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妇在广东省女子监狱遭受的凌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是将近古稀之年的老人,因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向人们讲述大法真相而被中共恶党冤判徒刑,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刚入狱的法轮功学员,全被关押在四监区,这里专门训练了一批由犯人组成的所谓“互监组”。 法轮功学员每天由二至三名“互监组”二十四小时监视,一言一行都没自由,上厕所要向警察蹲下举右手,说报告词,称自己是罪犯,这时能不能上厕所要看警察的心情,如果她不高兴就不给上,即使同意也要由“互监组”看着,不准我与其他人谈话。

警察唆使这批打手,她们行使着警察交给的任务,只要能达到“转化”的目的,对坚定的修炼者采用的手段是非常残忍的。对我这个古稀之人,因我坚信“法轮大法好”,不配合写诬陷法轮大法的“作业”,她们就长时间不让我睡觉,在烈日炎炎的夏天,不给洗澡,不让上厕所,每天指着我谩骂,极尽羞辱之能事。有一次因我看她们写给警察的监视材料,被这些犯人打的两臂发紫。

我“下队”以后,被送到三监区。三监区是关押刚入监犯人的监区,也主要关押那些老弱病残的人。在三监区,我又因坚持说法轮大法好,向人们证实大法,被恶警关在楼层的“谈话室”。

这间黑窝只有五、六平方米,每天二十四小时被关在里面,由两个犯人看管。被强制洗脑、强迫看诬陷法轮功的光盘、灌输中共邪党荒唐的污蔑大法的非法条文、强制背诵生活规范等38条……。我不配合,他们就连续十天不让我睡觉,不让上厕所。

恶警还在房间里布满了法轮大法师父的法像,强制我踩着师尊的法像,有一个恶警竟然魔性大发地在师父的法像上乱蹦乱跳。这就是所谓“文明监狱”警察的“文明行为”。

我不看诬陷大法的书,打手们拿起书,往我身上、头上、脸上橫扫。我喊“法轮大法好”,并在地上打坐。打手一边叫来恶警,一边把我的手臂用力往后背压,压得我骨头“咯咯”作疼,有一人抓住我的双脚在地面上拖着,有一个犯人用手指使劲对准我的肝区往里抠。事后警察还恬不知羞的说“我们的转化是完全自愿的,是春风化雨的”。真是昧着良心说瞎话。就我亲眼看到的就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打嘴巴,全身被打的发紫。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助纣为虐必遭天惩和人间正义法律的制裁。


副监狱长(专管法轮功):罗晖
监狱洗脑班(所谓“学习班”)负责警察
谭晶晶
向茜
(此两人受中共邪党毒害很深,是洗脑班的骨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