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在坚持

五个多月电话讲真相的心得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今年五月份左右,国内同修转给我些电话号码,希望我進一步讲真相。知道应该配合同修一起救人,我便答应了下来,但是呢心里却发怵,因为我基本没有电话讲真相的经历,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打。

开始时,遇到电话不通或被对方挂断,心里还有种高兴的感觉,想反正已经拨了,不通也不算我的错。即使电话接通了,也讲得不好,在和对方讲话的时候,我莫名其妙的紧张,浑身不自觉的发抖,声音也发颤。好不容易,那十几个电话拨完了,反馈给大陆同修后,同修又发给我一些,我不得不如实对她讲,我打不了那么多,我会把剩余的电话号码发到明慧网去。

师父安排同修鼓励我上平台救人

其实这几年来,我白天在家的时间很多,打电话讲真相是很适合我的,但因为心性原因,一直没有重视起来。也许师父看我在浪费时间,安排了同修让我拿起电话讲真相。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英国同修鼓励我参加全球RTC平台,我又犯了难,一堆人心上来了,我能行吗?在底下打的不好,别人不知道,到上面去打,大家都听着呢,如果讲不好,多没面子。

考虑了几天后,我决定先上去听听同修们是怎么讲的。平台上拨打电话的同修风格各异,切入点不同,让我深受启发;尤其是平台上同修们互相鼓励,心无杂念、一心救人的纯净心态深深触动了我。几天下来,不知不觉我也有了正念,我忽然觉得,其实打电话不难呀,他们讲的都是简简单单的道理,而且主要就是“三退”和“大法真相”这两方面的内容。于是我把同修们的部份真相素材结合起来写了一篇适合自己的真相稿。几天后,我终于在现场直播室里,当众拨打了一通电话,同修鼓励我说打的挺好的,使我更加有了信心。

经历的一个家庭心性关

后来的一月里,我几乎每周一至周五都坚持到平台上拨打电话,因没有网络电话,我用自家的座机打。没想到一个月下来,电话费高的吓人。事情是这样的:月末,我收到了电话局寄来的话费单,费用比平时超出五十多镑(平时是四十镑),这可怎么交代,因为我打电话是瞒着先生的。我心里很乱,开始琢磨用什么办法可以不让他知道呢?

开始我想到,要不然告诉电话公司说“这月费用由我来付”,这样的话,先生就不会知道了。可后来我又想起来了,电话费每月是从先生账户里自动扣除的,所以这办法行不通。

想来想去,还是找不到好办法。就此事,我还特意和一个同修交流过,但是这是自己修炼路上遇到的心性关,还是得自己过才行,走不得半点捷径。于是我开始向内找,之所以怕先生知道,是因为我有怕他生气、发火的心,也怕看他拉长的脸。因为长期以来,我一直在过家庭关,虽然现在外出参加活动他不怎么反对了,但他还是不了解真相,所以我做的很多大法的事情都是瞒着他的。

现在问题出现了,也只能去面对了,与其让他发现训斥我,还不如我自己先说出来。那段时间,先生在国外出差,我就在MSN里向他真诚的道歉:对不起,这个月我往国内拨打了很多电话,我没想到,电话费花了这么多,为什么打电话,是想告诉中国人真相,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以后我不会用座机拨打了。

信息发出后,我心里一下轻松了。他看到信息,什么也没有说。回来后,他看了电话单,问了我一句:“怎么花了这么多?”我解释说:“电话总打不通,我就重复打。”他说:“不通就别总是拨了。”然后就再也没说别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很快,我就改换了网络拨打。

接下来,我每周一至周五都上平台上来,虽然只有二个多小时的时间,有时我能退四个五个,虽比起那些有经验的同修,这个数字太少,但是,当我将三退名单传到“退党网站”时,我真的觉得很踏实很满足,有那种今天没白过的感觉,实实在在的救了几个人。我常想,以前几年怎么就没有想到用电话救人呢。

打电话过程中的感人故事

打电话的过程中,会碰到各种类型的人,有破口大骂的、有说下流话的,有威胁说要报警的,还有被恶党吓破了胆,在接听电话时,从头到尾一句话不敢说的,也有佩服法轮功的,也有说要加入我们的。在这里我和大家分享两个感人的例子。

1. 一位先生,当告知他真相后,他十分感激。并告诉我,他敬佩为信仰自由而不懈努力的法轮功学员们。后来我们一直保持联系。

他在邮件中这样写道:人乃万物之灵,绝对不是只在世上活几十年的活物!如果没有灵魂,为什么孔子死了两千年,他的思想可以影响整个世界。我想我人生的价值,不在有限的几十年。我多么想能够为中国宗教信仰自由,为人权做点事情!能够和你这位法轮功学员做朋友是人生最大的快乐,使我找到人生的方向、懂得人生的价值。盼望我们多联系,让我们成为同道!

他还说,他过去就经常使用自由门软件阅读我们的文章。后来,我发给他《九评共产党》和很多真相资料,他表示一定会好好看的,并一再表示希望能为我们做点什么。我说,那就请把我告诉你的,还有发给你的真相资料传播给你的亲朋好友,就是在做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他回答说:“会的,一定会的。”。

2.有位老年男士,第一次给他打电话时,他说:“我没有时间,你改天再打吧”。过了几天,我又拨打过去,正赶上他和朋友一起喝酒。一接通电话,当我告知他是国外打来的电话后,他十分亲切的向我介绍说:“我和朋友在喝酒呢”,寒暄了几句后,我问他是否党员,他说是的,我说那我帮你取个化名退了吧,他说好。然后他主动招呼他朋友说:“是国外打来的,你也来说两句。”我又简单介绍了“三退”大潮,问对方是否党员,他说是,也很痛快同意退。两人退完了后,开头的那位男士对我说:“好了,我们要去喝酒了,不和你聊了,再见吧”。这通电话,让我感觉好象是专门在等我救他们一样。

修去争斗心

大概在一周前,我拨通了一个电话,开始这个老年男士态度很和气,说自己什么也没有入过,是信佛的,但是突然他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开始破口大骂我,我平静的说:“不要骂人,你不是信佛的吗,信佛的更不能随便出口伤人”,他不停的骂,我只好挂断电话,但是心里很平静,我告诫自己不要被他带动,不能影响我下一通电话,就继续拨打。

紧接着,第二天,又有一个考验出现。一年轻男士,我和他讲了很久关于退党的话题,他一直在听我讲,中途还问我些问题。然后他问我是否是法轮功,我说是的,他就开始破口大骂,我没动心,发正念清除操控他的邪恶因素,他还是骂个不停,我就挂了电话。那时,我没有怨恨,只有为他遗憾的心: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不明白真相,还是这样仇视法轮功,我真心希望他有朝一日能遇见一个能解开他心结的同修。

经过这两次的考验,我发现,我以前很强的争斗心不知不觉修去了,要知道一个多月前,也是类似的考验,我不但动了心,还骂了对方:一个多月前,我偶尔上了几次营救平台拨打电话,一次,接听的是个派出所警察,几次拨过去后,他连续挂断,再拨打过去,他开始骂我,我顺嘴就回骂了一句。话出口后,我意识到自己的争斗心是多么的强烈。我赶紧向平台上同修道歉,同修安慰我说没关系,刚上来拨打的同修很多经历过这个过程。

同样是被人骂,在前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我的反应是天壤之别,我发现在平台上讲真相的这几个月,那颗争斗心不知不觉修去了不少。而且现在在家里,当先生数落或批评我时,我也越来越少的和他争辩了。以前如果他说我,我马上就会顶回去和他争起来,我总是有理由。

贵在坚持

虽然每天仅两个多小时拨打电话,劝退率无法和其他同修相比,但是对我来讲,这已经是个巨大的收获。这四个多月里,我感到充实快乐。因有人心在,怕先生说我整天把时间用在大法上,所以周六、周日我不打电话。我发现,停了两天不打,周一再拨打时安逸心就上来了,就有不想打的想法,脑子里就会出现很多借口,这时往往会想起平台上一位同修鼓励我的话:“贵在坚持”。

既然不想打,那就先上平台听听吧,这样在听平台上同修拨打几通后,不想打的念头消失了,马上自己就开始拨打了。我知道,是平台上那个强大的正念之场,纯净了我的空间场,才使我很快恢复了正念。

其实每天拨打电话前,思想多少都会有波动,不想打。但是知道这些不是自己的想法,不管怎样,就是要坚持,不要在意自己一天退了多少,打的顺还是不顺,接通还是不通,就这样持之以恒坚持下去,得救的生命就会由一到十,由十到百。

以上是我五个多月拨打电话的心得体会,也真心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修能参与進来。谢谢大家!

(二零一一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