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秦月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近日,惊闻同修秦月明被黑龙江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的消息,心情沉重、悲切,万万没有想到,同修竟被中共迫害先走了。当我看到同修秦月明的遗容,悲痛万分。他的右侧脖子后侧呈大片红肿,生前一定遭到中共恶警严酷的迫害,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我问自己:你为同修做了什么?还能做什么?在同修的提醒下,我想一定要把我所知道的和了解的秦月明写出来。

秦月明生前照片
秦月明生前照片

一、初被关押 秦月明带我学法、交流

秦月明在当地是辅导员、站长,当地大多数学员都认识他,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只是跟他有过简短的接触,并不了解。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秦月明因進京为大法和师尊讨个公道,而被当地邪党机关关进洗脑班。回家后不长时间,即九九年十月十八日,被当地邪党机关非法劳教,非法关押在伊春劳教所。回家后,仅仅七个月左右,即二零零二年四月间,又被当地邪党机关非法判重刑十年,直到离世。

在二零零二年,我被邪党机构绑架。非法关押在金山屯区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被关押的人,经常被调动,调换房间。有一天,看守让我卷行李,我又一次被调换房间,我進了新调换的房间。心里还没定下来(因我当时修炼状态并不好)就有人给我打招呼,当时我没认出来,这时才仔细观察,原来是秦月明。

秦月明中等身材,平易近人,说话和蔼可亲,一说一笑。他看我状态很不好,什么都说,就循循善诱的跟我说:“咱俩学学法,交流交流。”可是当时我会背的法太少了,而他当时会背的法相当多。于是,我跟他每天背法,他背一句,我学一句。这样,每天我都学背几篇经文,然后交流,提高。秦月明同修当时的状态很好,很平静,很祥和,可是我知道,当时他的妻子被邪党非法送劳教,他的大女儿倩倩虚岁才十五岁,竟然也被邪党官员康凯等拘留三十天,可是法律的条文分明写着最高拘留只能十五天,而且还是未成年人啊!

就这样,慢慢的我的状态也好了起来了。这时我才真正的体会到“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这时他才跟我说:当时看到你脸色发青,眼露凶光,状态很不好。因我开始并没有把握好自己,连累了同修,很内疚,更恨迫害我的警察,已经不在修炼状态当中了,而秦月明当过辅导员,很善于引导同修。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交流,互相促進。

我们在一起二十天后,又分开了,可是这短短的二十天,我懂得了怎样与同修交流,怎样引导同修,特别是怎么样精進提高,为以后的修炼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

在被关押的几个月里,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应该干什么,而且会背的法很少,多用人心想问题,很迷茫,这是怎样的圣缘啊!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慈悲呵护,安排这么好的同修在我的身边,帮助我,促進我修炼,他的作风、方法、态度,等等都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所以在以后的反迫害的日子里,我都始终把学法放在第一位,一有时间,就是背法,一有同修在我身边,我就背经文,如果同修会背的法比我少,我就引导同修背法。

二、秦月明被“上绳”酷刑折磨:上十一绳

当我还和秦月明被非法关押在一起时,秦月明也与我说起了他的一些情况。他被康凯、齐友、罗雨才等恶人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西林看守所,酷刑折磨,上绳,上了十一绳。上刑的恶人也说,上一绳只能二十分钟,否则胳膊就废了。而且恶人还说,这些年给刑事犯人上绳,顶多五绳,而秦月明被上了十一绳。已经过去几个月了,秦月明的手还是不灵活,不好使,在两肩到腋下,有两道约二厘米宽的上绳留下的深深的伤痕。当我看到他遗体时,两道疤痕还清晰可见,而且给他“上架子”,他每天只能半坐着,身前倾着,固定一个姿势。

三、秦月明在看守所讲真相

当时在当地看守所还是很邪恶,秦月明就找所长约谈,找管教谈话,渐渐的被关押的同修的状态越来越好,环境也在好转。

四、被转押香兰监狱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当地看守所将包括秦月明在内的七个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到香兰监狱,在上车时,秦月明告诉大家,什么都不要想,就是发正念除恶。结果车一起动,就顶在大门的石头上,拖漏了油箱。在路上,大家正念不停,结果车过了汤原县城后,左侧后车轮又掉了,可是车皮没有翻,而是平稳地停在了路边。

在香兰监狱,大家被关押在一个所谓的“集训”监区,分四个组,大家都被分散了,这里很邪恶,平时就是码凳坐着不能说话,不能随便的走动。

当时已是严冬季节,秦月明还没有棉袄,里面只是一件薄薄的绒衣,被送到这里的犯人,都被严格管理,训练队列,这里是犯人在管理。他们把管理的犯人分成等级,管理的狱警被称为队长,管理的犯人被称为组长。

每天早五点起床,洗脸后即被在走廊两侧,头朝墙坐在过道上,这里的管理人员都堪称超级打手,几经辗转,我和秦月明又到一起了,可是他们不让大法弟子坐在一起,我只能在吃饭站队的时候,紧跑几步,跟在他的身后,挨着他站队,他就教我一两句经文,我记得《走向圆满》这篇经文就是在那跟他背会的。

在我们到了二十多天后,也就是十二月二十五日,又有十七个鹤岗的同修被非法判刑送到这里,这时秦月明又和我及大家交流,要以法为师,不要崇拜,修炼没有榜样。因在“七•二零”前,我们金山屯区辅导站是挂靠鹤岗辅导站的,对鹤岗同修是很崇拜的,这样一来,我们跟鹤岗同修接触就是学法,交流真正站在法上。通过这件事情,我也把自己的崇拜心、榜样心修去了不少,表现上也不明显了。

五、被转押佳木斯监狱 全盘否定迫害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四日,我们又被送到佳木斯监狱,非法关押,我与秦月明又分开了,他被非法关押在所谓的二大队,不在一个大院,看不到他。

在零三年十月底,监狱收缩,整个监狱并到一个大院里,有时只能打个招呼,那时监狱为了搞所谓的“文明监狱”,搞什么监狱长约谈,秦月明就主动的找监狱长约谈。后来听同修谈起这件事的时候说,当时秦月明真见到了监狱长,被秦月明说的无言以对,效果很好,为了全盘否定这场邪恶的迫害,和非法关押,秦月明又在被关押的大队绝食要求无罪释放。

至零四年三月底,这个监狱就彻底解体了,常人层面的表现就是与莲江口监狱合并,统称为佳木斯监狱。我们被非法关押的大院(即一个监狱)变成了佳木斯监狱的一个大队,调走了很多人(后来就都撤走了),我和秦月明还在这个大院内,只是不在一个大队了,见面也不容易。从这时起,我们大家又都遭到了残酷的迫害,监狱又搞起了所谓的“转化”达百分之八十五,每“转化”一个学员,奖励六千元,狱卒疯狂了。一直到年末,有一个与秦月明被关押在一个中队的犯人叫孙某,调到了非法关押我的中队,与他相处的很好,他刚到,我很热心的帮助他,他就与我谈起了秦月明被迫害的一些情况。

当时,我也遭到残酷迫害,所以对他讲的秦月明的情景实在听不下去了,现在能想起的是他说坏人将秦月明两个胳膊绑在一个杆上殴打,又骑在他的身上,压着他,打他,有一个在秦月明身边当包夹的叫王世友的,有一次在饭堂见到就说,我认识你们炼法轮功的,“我最佩服就是老秦(指秦月明)了,那才叫行哪!”后来包永胜也说起邪恶坏人将秦月明的衣服扒下来,只留线衣线裤,强迫他坐在过道水泥地上,然后浇一盆凉水,一坐就是一宿(注:东北地区为防寒,一般在公共场所设两层门,这个过道是两层门中间非常小的一个空间)。

太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他当时遭受的迫害非常严重,因他被非法关押的中队只有他一个大法弟子,当时迫害他的狱警刘伟,后来竟升了副科级,当上了副教导员,但不久就因打人的事情,被犯人告了,而被撤职,去看大门了。

《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我们看到师尊的讲法,通过广泛交流也意识到了,要做三退,我们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首先自己做了三退,也意识到要告诉身边的人做三退,但是当时大家害怕的阴影很重,也只是零星的做几个。当到零六年的时候,大家才突破怕心,给身边的人大家大量的做三退,当时听同修谈起秦月明做的数量很多,环境稍有好转,也能在碰到他的时候打个招呼。

六、留在心中的是秦月明作为大法弟子的音容

在我要回家的时候,恶警将我非法转移到监狱的总部的所谓“出监队”,在我离开大院的时候,秦月明在二楼喊我的名字,面对还在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我心里很难受,我高声喊着:“秦哥多保重,保重!”没想到再看到秦月明的时候竟是他的遗容。

在零八年奥运的时候得知他们被封闭的很严,不准出屋,而且当时迫害秦月明的四监区一分监区中队长是滕树良,此警察很邪恶,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此警也曾对我及同修進行过迫害,不知秦月明是怎么度过那段时间的,中共自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大法十多年来,秦月明只在家呆有不到十个月的时间,始终都在被非法关押中。

我虽然与秦月明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而且都是在非法关押期间,但是,感觉是那么多亲近,那么的投缘,那么让人难忘。“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洪吟二》〈神路难〉)。当我看到他的遗体,抚摸着他的脸颊,他还是那么亲切,那么慈祥,他就在我的心里,永远在我的身边。

沉痛悼念因修炼大法追求真理而被佳木斯监狱恶人迫害离世的秦月明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