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与仍处于家庭魔难中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大法弟子是久远历史时期就已定下的今朝得法的生命﹙这是师尊要的﹚,同时他的生命轨迹也是被旧势力从落入凡尘到得法事无巨细安排的﹙这是师尊不承认的﹚。生生世世的轮回后,恩恩怨怨的轮报中,因缘际会,我们拥有了今生的众多亲人,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这是一张巨大的怨力网,延续着无止的恩怨情仇。但是,当我们突破重重阻碍得法后,我们的人生就是师尊为我们安排的改变后的修炼的一生,和旧势力已没有了任何关系,那么我们如何在修炼中全盘否定旧势力,同时走好师尊安排的路就成了至关重要的。

我们来世的最终目地是助师正法,救度一切众生,当然也包括我们的亲人。他们和我们是最有缘的,或许是善缘,或许是怨缘。有些同修总是在家庭的魔难中走不出来,有的逃避,有的消极承受,有的无可奈何,在巨大的压力下艰难的修着自己,我觉的关键的原因就是没有摆正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及众生之间的关系,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

在这个邪恶的环境下,家人为我们承受了很多压力,在家庭生活中,家人也为我们做出了很大的付出,吃了很多的苦。这些我们应该铭记心里,但不该成为我们无休止承受他们制造魔难的理由,这是对家人的不负责任,是对邪恶的承认与纵容。一个生命在正法中起了什么作用,他对大法的态度,对大法弟子的态度,那是摆放他将来位置的关键,他的承受也好、付出也好,那是他在为自己选择、奠定着美好的未来,我们应该站在正法的角度,为他们有这样的机缘高兴,而不是站在人情的角度,为他们所做的感恩或愧疚。当你抱有这些人心时,邪恶就会利用他们不断的给我们的修炼和证实法制造麻烦,在干扰我们的同时也在一步步将我们的家人推向深渊,而这一切恰恰是我们的心促成的。你不是因为他曾经的付出而对他的无理取闹一退再退吗?那好,邪恶就利用这点让他步步升级,搞的你焦头烂额,是的,我们修的是“真、善、忍”,但法是圆容的,慈悲与威严同在。记的有一位同修在黑窝里被迫害,每次恶人打他他都不吱声,忍着,恶人就经常无故打他,而另一位同修恰恰相反,恶人要打他,还没打时他就大喊:警察打人啦。结果就再也没打过他。

就是说,当魔难来时,我们是站在个人修炼的角度还是站在正法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你做到了忍,可邪恶的最终目的是要以此毁灭众生的,当你用威严阻止了干扰和迫害,那不是对众生最大的慈悲吗?

从另一个角度讲,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我们只是有幸先觅得了这份圣缘,师尊为我们开创了未来生命的无限美好,我们也应该为众生开创建立福德、走入未来、走進修炼的机会。这就要求我们在家庭生活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把家人怎样得救放在首位。

比如我每天要给师尊敬香,当家里没有水果或香了,我会让母亲向父亲要钱去买,因那时父亲还未走入修炼,我想把这个福德留给他,当我有这种为他的一念时,以前不太支持的父亲会很慷慨的拿钱出来,还嘱咐要买贵的、好的。要知道他老人家原来是最不喜欢我们烧香的,怕熏黑屋子。当然,我会不失时机的告诉他,他的支持会带来福报的。当我买了一台做挂历的装订机时,我在考虑是否告诉他老人家,此时他虽已走入修炼,因为母亲的曾经被迫害使他害怕,在我的努力争取下,他虽已默许了一把裁纸刀和一个切卡器的存在(我只说拿来同修打好的资料帮忙裁切、装订,打印机暂时是不能告诉他的,得根据他的承受能力理智的做),但这台装订机他能不能接受呢?应该让他知道,这也是他为自己积德的一次机会,我不能剥夺。于是当父亲好奇的看着这个装订机时,我眉飞色舞的告诉他是怎样买到的,父亲似乎也很喜欢,以后他在旁边看我装订时,总会提醒我要爱护它,有时还会帮忙包装呢。

也就是说,当我们要做什么时,不是先考虑怎样瞒住家人的眼睛,这根本上是为私的,而首先要考虑这件事家人的接受程度,怎样从一点一滴做起,使家人在这些小事上摆放位置,积攒福德,当你这样完全为他着想时,他明白的那面会接收到你那纯善的信息,事情会按照我们所希望的那个方向发展的,因为生命的本性都是渴望被救度的。慢慢的,时间长了,家人知道的越来越多,也会接受的越来越多,在潜移默化中家庭环境也会越来越宽松,无求而自得。但是,如果我们连这样的选择机会都不给家人,到现在无论大小事还都瞒着、躲躲藏藏,实际上我们就已经把家人挡在了我们的正的场之外,挡在了新宇宙之外,他们明白那面可能会恨我们的,会给我们制造魔难,这不正中了邪恶的招?使他们在无知中帮助邪恶达到了干扰我们的目地。而当正法结束时,他们将去往何方?

全面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善化有缘人,救度众生才是我们来时的大愿。当因为我们没有做好而使众生错过这万古机缘时,那将是我们永远都无法弥补的。

一点粗浅认识,如有不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