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救人的角度对待丈夫的外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大概是二零零七年,孩子上三年级时,我遇到了修炼中的情关。我发现丈夫回来越来越晚,过了晚上十二点还有短信来,看短信神神秘秘的。我有一次等他睡后查到了一个电话号码,短信内容很暧昧,我到楼道里拨通了这个电话,接电话的女人说是她老公给我丈夫发的信息。凭女人的直觉我知道是丈夫在外面有了外遇。

我当时气的直发抖,不知该怎么办,在这以后的三年中,丈夫一次次的出轨使我在情中挣扎,离吧,我倒是一时出了气了,但是他及其家人也许被我推向不能救度的深渊,而被毁掉,不离吧,以我的个性很难受得了。我从小就要强,在单位表现也很强,除二位经理和我是正式员工外,其他的十几人全部是雇用的,而我当时是拿双工资,单位发一份七百多的工资,本部门又拿一份两千多的工资,在当时是很受人羡慕的,我自己也认为自己有本事,很能干。

而丈夫,在工厂当工人,挣的钱又没我多,而他找外遇的借口竟说是我炼法轮功让他在战友及同事面前很没面子。他甚至找借口不回家了。直到这时我才彻底冷静下来,下班后就学法,半夜十一点半左右再回家。在这段时间里,我清醒的意识到了这是一次情关,而且历时太长了,早就该过去了,我一定能在学法中过去。

我和同修在这一段时间大量学法、背法,我们比学比修,找出了自己的显示心、争斗心、不平衡的心、色欲心、安逸心、向往常人美好家庭生活的心、怕心、求心等等,找到后连根拔掉它。于是事情出现了转机,那个女人在半夜打电话想见我,并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很难受。

半夜十二点多我们在咖啡厅见面了,我带了一本《忆师恩》给她。通过学法,我一点都不恨她,希望她明白真相后,身体能很快好起来。她说是我丈夫战友的妻子,她是某某大学的老师,大家很尊敬她,她和我丈夫他们经常在一起玩,对我们的事比较清楚,她认识我丈夫现在的女朋友。我见过我丈夫战友的妻子,知道她不是,我虽然不清楚她的身份,但我知道她是来听真相的。我没有揭露她的身份,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是真、善、忍的一个粒子,我们的言行能让人们不用看书就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告诉她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电视、广播里说的一切都是对法轮大法的诬陷、栽赃。法轮大法是个人信仰,一九九九年时在国内就有一亿人修炼,现在已洪传世界。法轮大法是告诉人们怎么做一个好人的,并且祛病健身有奇效。我没有做任何错事,而且我在单位是好员工,公婆跟前的好儿媳,我们在哪都是一个好人,因为有法约束着我们的言行。我和我丈夫没有任何感情问题,任何人也破坏不了我们的婚姻。既然你认识我丈夫现在的女朋友,就请你转告她,她应该有自己的归宿,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对她自己不好,我希望她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而不是再扮演破坏别人家庭的角色了。

整个交谈过程中,我平和,彬彬有礼,在我去洗手间时,她打电话把我丈夫叫来了。我丈夫一见我就当着她的面恶狠狠地对我说:“什么时候办离婚手续?”我轻轻的坐在他旁边,平静的看着他说:“为什么离婚?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他一听气的又说了好多难听话,最后气呼呼的走了。这过程那女人就在对面坐着,我丈夫走后,她流着眼泪看着我说:“他这样对你,你还对他那么好。”我坦然一笑,对她说:“我理解他,他受到邪党宣传压力比较大(因为丈夫在政工科,平时党政工团这块归他管,邪党的一切对大法的栽赃,抹黑他都最先看到),但他心里明白,我们修真善忍的没有做任何不好的事,如果没有邪党的迫害,也没有给众生讲真相的事,他心里明白。”我谢了她,我们分手了,后来她说她后半夜打了半夜电话劝我丈夫回家。后来我才知道,那次见面后,她明白的一面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她选择退出,我丈夫又回到了家。

没有师父,没有法轮大法,没有同修的帮助,凭我的个性,这个家早就没了,最重要的是会毁了我丈夫和公婆家的人,而因为我学了法轮大法,很好的处理了这个外遇事件,他们通过这件事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我现在也一身轻的走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