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给我新生 帮我走过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从修炼开始,我就下决心修炼大法永不放弃,坚守着这纯真的一念至今。下面说说恩师给我新生、帮我走过魔难、救度我亲人的几件事。这些非人类能做到的一切,现代医学(科技)望而生畏、无可奈何的事情,只有我们的恩师能做,在此万分感谢恩师给了我新的生命。

修大法获新生

我修炼前,一身病,腿骨质疏松、骨关节变形、不能行走、心脏病、冠心病、还曾得过脑血栓、神经性耳聋,眼睛玻璃晶体混浊,年纪很轻就散光近视、需要戴五百度眼镜、先天性鼻间隔歪曲,导致长期鼻不通气、嗓子因做了扁桃体摘除手术而长期干涩。

就在我浑身是病腿都不能行走时,我幸运的走入了大法修炼。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我全身的病都消失了,真是走路生风,眼镜也摘了,心脏病也消失了,真是耳聪目明,焕然一新。

走过生死大关

二零零零年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邪恶干扰居委会恶警长期监视,有时一天来七个人。二零零一年就和丈夫一起离家出走了。记得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初在一个亲戚家住,中午大家都吃完饭,当我洗刷完,顺便洗了个头,然后把地擦了擦,我就想去趟卫生间,就在这时旧势力黑手对我下了毒手,我顿时失去了知觉。丈夫午休醒来后见不到我就到处找,后来发现我在东厢房厨房躺着,裤子已尿湿了,还口吐白沫,全身冰凉已经没气多时了。我是在下午2:30时失去知觉的(因在此之前我刚好看了看表),而他是4:30以后发现我的。

丈夫不放弃的抱着我的头,一直叫师父救我,不停的叫我醒来。丈夫对师父说:“师父啊,她还有那么多的众生在等着她去救呢,还有同修在等着叫醒呢,请师父救救她吧。”在这期间旧势力也对他下了毒手,让他犯迷糊,但很快就清醒过来了。

到了晚上9:30时,我就听到有很多人说话,我就大声说你们大声点说,我听不清楚,后来听到表妹说他们大家在北屋(睡觉的屋子)捧着师父的《转法轮》,看着师父的法像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救表嫂,救救大婶!”我清醒后就听到了这么多声音,其实北屋和我待的东厢房相隔很远,何况冬天都关着门窗,根本就无法听见任何声音的。我醒来后还看到了我就躺在了一个坟地里,我身旁新挖的一个黄土坑,周围好多枯草枯叶还有酸枣树,都没有叶子,因是寒冷的冬天。

丈夫感觉到我醒了就大声说:你叫师父救救你。我就在心里求师父救救我。同修说你叫师父让你坐起来,我就求师父帮忙让我坐起来。丈夫在后边扶着我往上推我,在他推的过程中还给我盖着衣服,但是我看到的是他拿绳子,在绑我的脖子,我就往下拽。当时我的身体又僵又硬,后来他不给我盖了,两手从后边推,我们就一直叫师父师父帮我坐起来,我坐起来了;丈夫又说你叫师父帮你把腿盘上,我就求师父帮我把腿盘上。好不容易盘上右腿了,我又求师父帮我把鞋脱掉,脱了棉鞋后,我继续求师父让我把左腿盘上,双腿盘上了,一结印好了。这时表妹拿着被子来接我说:表嫂咱上北屋吧,我说好吧。同修和表妹一边一个架着我,我就好象腾空一样回到我们住的屋子床上。(在回屋的过程中我问丈夫我的棉裤怎么湿了,是不是洗头水洒了?我自己根本就没想到我刚才休克导致小便失禁),

回到床上,丈夫拿来师父的《转法轮》,我们翻到第六讲(通常我们在过关时就读第六讲),丈夫让我大声念,我念完了第六讲,又接着练第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好了。

第二天我照常给家人做饭,丈夫下地干活。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就是坚信师父坚信法,没有一点杂念。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师父的新经文到了,我和丈夫先去邻村给同修送经文,再去县城给另一同修送经文。在回去的路上我骑车在里头,我不知怎的一下子就冲到马路边的沟里去了,沟有两米多深,我就感到我的左胳膊当时就断了,我马上立掌发正念,叫师父救我,我对师父说:师父啊我还有那么多众生等着去救,还有同修等着我去叫醒,我决不承认这种迫害,我就跟师父修炼到底,谁也阻挡不了我。同修也在帮我发正念。这时我就看到师父两只大手往我受伤的胳膊一按摩,胳膊就好了,能抬起来了。但我当时没说不疼,所以疼了很长时间。这期间我照常给家里干活,做饭洗衣,丈夫照常下地干活,我的胳膊肿的都脱不下毛衣,只能脱下棉袄,因棉袄较肥大,胳膊从上到下都是青的,可到手腕那儿一点都不肿不青,所以亲戚看不见。

嫂子得救

二零零八年新年我和丈夫约定好了年初二去看望我嫂子,年初二早上接到对方家里来电话说:别去了,我妈住院了。我们问清楚了什么病,哪家医院后,就和同修直奔医院看望嫂子。嫂子在观察室说胆结石犯了,疼的厉害,要住院观察。于是我们就每天做三顿流食送去医院,照顾嫂子。到了年初四,我们看她也稳定了,就离开了一会去别处看望一个同事。等到晚上九点多回到医院,却意外的看见嫂子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一直说着胡话,具体说什么听不清。我当时对着病人发正念,求师父救她。我叫着我嫂子的名字和师父说:“她不反对大法,保护过大法弟子,没出卖过大法弟子,应该救救她,请师父救她。”

我说完她就醒过来了,说了句你们来啦,又昏迷过去了。她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我就趁她清醒的时候说:嫂子您带着护身符吗?她说带着呢,就在口袋里。我说您用手拿着,我又跟丈夫要了一个,又跟侄子要了一个,都让嫂子拿手里。我说嫂子,您今天晚上千万不要再睡觉,您的觉已经睡够了,谁叫您都不去,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李洪志师父救救我;千万不要闭眼,您听见了吗?嫂子说听见了。我又对侄子说:你今天晚上也别睡觉,看着你妈妈,她一合眼你就叫醒她,千万别让她睡了,一块跟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李洪志师父救救你妈。晚上十一点多我和丈夫离开了医院,回来夜里我们又给她发了一次正念。

第二天早上我嫂子全好了,没过几天就出院了。现在一直很好,她经常读师父的《转法轮》,看经文,看神韵,看真相资料,家里来客人她就给人家讲真相,做三退。

我侄子也见证了大法的威德和神奇,以前受邪党毒害较深,又在单位当了邪党的小头目,通过这件事,他对大法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真正的信了。二零零九年他出水痘,大便小便都困难,很痛苦,睡不了觉,吃不下饭,很是痛苦,我和同修去看他让他看神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师父救他,我叫他妻子也帮着念,侄子没几天就好了,上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