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发生在冀东监狱内的一场正邪交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二零零零年十月,我被中共恶党非法判刑五年,并野蛮绑架到河北冀东监狱,受到了肉体和精神上的残酷迫害。回忆狱中点点滴滴的往事,我更加深刻的体悟到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神奇威力。这里我仅把在冀东监狱发生的一场令人正邪交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大约在二零零四年的七、八月份,冀东监狱五支队从石家庄找来二男三女五个人,专门针对大法弟子办了十来天的洗脑班迫害。后来我了解到,这是省劳改局网罗一些邪悟的人,把他们分派到各监狱用来“转化”坚定的大法弟子的。办班开始,我感到头痛,不想参加。但转念一想,还是去,我坚信邪不压正,近距离发正念,镇邪的威力一定更强。

果然,这些办班的人一开场就邪行起来。他们竟自称“大法弟子”,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师父的书和经文,公然“引导”我们。对此,我们嗤之以鼻。在恶党迫害法轮功最严酷的监狱,竟然允许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堂而皇之的学大法经书,还派专人帮助“提高层次”,这是不是有点太滑稽了?再说,我还亲眼看到某办班人在一本师父讲法的书上勾勾画画,横七竖八的写了不少篡改性的文字,这哪里像一个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清晰的感受到有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回响,告诉我来了几个内蒙古人和我们较量。他们开始冲我、打我,我死死的顶住他们,最终把他们打败了。醒来后,我反复想,反复悟,突然间那“内蒙”两个字在我脑海里变成了那几个办班人的形象。是啊,他们是从“内”部变异出来,又去“蒙”骗别人的人!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识破这些“内蒙”人的真面目,在这场正邪交锋中修好自己,走正走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走的路。

一天,一个姓李的邪悟者找我(我是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唯一的大法弟子)和另一个(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大法弟子谈话。其间,我特意把我的梦和我的悟讲给她听,问她“内蒙古人”怎么解释?她张口结舌,尴尬无语。接着又谈到和师父签约的事,我正面问她:你怎么跟师父签的约?她回答“不知道”,我紧接着说:“我知道,我签的约就是跟着师父坚修到底,谁也别想动了我!”她哭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显然,她原来准备的那一套邪论被彻底的噎住了。

还有一次,参加二男一女洗脑迫害时,当邪悟者再次标榜他们是在“帮助”我们提高层次时,我说,如果真象你们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为了弘扬大法,帮助我们精進实修,那当然“功德无量”,但如果你们别有用心,极力想用邪悟来诱骗、“转化”我们,别多了,即使“转化”一个,你们就造下了永远无法偿还的罪业啊!在同修们的助威下,他们窘住了,只是嘿嘿的假笑,竟没能回应一句话。

记得有一次洗脑,参加人员比较集中,邪悟的办班人又借题发挥,竟鼓吹起了“向内找”,他们神志不清的说只有放弃才能圆满,而当前主要就是要放弃修炼,放弃对师父和对大法的“执著”。邪论一出,这帮犹大的丑恶嘴脸被在座的大法弟子看了个清清透透。大家议论纷纷:这话邪的也太离谱了,没有师父和大法,我们凭什么修炼?没有精進实修,圆满从哪里来?当时我带着满腔的激愤说了句话,我说:当初我们和师父签约,就是要跟着师父,一修到底!不管谁故意走向反面,背离师父的要求干邪的,将来一定遭天打五雷劈!话说的虽然有点“粗”,但在现场却起到了镇邪的作用。那五个人当时都傻了眼,听说后来他们在一起还大哭了一场。

十来天的“洗脑学习班”, 就在这样的正邪交锋中结束了。最后一次见面,我故意问他们:你们来这里“办班”,是自愿,还是强行指派?回答:又是自愿,又是指派。再问:听说“转化”一个,奖给你们二百五十元钱?(无语)此时,我進一步加重了语气,对他们说:大法弟子修大法,是最正的,谁也甭想来“转化”!谁硬要违背天意,遭雷轰,下地狱,十八层也饶不过的。你们敢跟我辩论吗?如果敢,就留下电话号码和地址,我出去后,马上找你们,怎么样?!那五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接招,其中有个人哭泣起来,还一个劲儿的说:这不是我哭。

第二天,他们无声无息的走了。据说,五个人中有三个分别来自辛集、晋州、深泽,另外两个,一个可能来自武汉,一个则来自东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