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魔难 走向光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看到明慧网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心得交流会征稿通知,感到很惭愧,法会已经开了五届,自己还没有投过一次稿,主要是觉的修的不好,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昨天看了明慧网的交流文章,认识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修炼十多年,怎么可能没有什么可写的呢?踏实的反省一下自己的修炼,写出来参加法会投稿,交上一份答卷。师父讲过:“我们从这个班上下去,你带的是真正的功,是高能量物质。你回家也写两笔字儿,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转法轮》)我悟到,如实的写出自己的体会,而不是过多的想别人怎么看,才是一个正确的心态。下面将自己的修炼体会与同修交流如下,层次所限,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喜得大法,初经魔难

我于九六年十月喜得大法,当时正在长春读书,同学和老师中有许多人修炼,周围的老弟子非常多,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那真是一段非常可贵的时光。记的第一次静下心来读《转法轮》时,一下明白了这是一本教人修炼的书,当读到“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转法轮》)时,就发了一念“我要返本归真!”感到身上一阵阵热流涌动,仿佛天上层层的神佛都在向下看着。很快师尊就给我净化了身体,天目中看到法轮,还听到另外空间美妙的音乐。

毕业后,因为年轻、有热情,参加了很多洪法活动,回想起来当时的干事心很重,把大法当作常人的工作对待,经常参加各种会,但学法不入心,遇事不能向内找自己,就是对大法的坚定,也仅体现在用人心维护法上。所以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邪恶的压力面前,没有坚持多久就妥协了。因为是违心的,所以每天被痛悔煎熬着。公司的同事受谎言的蒙蔽,被邪恶利用来监视我,“六一零”也经常来骚扰我,在那样的环境里,就觉的心里好象压着一块石头,喘不过气来。当从明慧网上得到同修被邪恶凶残迫害致死的消息,我默默流泪很久。决心一定要進京发出自己的心声,大法被迫害,作为弟子不能忍辱偷生。

進京后,我遭到邪恶迫害,因为不放弃信仰,几次被绑架,最后被诬定劳教三年,在劳教所中,因为没能坚持正念,被“转化”后,做了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最耻辱的事。

从劳教所黑窝出来后,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怕心非常重,长时间不学法,各种人心繁杂,也不敢去找同修,担心受到牵连。虽然经常上明慧网看师父新发表的讲法,因为没有勇气做到,所以很沮丧,看不到自己的出路。一度放弃和放纵自己,觉的毁在这里了,心里的苦闷无法用言语表述。

二、师尊慈悲,同修唤醒

经历了种种魔难,在坎坷中消沉,在苦难中挣扎。慈悲的师尊从未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时时看护着、点悟着我。大学时期的同修慧铃(化名)一直与我保持着联系,不远数千里,来找我学法、交流,发正念,帮助我从魔难中走出,从新汇入到正法洪流中。后来才知道,为了让我清醒过来,远在千里之外,素不相识的同修们,一直在坚持不懈的努力。

在得知我被绑架到劳教所后,慧铃就开始坚持和自己能联系到的同修向劳教所集体发正念,几年来从未间断。在劳教所中,一天早晨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劳教所操场中站着,周围没有人。天空清澈湛蓝,一只白色的天鹅在我的头顶盘旋,一圈又一圈不肯离去,不停的对我鸣叫,声声呼唤。我正看的入神,忽然周围一片黑暗,我从梦中醒来。晚上吃完饭,八点多了,狱警告诉有妹妹来看我,我一时摸不着头脑,因为家在外省,几年除了父母外没人来看望过我,而且我也没有妹妹。结果一到接见室,发现原来是慧铃。因为有狱警在场,简单的聊了几句,得知我不久就会解教,她嘱咐我出去后要去找她,然后就离开了。

过后我才知道她从东北坐火车早晨就到了劳教所,因为没有证明,看门的警察不让见,她就围着劳教所一圈一圈的发正念,天很冷,她穿着一件白色的鹅绒服,一直到晚上,才见到我。

零五年的时候,她找到我,与我一起学法,交流,发正念清理我家的空间场。终于使我清醒过来,发表了严正声明,我的妻子从那时也走上了学法修炼的道路。后来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这是彼此在大法中结下的圣缘,是下世前互相的嘱托。

这些年我也是这样对待别的同修的,一个曾参加过两次师父传法班的老学员,被邪恶绑架到劳教所两次,到现在还不能清醒,我经常去看望他,与他交流(他不愿学法),发正念清理他的空间场,坚信一定能唤醒他,今天的大法弟子每一个都非常珍贵,是众生得救的希望,我们都不应该放弃。

三、走出怕心,遍地开花

零七年,受到明慧网资料点遍地开花的交流文章启发,我想自己也要开一朵小花,发了这一念,很快得到了一位外地同修志刚(化名)的帮助,买齐了设备,因为自己从事IT行业,操作电脑、打印设备很快就上手了,做出资料供给周围的同修讲真相,后来供不应求,陆陆续续又建立了几个家庭资料点。开始的时候,大家有技术问题就问我,我就到大法弟子办的论坛上去找答案,试验解决问题后再教给大家,也有解决不了的时候。在这一过程中,我越来越明白,做资料也是修心的过程,机器出毛病了要找自己心性上的问题,大家越来越走向成熟,现在这些资料点,从耗材到技术,基本上都独立、平稳的运行着。

做资料的过程还是一个修去怕心的过程,开始的时候,有很强的依赖心,什么东西都伸手向同修要,有时上万元的设备、耗材都是同修甲买好、送来,再分发下去。后来同修甲被邪恶迫害,受到严重的酷刑摧残折磨,被判刑,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担心,担心资料点的安全,担心他承受不住迫害。于是就发正念加持他,后来明慧网登出文章,说他被折磨一个月后,因为承受不住,在神智不清时,被邪恶押着去了原来的资料点。幸好资料点已经转移,没有造成损失。当时我就想,我家的资料点该不该转移,我们虽然不在同一城市,可是毕竟有电话和邮件的往来。我家当时的情况是祖孙四代住在一起,孩子很小,还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奶奶,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转移。

我和同修甲是在遭受迫害时相识的,他对大法的坚定一直鼓舞着我,使我走入了正法洪流。我们都曾经历并切身感受到迫害的邪恶,彼此帮助从新走好修炼的路,凭的是对大法的坚信,和对大法造就生命的坚信,我想他只是一时的错念,不会再次糊涂。所以没有转移资料点,为了保证资料点的运转,大家各自开辟了耗材采购渠道。

后来,我悟到,自己当时的想法真是太自私了,遇事先想到的是自身的安危,如果能早一点去掉依赖心,同修甲就会少一点负担,多一点时间学法。在出事之前,他的状态就是非常忙,恶警经常在他家门前蹲坑,他的电话和网络也被监控,经常换手机,换卡。可是他没有过多的想自己的安危,始终正念否定这些迫害。其实同修有漏的背后,是我们整体有漏,他所在的地区遭到大面积绑架迫害,损失惨重,是因为我们没有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真正遍地开花,给了邪恶迫害的借口。现在我周围的家庭资料点,都是自己解决耗材和技术问题,有不懂的少数几个人交流,大家平时很注意修口,有的亲人同修,因为不住在一起,也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有家庭资料点。最近面对邪恶对网络的疯狂封锁,大家也悟到一定要去掉依赖心,珍惜、利用好明慧网这个平台,走出自己的路。一些年纪大的同修买了电脑,开始学习上网。

我体会到,怕心是一种物质存在,是要在实修中不断突破去掉的。几年来,从一开始上网胆胆突突,慢慢敢和周围同修接触了;从交谈中试探别人的想法,到坦诚的说出自己的意见;从买耗材左思右想好几天迈不出步,到现在随时随地想用就买;从依靠别人下载大文件,跑很远路去取回来,到自己掌握技术,经常用代理下载明慧、新唐人的大文件。在实修中,越来越感觉到证实法的路充满光明,之前那种大石压心的感觉消失无踪,浑身轻松,精神十足。感受到师尊时刻看护着弟子,启悟我们尽快提高。

记的刚得法时做过一个梦,朦胧中自己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师尊牵着我手,走向一个光明的世界。现在得法十多年了,其间有得法时的精進喜悦,有魔难中的迷茫失落,有人心不去时的剜心透骨,也有迷途得返后脱胎换骨的幸福。现在我渐渐明白,改变了当初我要修炼,我要圆满的念头,意识到了肩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与责任,并努力兑现自己的誓约。虽然修炼中有很多不足,面对世俗的诱惑,有时把握不住自己,救度众生中,善心和智慧不够,经常做错事。但我有信心走好今后修炼的路,加倍弥补之前的损失。再次感恩师尊对弟子,对众生的洪大慈悲。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