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叮嘱伴我走过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在九九年七二零的前夕,师父叮嘱我们:“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当时,我得法刚刚一年的时间。虽然对中共的各种政治运动也没有太多的了解,但还是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大意,无论发生什么事,坚定在法上的修炼之心不能动。作为一个修炼人,不同阶段对法有不同的领悟,但是要不要学下去、修下去却不在悟的范畴之内。”

接下来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完完全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一部“真、善、忍”大法,被中共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诬蔑成所谓的×教,仅此一件就把我惊的目瞪口呆,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寡廉鲜耻之人呢?当时还来不及感慨,铺天盖地的打压就已经压下来了。如果仅仅是高压,也许中国大陆还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更具有欺骗性的是那些随之而来的铺天盖地的谎言。特别是有些特务装扮成学员,一方面表现激進,而另一方面又这么“悟”那么“悟”的胡说八道,欺骗了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这些人我也接触过一些,其实也不难识破。不管它耍什么花样,它最终总要说到它的主题的,那就是“不要学了,不要炼了”。每到此时,我都会想到师父的叮嘱,于是就很严肃的告诉它们:“作为一个修炼人,学与不学,炼与不炼不在悟的范畴之内,不要用人心对待修炼。”每到此时,恶人们也就无话可说了。

在迫害的初期,我还不懂如何否定旧势力。那时只知道要讲清真相,哪怕被邪恶判刑也要讲。也正是这“可能被判刑”的一念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被关進看守所,紧接着是判刑。在监狱里,在包括说话和上访的权利都被剥夺后,我曾用绝食的方式抗议邪党人员们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后来恶人们把我绑在死人床上,用尽各种办法来折磨我,在我最难的时候,他们就问我:“难不难受?”我说:“难受。”又问:“想不想解脱?”我说:“想解脱。”他们就说:“放弃绝食,我们就放了你。”我说:“我从来不认为吃饭是什么坏事,但是在这里你们无故剥夺了我所有的权利,绝食仅仅是我的一种表达方式而已。作为大法修炼者,我不能看着大法被诬陷、大法弟子被迫害而无动于衷。这也不是人与人的对抗,这是对宇宙所有诸神的质问──为什么要让这场迫害发生?为什么看着大法与大法弟子被迫害而坐视不管?每一个看到此事的生命,都将在这件事情当中摆放他们的位置!”

回顾自己这些年所走过的路,能够稳健的从这场最邪恶的迫害中过来,能够守住修炼人的底线,与师父的慈悲呵护是分不开的,是师父的叮嘱伴我走过了这场魔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