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七年,当我还是一个学生时在长春开始修炼大法。那时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听同修讲修炼体会。一走進那个学法场,我可以感受到每个大法弟子的言行是那样的正,我就能找到自己的不足。那时每个大法弟子都非常珍惜师父给我们留下的这种修炼环境,集体学法炼功从不间断。

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后,中国大陆这个集体环境被破坏。在迫害之初,在我准备去北京之前就被学校监控,最后被送進拘留所。出来后又被停学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我知道我应该去北京,但恐惧和怕心使我很难走出那一步。外在的压力大,我一个人修炼,没有突破魔难。

就在我毕业之前,师父的慈悲让我找到了几个年轻的同修,我们一起合租房子。那段时间我们每天下班后集体学法炼功,共同精進,似乎忘记了我们身在迫害之中了,我的心性再一次在这个集体环境中不知不觉的提高上来了。二零零零年七月我一个人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两次炼功两次被抓,但两次都当场释放。我知道我当时的心非常纯净,邪恶没有任何借口迫害我。

在我初到泰国时,看到同修能集体炼功和集体学法,我们几个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同修都流泪了。但是我看到在那个集体环境中的矛盾,我不再愿意参加集体学法和炼功,而且一直在抱怨这个环境,结果我的心性越来越差,最后跟同修的矛盾成了我不可逾越的关。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跪在师父的法像面前说,师父,我真的想精進,想走出跟同修的矛盾,请师父帮帮我,让我能跟同修交流一下。结果没过两天台湾同修到了泰国。在公园的两次交流,彻底打开了我的心结,台湾同修并不知道我和同修之间的矛盾,但是他谈到了学员之间彼此之间的缘份,当初一同相约下世助师正法,才得到了这个万古机缘。当我们心里为什么过不去的时候,那时我们想想师父度我们的不容易,想想我们要救度的众生,那时我们心里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呢。这些话把我的心结打开了。

我又再次回到这集体环境中,还是有各种各样的矛盾,有时我觉的别的同修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当我向内找时,我真的在这些矛盾考验中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比如我经常帮助同修,但是有时候不但没有得到回报,反而被我帮助的同修还说我不好,我就很不高兴。后来我悟到,这个不高兴的背后是求名,求回报的心,这不是真正的无私,不是真正的慈悲。当我能认识到这个矛盾只不过是对我的一种考验,去我的执著而已,我发现跟我有矛盾的那个同修也变了,那时我体验到修炼真的很玄妙,和同修一切关都已过去,就象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认识到,在跟常人的矛盾中我们一般情况下真的会不动心,因为那时我们会想到我们是炼功人,不能和常人一般见识,而面对来自同修的矛盾我们常常认为,你是炼功人,你怎么那样。忘记师父会利用大法弟子之间没修去的人心,给我们提高用。

在一关过去之后那时我觉的每个能跟着师父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他们是多么的了不起,尽管我们还有意识不到的人心,在去人心的过程中就要有矛盾,不管我们认为这个集体环境好不好,我们都不能离开它,这一切都是给你自己修的,这个环境都有我们的一份责任在其中。

后来我来到芬兰,在经历了泰国的那段修炼过程后,我知道要想做好在这里的一切,就得珍惜我们的集体环境。所以我尽量参加每一次集体学法炼功和交流。因为语言文化的不同,西方社会对我来讲很陌生,我不知道如何去跟西人沟通,但我们毕竟是大法弟子,同修一部大法,我发现在我们一次次的集体学法环境和集体交流的环境中,我和西人同修的这种文化陌生感已经不再存在,我的英语不好,但有时我跟一个西人同修却能沟通的很好。

在这个集体环境中,我也看到自己的很多不足,每次在学法后的交流,我发现西人不会象中国人在下面开小会,不说话也会很安静的坐在那里,我能感受到西人学员一直在容忍我们这方面的不足。

我还发现西人学员对每个建议都非常认真的对待,这也让我认识到了要学会谦虚,也让我认识到了我往往跟同修的矛盾的原因都源自这,我有一颗非常热情的帮助同修的心,但有时同修很反感我的做法,为什么?以前我常常想,我是为你好啊,你为什么这样呢。在集体学法的过程中,看到西人的做事方式和心态,我找到了我的执著:好为人师,说的更明白点就是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在别人之上的心。

这时我理解到其实修炼不是强制,在这个集体环境中我们自身的修炼状态就会影响到其他的同修,我们自身修好了,做的不好的同修就会看到自己的不足,我从西人同修的身上就看到了我自身修炼的不足。在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磨合之后,我觉的经常在一起集体学法的无论是中国学员还是西人学员我们在配合的过程中都增加了一份默契。我悟到,师父让我们集体学法,是让我们增進了解,更好的配合,互相取长补短,在证实法时才能发挥我们整体的力量。

随着更多中国学员来到芬兰,从五月份到八月份之间,我们每天集体炼功,时间是下午四点到六点,在赫尔辛基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公园里,很多游客不停的对着我们集体炼功照像。八月份以后,因为我们要上语言课,就没有每天户外炼功了。

当时我和姐姐每天拿着录音机和横幅。每天并没感觉有什么特别,但经历了几件事情,让我体验到集体炼功的重要。有一天,在我下午三点离开家之前,天一直下着雨,我想去不去呢,那时我想着如果我不去就没横幅和录音机,所以还是去吧。但是奇妙的是,火车在赫尔辛基火车站停下来的时候,雨也停了下来。那天炼功要结束的时候,一个德国的小伙子要学功,当我教他第二套功法时,我抬头发现他的表情就象我们打坐入定时一样,他已经入定了,他告诉我:“你慢一点教我,这太美好了。”临别时他激动的握着我的手,不知如何表达得到大法的那种美好心情,这个德国小伙子得到大法时就象我们当初得法时的那种神圣和美妙的感受。

还有一次,我跟姐姐在中午从外面回到家感到特别累,下午三点的时候我们都睡着了,结果就在三点时我的手机自动响起,而我们在这个时间从来没定过闹铃,我们赶紧起来去了炼功点。

现在正法進程越来越快,每个同修都感到时间的飞快,很多同修都肩负那么多的证实法项目,师父要求我们的集体学法炼功和交流,我知道很多同修很难做到,在《二零零九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有学员问师父,下面是原文:

“弟子:我们做媒体的需要集体学法,但是人员分散在全世界,通过网络集体学法是不是合适?

师:这个你们可以尝试。但是我就想了,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包括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做媒体的学员,都不要脱离当地佛学会,最好不要脱离当地的炼功点,都要和当地的大法弟子在一起学法。”

我理解无论今天我们来到哪个民族,那都曾经是我们历史上发过的愿,那个民族都有我们的一份责任在其中,所以我们应该珍惜师父给我们留下来的修炼形式,这真的不仅仅是一种形式,这是师父让我们每个地区大法弟子能够共同精進,整体提高,相互配合的完成好我们的历史使命的最好方式!

以上仅是我现阶段的个人体悟,希望跟同修共勉!愿我们在修炼的路上共同精進!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