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教师家人控诉哈尔滨前进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依兰县三道岗镇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左仙凤,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下旬被依兰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到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包括木棍殴打、电警棍电、上大挂,双手倒背用铐子将左仙凤悬空吊(吊铐)起来,她的双手被勒得肿起来,变成青紫色,肿得象馒头……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以下是左仙凤的家人控诉前进劳教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仙凤家的恶行。

我女儿左仙凤,三十一岁,是三道岗镇中学的优秀教师,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二零一零年六月下旬,依兰县公安局局长王庆丰、副局长李柏河授意国保大队张英铎、宋宇哲将我女儿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扔下年仅六岁的女儿无依无靠,整天哭喊着要妈妈。

左仙凤被劫持到前进劳教所后,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从二零一零年六月下旬开始,我们家人多次坐车远赴几百公里之外到前进劳教所探视,但多次被狱警无理拒绝,不但不许家人探视,而且还辱骂我们家属。后来我们得到消息,原来我女儿左仙凤自被关进前进劳教所后,恶警一直打她、折磨她。其中大队长王敏打得最狠,一队队长张爱辉,副队长刘畅也多次参与殴打、折磨我女儿,恶警徐春凤、张艳丽也参与对我女儿上大挂等迫害。

酷刑演示:上大挂
酷刑演示:上大挂

同样身为女人和母亲的三个所谓的警察,对左仙凤的迫害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这三个毫无人性的残暴、变态的女警察,多次将左仙凤双手倒背用铐子吊起来,用木棍殴打、用电警棍电,给我女儿上大挂,全身悬空吊起来,她的双手被勒得肿起来,变成青紫色,肿得象馒头。她们还死命的扇我女儿耳光,将我女儿的脸打得变色、变形。我女儿被打得三次被恶警偷偷送医院抢救,而被殴打的原因就是因为左仙凤不戴劳教所的胸牌。

这期间也来人多次到前进劳教所检查,劳教所恶警害怕左仙凤向外曝光她们的兽行,就派两个女警察将我女儿押到空房子里藏起来,等检查的人走后再押回号房。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外面下雪了,零下二十多度。前进劳教所不许我们家属送棉鞋、棉衣,我女儿只好穿着单薄的衣服。而大队长王敏硬找茬逼我女儿穿着薄衣、单鞋出去扫雪。遭我女儿拒绝后,王敏就指使女警和犯人逼左仙凤到雪堆里罚站一小时。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左仙凤被整整冻了一个多小时,差点被活活冻死,她们才将我女儿放回到室内,但又接着罚我女儿站一宿,之后又马上给她上大挂吊起来,一边骂、一边用电棍电。什么人能经受得起这样的摧残?!左仙凤被打得遍体是伤,就连那些普犯都掉下泪来,偷偷地骂王敏等女警察是畜生、不是人。

我女儿一身是伤,劳教所就不让家属探视,直到我女儿伤好后,我们才算见到面。所谓接见,劳教所对我们却如临大敌,三、四个女警看着我们,不许我们彼此说话,只让看一眼,恶警还威胁我女儿不许告诉家人受了毒打。家属见左仙凤的身体情况极差,就知道又被恶警毒打了,就对劳教所表示,如果左仙凤再被毒打就要上告。结果,家人走后,左仙凤又被恶警打了一顿。

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劳教所改善伙食,炒了四个菜,大家都可以吃。王敏却不让我女儿吃,别人吃,让我女儿在边上站着看,不许她吃。我女儿抗议,被兽警王敏狠狠地打了二、三个耳光。家属拿去的东西也不让左仙凤吃。而且一连二十多天不让说话,不让洗衣服,不许洗澡,每天就是罚坐小板凳。兽警张爱辉在此期间又殴打我女儿多次,用电棍电,打坏了就不让家属接见,怕家属知道后曝光、上告。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队长张爱辉又找茬,以找我女儿谈话为由将我女儿上大挂吊双手、双脚悬空吊了一个多小时,手脚被勒得都黑了,放下来后又罚站、连续站一个月,腿肿得站不住,也得站,不然就打,不许讲话,不让上厕所,二十四小时用普犯包夹看。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家属去接见,这次见到了女儿。我们问她是否又被打了,她说我们劳教所警察威胁她不让讲,否则回去还挨打,并且剥夺接见权。在家属一再追问下,左仙凤透露她一直被毒打、被污辱。

我们家属就打电话找所长叶云,表示要告劳教所。叶云把电话关了,之后再打就不接了。家属回来后,因为左仙凤告诉家人被警察打了,回去后又受到更严厉的报复和毒打。期间我女儿找劳教所一把手王亚罗控告,王亚罗不管,找驻所检察室的人控告,也没人管。恶警张爱辉因为我女儿告状了,又打我女儿。

在此,我们保留向国际媒体曝光、控告前进劳教所的罪行的权利。坏人一定会遭到应有的惩罚和报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