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出讲真相的一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波兰大法弟子,已经修炼几年了。下面我想与大家分享以下我修炼中的一段体会。

在修炼中,我常常沉思什么是讲真相的最佳方法,什么是能让尽可能多的人都知道真相的最佳方法。时至今日在波兰我们还没有自己的媒体、没有自己的展览、没有自己的天国乐团,没有大家能参与做出系统性努力的项目,向众生提供更多讲真相的机会。通过学法,我意识到在目前的情况下,最好的讲真相的办法就是每天在地铁总站附近向民众讲真相。一开始,我没有明确的概念去做什么,就拿着征签簿和真相传单,试着吸引人们来交谈。

我记得突破最大的是抑制急躁等执着心和破除包含很多观念的人的思维。这些执着有的时候让我陷入互相争辩的陷阱,讨论似乎永远都不能结束。后来我每次出来讲真相之前都扎实学法,通过学法我的思想和话语都有足够的能量,没有人的观念和执着心的干扰,我能以一种有尊严和开放的态度对人们解释目前发生的一切。人们自然就接受了真相。

过了一段时间,我意识到最能让大家接受真相和签署征签簿的方法就是保持一个慈悲的心态,祥和的面部表情,对每一句话都不能掉以轻心,都需要是从内心深处发出,并且在头脑中有明确的想法——我要救度这个人。这种办法效果不错,人们开始停下脚步,听我讲真相,十到十五分钟就能收集签名了。

一段时间后,我已经有了一些经验,我学会了如何在这类情况下使用正念。我只是站在一个地方,当我看着一个人走过街头,我对他走来的方向发正念,尽力建立正的能量场,将周围的败物隔开,防止这些坏东西影响他们了解真相和签署征签簿。然后我开始看到独特的现象,人们走过的时候,发出各种非语言信号,我就知道我应该向谁讲真相了。这种办法有效果,但我还是想来想去,我做些什么才能救更多的人。

几周以后,我有了主意,我想应该在地铁站附近炼功。我知道炼功能产生强大的能量场,能清除空间场中的败物。于是我决定一试身手。开始阶段,最大的困扰就是紧张心理和一大堆人的想法。在一堆人心之下,还有一点正念:人们都是来得法的,正在等着听真相,他们也在迷中,如果你的行为正,就有人能帮助你。这个想法就象金色的光芒,我决定守着这一念,不要注意其它的,因为我知道这些坏东西的去除就是时间问题。的确,大约去了中心地铁站三回后,一切都正常了,再也没有这些旧思想的干扰了。

我沿着人行道的绿地摆放了各种介绍法轮功和揭露中共迫害的真相横幅,在小垫子上摆放了不同语言的资料和征签簿,有人要签名就可以签字。我炼功二个小时,每次走过,有三十到五十人签名,很多人拿了真相资料,还有很多人阅读真相横幅。事后许多人浏览了法轮大法信息网,在网上留下了签名。

我很珍惜我在地铁中心站的修炼经历,因为我懂得了如何更好的讲真相,如何放弃执着心,如何加速做事,如何一层一层修炼善心。我感到师父总是支持我,经常帮助我明白各种执着心,明白我在修炼中应该明白的事情,我在讲真相过程中,不同人跟我说话时候都能表现出这些。

在地铁站讲真相活动期间,我尽力严格要求自己,形成比较强大的正念,因为我看到我修炼的成果反映在讲真相的质量上,干扰也小了。这段时间里,我早上起来上班前听师父的广州讲法,然后步行到地铁站炼功讲真相,晚上学其他讲法。这段时间内,我对法的理解和身体明显的变化每天都在发生。在开始炼静功几分钟之后就能达到定的状态,然后我逐渐能看到其它空间中越来越多的惊人景象,大量的邪恶挡着人,但是很快就被正念所消灭。在发正念中,发出的正念形成了不同尺寸的光束,消灭这邪恶。我感到一层坚硬的物质包裹着我的心,然后这层物质就被正念所粉碎,在身体不同部份存在的不好物质溶解了,每一次都变得越来越小。

当然,也有没能守好心性的例子,或者缺乏强大正念的时候,然后几乎立刻干扰就出现。炼功和讲真相之后干扰就没有了。从修炼一开始,最大的困难就是色心。我感到这是一团不好的物质,一旦我看到漂亮女孩或者闻到女士的香水,或者我看到广告牌上穿着暴露的女性,我就会出现色心。一次,我在打坐,但没有决心解决这类想钻進我心中的念头,就在这时候几个年轻的女孩围着我,叽叽喳喳干扰炼功,然后坐在那里有半个小时,后来拿起签名簿写了起来。我结束了打坐,因为我不能这样来证实法。我走到签名簿旁边,看到上边写着“我爱你”。我明白邪恶因素利用我的漏洞,让我今天讲真相的努力付之东流。

我从中深深领会到,如果想要成功挽救众多生命,最重要的就是心里要有坚定不移的正念,这样才能证实法和助师。有了正念,什么都能進展顺利自然,结果也非常好。但是,如果我们是在证实自己或有不好的念头,结果就会相反,干扰也会随之立即到来。

一天我炼完静功,一位年轻男子走过来,我们交谈起来。小伙子在签名簿上签字,对法轮功非常支持,并表示愿意帮助改進横幅,这样横幅就能立起来放。我们谈了一会儿,后来他讲的故事让我深思。

故事是这样的:“一天早上,一位老人在荒凉的海滩上行走。遇见了一个男孩被上千个海星包围,这个男孩正尽可能快地把这些海星扔回海里。这位老人问男孩子:‘小朋友,你在干什么?’男孩子头也不抬地说:‘我在尽力挽救这些海星,老先生。’老人笑了,就问:‘孩子啊,上千个海星,你只有一个,你能起什么作用?’男孩手握一只海星,抬起头来对老人说:‘我能对这只海星起作用!’说着他把海星扔回大海。

他讲完故事后,握着我的手说:“祝你好运,继续拯救其他的海星。”说完就走了。我知道这是师父通过他的故事来鼓励我。波兰法轮功学员不多,而人口却不少。这让我更伤感,在想我还能做些什么。地铁站讲真相之后,协调人提出,我们可以办“大纪元”报纸波兰版。在快速组织的协调会上,我们对此進行了充份的讨论。我记得每次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我的心灵充满了热情,脸上浮现着笑容。我明白我修炼中的主要的進退两难问题已经得到回应。

虽然这个项目需要系统性的工作和时间,但其救人的力度和对社会的影响很大。另外,这个项目的基础是合作,为我们的修炼提供了很好的环境,大家能在这个环境中迅速提高自己。一个修炼者的力量是许许多多常人的总和。我意识到,两个修炼人的合作产生的力量,决不是一加一,而是翻很多倍的。师父在《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你们怎么样能够配合好,能够意见统一起来大家共同拧着一股劲去做,再加上你们的能力,那真是势不可挡。所以我就在想,是不是等到你们修的越好的时候你们越往这方面靠拢、力量越大?”(《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呼吁同修从救度众生和助师正法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让我们共同努力,救度更多的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一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