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拉格群岛》中的酷刑为何如此眼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四月的一天夜晚,随手翻看《古拉格群岛》,正好看到第一部的第三章,读了几句就感到似曾相识,于是一口气读完十几页,当我读到作者索尔仁尼琴列举的苏共对人民实施的31种刑讯方法时,更感到分外眼熟,稍作沉吟间,一股寒意悄然而生。

在三月份,我曾翻看《古拉格群岛》第一部的第十二章,读到一种酷刑:强制人工灌食。那时已经做了笔记。现在所读的31种刑讯方法,更让我感慨良多,书中对前苏联过去的描述与现今中国正在上演的悲剧,何其相似!

为什么这么眼熟?这第一点,就是《古拉格群岛》里描述的种种酷刑,本属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发生在前苏联的事情,却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中国大陆频繁上演着。

笃信基督的作者索尔仁尼琴,耐心地记载了苏共残害人民的31种酷刑,这些酷刑从心理上的折磨到肉体上的摧残无所不包、无所不用其极,它包括:1.夜审;2.用诚挚的语调进行劝诱;3.粗暴辱骂;4.心理对比的打击;5.预先凌辱,包括脱光女犯人的衣服让男看守看;6.任何足以使受审问的人心慌意乱的方法;7.恫吓;8.谎话;9.利用对亲人的感情;10.声法;11.呵痒;12.在被告的皮肤上掐灭烟卷;13.光法;14.别出心裁;15.监狱是从隔离室开始的,就是说从“匣子”或“立柜”开始的;16.在走廊里的凳子上坐六昼夜;17.因地制宜;18.罚跪;19.要不就罚站;20.每回连续三、四、五昼夜的罚站,通常不给水喝;21.“熬鹰”;22.接连三、四昼夜由侦查员轮流交替不断审讯;23.臭虫隔离室;24.禁闭室;25.锁在站龛;26.饥饿;27.不留痕迹的殴打,用橡皮棒打,用木棍子和砂袋打;28.夹钳手指甲;29.还有和平衣;30.还有折断脊椎骨;31.上勒口(“燕儿飞”)。

不了解今天的中共的人们,读到这儿,或许会庆幸这一切已经成为了梦魇般的过去,而熟知今天的中共的人们,就不那么轻松了。他们扫上一眼《古拉格群岛》里的酷刑清单,就会说:

——《古拉格群岛》酷刑里也有“燕儿飞”吗?这是法轮功学员遭受到的一种常见酷刑。在公安医院、看守所、调遣处、劳教所等场所,法轮功学员的双脚被分别铐在病床下端的左右,为了让法轮功学员双臂没有活动余量,在分别铐左右手时,故意将左右手以伸展的极限位置左上右下(或左下右上)的铐上,以达到不让动的目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这样铐在床上长达一周或数周,甚至有长达四个月的。

酷刑图示:燕儿飞

酷刑图示:燕儿飞

——《古拉格群岛》也有“强制人工灌食吗”?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以来,在中国大陆哪个省市没有大量的强制人工灌食案例呢?就是今年二月二十六日,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就是被中共用“强制人工灌食”迫害致死的。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狱警把秦月明架到监狱医院进行灌食迫害。四个人分别按住秦月明的四肢,另有一人按住他的头部,野蛮地用止血钳子夹住他的舌头,拉出来,强制插管灌牛奶加盐,插管一阵乱插,插到秦月明的肺里了,秦月明发出凄惨的叫声。第二天早上,秦月明就死去了。(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秦月明生前遭佳木斯监狱野蛮灌食折磨(图)》

秦月明生前照片

秦月明生前照片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古拉格群岛》也有“熬鹰”吗?上海交大的那位教师眼睛被中共快弄瞎了,中共用的正是“熬鹰”。郭小军,原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学院优秀青年教师,因坚定信仰法轮功“真、善、忍”,而备受中共的迫害。郭小军从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被中共绑架后,中共通过酷刑“熬鹰”来逼供,“熬鹰”就是五至六天不让睡觉、不让眨眼的折磨,郭老师由于“熬鹰”,尤其是聚光灯长时间对眼睛的刺激,导致“视网膜动脉痉挛”,这种病很容易导致永久性失明。现在郭小军的眼睛多次出现视力严重模糊。(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三日:《郭小军眼疾严重 上海提篮桥监狱拒不放人》

基本上可以说,《古拉格群岛》里的酷刑,无不出现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国家是两个国家,酷刑却似乎有着亲缘关系一般。就以上文的“熬鹰”为例,如果上文的描述是“小弟弟”,那么《古拉格群岛》中关于“熬鹰”的描述可谓“老大哥”了:

“熬鹰”在机关里已经成了万应药剂,它由一种刑讯手段变成了国家安全部门的生活常规,因而是最省事的方法,不必设什么岗就能达到目的。在所有的侦查牢房里,从起床到熄灯,一分钟也不能睡觉(在苏哈诺夫卡,还在其它一些监狱里,为了这个目的,白天把床折到墙里,在另一些监狱里,根本就不许躺下,甚至不许坐着闭上眼睛)。——《古拉格群岛•第一部•第三章》

逻辑的分析是,两个国家的一种酷刑,如果在名称和操作上基本相同,则这两个国家在酷刑的使用方法上,应该具有传承的关系。历史的事实是,古拉格模式的劳改营在苏联,是在二十世纪一、二十年代开始萌芽,三十年代全面推广,到五十年代斯大林死亡后,数量才有所削减。而上个世纪二十到五十年代,正是苏共“帮扶”中共的时期,以迷信暴力闻名的共产党,对暴力镇压的手段——酷刑,在共产体制内部的国际培训中,自然会定为必修的课目。那些前往前苏联学习的中共党徒,带回来了多少邪恶的刑讯方法,不得而知。

由以上简单的分析,我得出读《古拉格群岛》里的酷刑而倍感眼熟的第二个原因:苏共酷刑乃中共酷刑之兄长。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酷刑,不是一些低素质的人渣们的偶然发明,而是在共产体制里长期锻炼成熟的一套暴力系统。当今天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被揭露时,中共在无可抵赖之际,便会制造一种论调:“那些酷刑是少数人渣所为,不是中共的本意。”但是,如果我们仔细阅读《古拉格群岛》中所举酷刑,并将它与中共施于法轮功身上的酷刑相比较,我们就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从根本上讲,罪在共产体制,罪在中共。中共虽然师承苏共,但比苏共更加狡猾和残暴,中共酷刑和苏共酷刑相比,只会更加凶残和隐蔽。

索尔仁尼琴在细数31种酷刑后感叹道:“还需要继续列举吗?还要举很多吗?游手好闲、饱食终日、毫无人性的人们有什么东西发明不出来呢?”这里所说的“游手好闲、饱食终日、毫无人性的人们”,也让人感到眼熟,这些人属于前苏联当时一个叫“内务人民委员部”的机构,这个机构在苏联政治迫害时期,凌驾于法律之上,具有绝对的法外处决的权力,与纳粹的“盖世太保”、中共文革时期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一样,是不齿于人类的政治毒瘤,是极权政治的产物和极权政治的邪恶中枢。这又让人想起跋扈在今天中国大陆的一个特殊机构——“610办公室”。

“610办公室”,全称为“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是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建立起来的,成立时间为1999年6月10日,因而得名。它常设于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成立之初由罗干主抓,在全中国范围内系统地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610办公室”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权力机构,完全凌驾于法律之上,专职从事迫害法轮功。自1999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地形成了严密而独立的组织体系,并对中国的各级党、政、司法系统拥有绝对的权力,指示并监督各地各行各业(包括中国驻外使领馆)参与中共发动的这场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

“游手好闲、饱食终日、毫无人性”,索尔仁尼琴这样评论苏联的“内务人民委员部”,用得很恰当。现在用在今天中国大陆的“610办公室”的身上,也是极为贴切。

也许,有人会问,“毫无人性”的酷刑为什么得不到民众的阻止呢?原因很简单,当权者极力掩盖。索尔仁尼琴在分析“强制人工灌食”时,写道:“强制人工灌食。这个方法无疑是从动物园学来的。它也只有在封闭性的条件下才能存在。”封闭性的条件,在苏联那个时期就是“古拉格群岛”,而在中国大陆的今天就是各类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暴力机构,包括: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精神病院、劳教所、劳改营等等。这些暴力机构造成的高度封闭的环境,连法轮功学员家属都难以探视的封闭环境,给中共毫无人性地实施酷刑创造了条件。在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有着多少血泪,有着多少惨痛,有着多少凌虐,有着多少黑幕,只有等待这些暴力机构的高墙崩塌之后,人们才能完全看清楚。目前我们只能从被迫害者提供的有限信息从中窥见一斑。

读《古拉格群岛》让人感到沉重。索尔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岛》一书中以白描的手法叙述了苏联劳改营的产生、发展和逐渐衰败的过程,他以亲身体验为线索,把读者带入一个苏共制造的无法想象的二十世纪的人间地狱,也把读者带到中国大陆繁荣光鲜的背后:中共当今极端残忍的刑讯、荒谬绝伦的司法、彻底沦丧的社会道德、毫无人道的株连以及超强度的死亡劳改……。

《古拉格群岛》一书在很长时间内被苏共和中共列为禁书,可是,现在在网上可以很方便地下载来看了。在今天的俄国,《古拉格群岛》也将被列入高中学生文学必读课文。

共产邪党政权最后的结果就是尘埃落定、恶行列入教科书,那么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行,在不久的将来,是免不了要被载入教科书之中的了,想到这一点,让人不禁生起一些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