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病业干扰中走过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四日】我所写的是我经历的一场魔难,我是怎样通过学法炼功、加强正念向内找,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闯过来的。

我从小就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谁也不服,男人干的活我也能干,谁都服我,年轻时,跟娘家人一起干饭店,就在我大着肚子的时候,还在压冷面,一干就是晚上十一、十二点钟,回到家,那真是累呀,因为不给钱,所以生完孩子就不干了,自己干点什么,再后来干服装,因为没有太多的本钱,向父母借,他们说没钱不借,我是哭着回的家。我为他们付出那么多,为他们挣了那么多钱,在我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却不借给我钱也不帮我,从那时起我开始恨他们,觉的他们对不起我,不去饭店帮忙了,也不回家看父母了。

幸运的是我得了法轮大法,在大法修炼中,我不断的提高自己,摈弃了对家人的仇恨,努力的平衡家庭关系。现在看来那时虽很努力的想做好,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怨恨的心并不是想放就能一下放的下的,这也给我在这次魔难中留下了祸根。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遭到无端迫害,我没有离开师父和大法,我坚信师父是正的,大法是正的,无论怎样我都要修下去。不论是关押和骚扰还是在最严酷的迫害时期,我的心都不曾离开师父离开大法。我用一个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身体和精神也得到了改观,我的脸粉白粉白的,我在商场一走一过,认识我的都要说一句:“姐,你皮肤真好!”我马上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所以皮肤好。”还赶快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一天我和姐姐(同修)商量合干一个卖场,这样还能讲真相救更多的众生,姐姐同意了。在办理各项手续中,从商场老总、经理、副经理、办公室主任到那些商管人员我们几乎都给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我引以自豪的皮肤也成了我讲真相的契机,可时间一长,那不曾察觉的一个个执著心却在慢慢的积攒,最后变成了我修炼中难以跨越的鸿沟。

去年年初,我的头上长了许多脓包,往外淌黄脓水,定了嘎巴,长一层淌一层,淌到哪哪就象做了拉皮一样紧,睡觉都闭不上眼睛。发了一段正念,没什么起色,而且脓包在不断的蔓延,两个耳朵也开始往外淌黄脓水,白天还可以擦一擦,到了晚上睡觉淌的枕头上、枕巾上都是,脸和耳朵都粘在枕巾上,一直蔓延到脸上,整个脸又痒、又疼、又红、又紫、又黑,还一层层的往上长硬壳,我那白皙的皮肤最后变的惨不忍睹。我家三楼有一个一岁大的孩子,看到我都吓哭了。我爱人(未修炼)都不敢正眼看我。

可这面子问题真是难过,一是怕别人说三道四,二是怕别人对大法有看法。那段时间弄的我焦头烂额。那个东西很会长,哪敏感往哪长,胸口、大腿根、小便处、脚丫上都是。别的地方还可以忍,可小便处和大腿根往外淌黄脓又疼、又痒烂的露着红肉,没办法垫点纸吧,等把纸一拿下来肉和纸就粘在了一起,真是钻心的疼,那些垫着的纸的气味呀无法形容,后来就垫纱布(因纱布比纸柔软),我穿的内裤是绿色的,晚上脱下来的时候那淌下来的脓水透过纱布把内裤拿成白色的了。骑自行车上班一骑那个疼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鼻孔里长满了嘎巴硬梆梆的,喘气都费劲,鼻头都硬了,一抠又疼又痒还出血。脚丫淌水淌的翻着大口子露着红肉不愿愈合,出门上货一走就是整整一天,简直无法忍受,下车上厕所,大便时肛门裂开了往外淌血,疼得我哎呀哎呀的叫,姐姐说:“你别哎呀,你的正念呢?”那段日子对我来说真是一种煎熬。(那段时间身体真的是弄的很不象样,要细述会很长,对我本人来讲真的是很大的一个魔难。)

那时姐姐多次让我向内找,在这颗心上下工夫,可是那时在魔难中,就不知道怎样修了。同修来了也把他们吓一跳,我们在一起发正念,然后再深入的交谈,也帮我向内找。至此只有踏下心来用心学法,向内找执著心了。

我发现虽说修炼后,自己不象以前那样怨恨父母了,可一看到父母和弟弟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回想前一阵发生的事,家里的饭店卖了六十五万,不但没分给我一分钱,甚至都没有告诉我一声。心里这个不平衡呀,新怨旧恨都上来了。姐姐说:“饭店挣的钱都是杀狗、杀鸡、杀鱼、杀那些活物得来的,那你是要钱要业力呢?还是要功跟师父回家呢?”姐姐这一问,把我也吓一跳,修炼这么多年还有那么强的执著心。

晚上到小组学习正好学习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其实我告诉你们,法正人间最后的时候啊,一瞬间什么都解体。什么钱哪?纸都没有嘞。”我要赶快把它放下,赶快提高上来,不能在这徘徊。当时虽然悟到了这些,但没有做到彻底放下。在这次魔难中我深入的挖根、悟道、提高,就象师父说的“把坏事变成好事”(《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不断的修心向内找,把那些表面的、隐藏的不好的心找出来去掉,同时绝不容许旧势力利用我未修好的一面来迫害我的身体。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妄图迫害我的一切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我是师父的弟子,谁也不能动我,不管我以前跟谁签过什么、做过什么,我现在都不承认,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解体一切迫害,请师父加持弟子。随着不断的向内找,我的身体也在慢慢的恢复。

这次的经历让我真切的体悟到“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在修炼中我忽视了一个最重要的环节,那就是修好自己才是做好一切的前提。正是这一个个平时不经意的执著心(怨恨心、显示心、好胜心、争斗心、好面子心、不让人说的心……)积攒多了,给旧势力了一个迫害的借口,还好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走了过来。

在这里我也要提醒那些和我一样的同修,不要以为自己的这个执著心不强、那个执著心不大从而放纵不管,那样是很危险的。我们平时就要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那样才不会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绊脚石、执著山。

现在我的身体已经好了。只有多学法,真正的向内找修好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算是走好师父安排的路。那时旧势力见了你就逃,哪还敢迫害你呀。在魔难中一定要信师信法,不能自暴自弃,无奈承受。我就是认定我是师父的弟子,不曾怀疑、不曾动摇才走过来的。同修们在这正法最后让我们共同精進兑现我们的誓言吧!

这是我现阶段的一点心得,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再一次谢谢伟大师父,师父您辛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