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们全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九日】我和家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巨变,人也精神,身体也健康了,活着也有劲头了,而且出现了不少神奇事。这么好的功法,这么神奇的功法,不告诉世人那不是太自私了吗,那不是昧着良心吗?所以我要把它写出来。

(一)我

我是零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多种疾病缠身,肛裂、内痔、长期失眠,整天没有好受的时候,该去的医院也去了,该吃的药也吃了,钱也没少花,一样病也没好,长期泡在病痛的折磨中,活的没意思。学法炼功不长时间所有的病都好了。师父教我做一个无私无我的好人。我也是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人们常说身心健康,其实是本末倒置,应该是身心健康,人心健康了,才能人身健康。

在没修炼之前,有一年春耕时,我不慎辛硫磷(农药)中毒,这种农药乳状与苞米种子拌在一起往地里播种。不知什么时候胶手套坏了,农药渗到手上引起中毒,恶心、迷糊,医生说:药毒进血液,将来你得从血上得病。

零六年某天晚上,我一趟一趟的小便,越来越频,最后坐在桶上起不来了。我还纳闷呢,怎么便起没完了,我清楚听见一个声音:你便的是血不是尿。断断续续到初二,面色煞白,到了初三就好了,也不尿血了,面色也红润了,在常人看来就是变戏法。

农药中毒是我得法以前的事,我修大法都快十年了,也没出现医生说的后果。事后我想这不跟大换血一样吗?

(二)我的父亲

我父亲今年七十二岁,零六年修炼大法,类风湿四十五年,各骨节都疼,瘫在炕上,学法炼功一个星期,拄着棍子能走了,一年后棍子也扔了,高血压眩晕症再没犯过,我爹十个脚趾都有鸡眼,有一回洗脚才注意,不知脚鸡眼什么时候没的。

(三)我的母亲

我母亲今年七十岁,学法前胃病,痛起来就受不了,农村缺医少药,更何况钱紧,没有办法就喝小苏打,最后胃出血,学法炼功后好了。

(四)侄子和妹妹

我侄子有头痛病,痛起来撞墙,炼功后好了,我们农村形容性格暴躁,脾气不好的人叫“驴”,我侄子学法后一点不“驴”了。

我妹严重气管炎,一到冬天就挂点滴,学法炼功后好了。

(五)未修炼的家人也受益

以上是修炼人命运的巨变,我们家未修炼的人都跟着受益,说白了就是性命得到了保障。

我丈夫晚上骑摩托车往家赶,对面来了一辆手扶三轮车,车灯都亮着,车速都挺快,眼看就撞到一起的那一瞬间,双方的车戛然而停,否则正好撞在一起。

我的儿子在红透山打工住宿,他的一个伙伴是开抓勾车的,住在另一宿舍,一天早晨六点来钟,开抓车的小伙子来拽我儿子的门,没拽开,用力把门拽坏了,进去一看我儿子和同宿舍的俩人还睡呢,连喊带叫也不醒,身体稀软,他知道这是一氧化碳中毒,因为是正月,北方的天气很冷,窗门封闭很严,炕燎烟引起中毒。

送到医院抢救不了,又折回来送到抚顺矿务局医院,这一返一复就是二百八十里,到晚上十点才把人抢救过来。人活了,人们才想起来问开抓勾车的小伙子:你怎么去拽宿舍的门?小伙子的回答令在场的人都吃惊不小:我睡得稀里糊涂的,有人喊我,叫我去救某某(我儿子)!在场的人谁也不吱声,愣愣的站着、互相看着,好象说:真有神!

事后,我儿子雇了一辆面包车,三十来人到清原一家不错的饭店,摆了几桌酒席答谢为抢救他跑来跑去的这些人。吃完饭在清原回红透山的路上,也不知司机看到了什么紧急情况,一个急刹车,车身迅速掉转、翻滚,冬天路面滑,又稍微有点坡,面包车轱辘出近三十米。

喝的醉醺醺的人们,从车里爬出来,酒醒了一大半,互相看看谁也没碰坏,一个民政局的老人问:“你们这里谁信啥了?”

我们家这么多人学大法都有神奇事,即便不学大法的人也都“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了,用我们全家的亲身体验现身说法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神奇!“三退”保平安这是真的。谁好谁坏;谁善谁恶;谁正谁邪,这不是太明显了吗?那些还糊涂的人清醒吧,你可以不学法轮功,但大法弟子说的都是真话,更不能与恶人为伍,跟好人借好光,跟坏人要遭殃。上面翻车的例子就很能说明问题。

儿子“三退”了,一车三十来人也有很多“三退”的,车滚出去那么远都没事,这不就是三退保平安吗?

天灭中共及其成员,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是命运的选择,明智的壮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