就可以多拿四百元了。因为那时我已经得法修炼三年了,做出这样的事,是违背大法原则的,所以我就得偿还所造的业,还要将多拿的钱退回去。

就在那年的十月,我在去县城学电脑的时候,因为天黑,骑摩托车回家时撞在一辆停在路边的摩托上,我当时连人带车就飞到马路当中了,腿上划开了一道很深的口子,血不住的流,被人送到医院光缝针就用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花去了八百多元的医药费。在学法中,我知道是自己不该多得那四百元钱,用这种方式还上了心里还算踏实了点,但毕竟是我的心性很差造成的灾难,每个人生生世世的有无数的业力,修炼了就要偿还,可我还在造业,给自己的修炼带来额外的魔难。按照相由心生,运随心转的道理,带着那么多利欲熏心的思想,我的命运就毁在了自己的“小聪明上”了。好在我得法了,我会在师尊的指引下洗净自己,用大法归正自己变异的心,找回真正的幸福。

以上所举例子是很突出的违背天理的行为,在我的内心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记。其实在我平时的生活中还有很多不严格要求自己的行为,比如:上班时迟到早退;办公用品随便拿回家用;不是对所有的人都善良,顺眼的就善待,不顺眼的就恶待;对父母随意发脾气,不孝顺;不承认自己的错,强词夺理,胡搅蛮缠;妒嫉、懒惰等等魔性都很大,种种行为,都是自私自利的表现,既不符合做人的标准,更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真是愧对父母的养育,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与古人相比,我的幸运就在于:我赶上了师尊正法,在宇宙更新的重大时刻,我紧跟师尊,助师正法,在修好自己的同时,还在兑现着自己的史前大愿。我有信心我会做到大法要求我们的标准,“修心断欲去执著”(《洪吟》〈谁敢舍去常人心〉),圆满随师还。

正如文章最后所说:“德行才是一个人幸福的最终来源。命运的好坏,皆是自作自受。举头三尺有神明!心存善念,信心奉行,人虽不见,神已早闻。凡顺乎天理合乎人心之事,就应去身体力行;凡逆乎天理违背人心之事,就应该警觉不做,在善与恶、正与邪这些原则性问题面前,做出正义的、明智的选择,才能得到源远流长的福报。”那么我们作为修炼的人还要超出这个,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向更高层次上迈進!

以上只是我现阶段的个人认识,不妥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